三界之外赵长鹏

币安还能逃避多久?

三界之外赵长鹏

同步财经 5月11日报道

“目前没有人能把币安和赵长鹏怎么样,但谁也不知道未来币安和赵成鹏未来会怎么样!”

一位和赵长鹏曾有接触的投资人向同步财经表示,区块链领域大多数团队只是追求信息或者技术层面的去中心化,但唯有赵长鹏掌控下的币安在追求实际层面上的去中心化。

作为中国背景的三大虚拟货币交易所,火币网的李林及OKcoin的徐明星一直都在国内,这两家交易所一直都在试图寻找合规运营的机会,火币甚至寄望于能够在海南新政中为虚拟币交易所寻找一个出口。

但币安和两个竞争对手截然不同,赵长鹏长期旅居海外,对于全球各地的橄榄枝也并不感冒,某种意义上,这家公司正在追求一种在全球范围内对抗监管的状态。

就在5月7日,赵长鹏在其个人博客就发布的一篇《ICO——不仅是最好要有,而是必须要有》的文章中再次鼓吹ICO,“如果您当地的法律不允许ICO,您是否会搬到不同的国家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在去年9月中国政府公开否定ICO后,罕有区块链业内人士公开唱反调,避谈ICO已经成了业内常态,赵长鹏的高调反击或许意味着币安已经基本放弃了在国内追求合法地位的努力。

1、币安,永不招安

事实上,赵长鹏管理下的币安确实不在任何政府的监管之下,在2017年9月的监管风暴到来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币安已在日本另起炉灶,直到2018年3月,日本金融厅的警告曝光,外界才发现币安公司未在日本注册。

日本之后,币安又在马其他虚晃一枪,但一位业内人士向同步财经透露,实际上币安在与马其他总理Joseph Muscat沟通了数次后,并未选择马其他作为自己的大本营,“全球真正想在欧盟地区扎根的项目首选卢森堡,马其他只是币安在必须离开日本时出现的标的而已”。

果然,不久之后,百慕大总理David Burt宣布已与币安签署谅解备忘录,币安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在百慕大设立新的全球合规中心,并在该国设立办事处。

备忘录并不具备法律效力,百慕大的全球合规中心是否真正运营也是一团迷雾,一位金融律师向同步财经表示,早在2010年百慕大就与中国签订了纳税信息交换协定,而且从税收角度考虑,百慕大并不比马其他等离岸金融中心有优势,币安落地百慕大的可能性不高。

除了马其他和百慕大外,赵长鹏4月中旬还在台湾“立法委员”许毓仁的办公室里表达了其希望币安在台湾落地的愿望。

若想合规,币安或许早就在对区块链相对宽容的日本完成注册了,在全球范围内的腾挪让人不解,或许币安另一位合伙人何一的话才是这家公司真实的想法,“币安都做链了,以后没公司了”。

2、成于监管,难逃监管

赵长鹏对于监管的态度如此抵触,或许跟币安起家有关。在2017年9月中国政府打击虚拟货币交易之前,币安只是一家二线交易所,正式这次监管升级,才让以币炒币的币安得以迅速壮大,成为全球前三大的虚拟货币交易所。

在目睹了火币和OKcoin的先例后,币安对监管的恐惧不难理解,所以在逃避监管和积极合规两条路径选择上,币安坚定的选择了前者。

事实上,对区块链交易所的监管是确实且必要的,尽管区块链原教旨主义者一直视信任为财富,但缺乏有效监管的交易所却未必值得信任,就在前不久,币安赵长鹏在推特上称,要求交易所相关项目必须披露与红杉是否有投资关系。

三界之外赵长鹏

图:赵长鹏的推特截图

红杉资本已于去年就在香港发起对币安的诉讼,显然,赵长鹏的用意正是对红杉进行恐吓,这也意味着任何与币安进行司法诉讼的公司都有可能被币安发起“连坐”惩罚。

在缺乏有效监管的情况下,区块链交易所正在成为超越全球法律的一种独特存在,在交易所的法外之地内,信任或者法律都不重要,创始人的心情或许才是最大的决定因素。

但随着各国政府对区块链领域的关注,监管真能逃得掉吗?据上述金融律师向同步财经介绍,全球政府对区块链的认识仍在不断加深中,监管短期可能逃过,但长期来看,只有证券属性依旧,交易所想要绕过全球各国的金融监管体系并不现实。

就在4月18日,美国纽约州司法部长Eric T.Schneiderman代表纽约州司法部向包括币安和火币在内的13所主要数字货币交易所提出业务问询,司法部重点关注的是如何让交易所,项目方和投资者之间产生法律绑定的权责关系,以及提高交易所整体的对外透明度。

这一问询的截止日期是5月1日,显然,拒绝任何政府管辖的币安也不会轻易对纽约州的司法部门示弱,唯一的问题是:

币安到底能够逃避多久?

作者 Frank

本文来自同步财经,责任编辑:提魔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链准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