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蒙自截胡、沈阳青岛互抢,地方抢口罩行为大赏!

大理真的有理吗?

“文青”大理转性了,化身“劫匪”。

1月25日,大理市确诊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患者,紧急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但是防护物资从何而来?

大理市的工业基本靠烟酒茶支撑,没有一家医用口罩生产企业。

这让大理可是急得团团转,没有护甲,坐等被打!

难道坐以待毙?不不不,生死面前,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仅仅是大理,自新冠肺炎爆发以来,全国的医疗物资都紧缺的很,仙人过海,各地政府各显神通,海外采购就是一个好方法。

从东南亚走陆路进入国内的医疗物资,大多数都经过大理。

这下大理可按耐不住了,事理?情理?法理?统统不理!

“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栽,要想从此过,口罩留下来!”

“文青”变“劫匪”?

2月2日,大理市卫生健康局发布应急处置征用通知书,把重庆市政府和湖北黄石市政府一起从缅甸购买的应急物资,一共9件30万个口罩给扣下征用了。

用郭德纲的话来说,怕是大粪车路过都要尝个咸淡。

征用通知一出,把重庆市和黄石急得不行,政府部门第二天紧急发函,请求放行。

但你别说,大理速度比红会快多了,30万个口罩一天便发完了。

大理“明抢”口罩事件引发社会各界高度关注,#大理请把物资还给重庆#这一话题长时间占据微博榜首。

2月6日,新华网点名批评大理:大理,你“欠理”了!

无独有偶,就在该事件引发热议的同时,又有爆料称,一批紧急发往河南省信阳市的紧急救援物资在云南蒙自被扣下了,总量共计15万只,扣押的由头是涉嫌“非法经营”。

蒙自市公安局办案民警告称,该批口罩无正规手续,来源不清、质量不明,需要作进一步调查处理。

不仅重庆、黄石惨遭黑手,据慈溪市市民尹女士爆料称,其出资购买的11.2万只医用口罩,准备用于捐赠抗疫一线,却在大理被扣留。

尹女士表示,经过与对方多次的沟通联系,只有1.2万只口罩运抵慈溪,但还有10万只被扣留,6日早上大理市卫生健康局将10万只口罩的货款打回。“我们要求大理方面公布征用口罩的发放流向,要不然的话,我们不要钱,要求返还口罩。“尹女士称。

“用完了”,大理真无理

接到重庆、黄石的“放行函”,大理理直气壮的回复,“发完了”!

大理真的有理吗?

征用口罩,大理给出的说法是当地已经出现确诊病例,全市疫情防控物资极度紧缺,似乎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但是这种说法细想经不起推敲。

被大理征用的这批口罩据说已经被送到一线,这些一线具体包括哪些单位呢?

热心网友们一扒拉,发现大理向大理州房地产业协会提供口罩3万个,甚至闲鱼上还有大理卖家晒出口罩,一万个起卖。

这边成批截胡,那边随意分发,网络叫卖,大理到底缺不缺口罩,让人看得云里雾里。

而理直气壮的“极度”、“紧缺”等词汇,在数据的对比下也显得有些滑稽。

直到2020年2月6日22:00,重庆市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共400例,而大理市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10例。

此外,从法理上来说,大理仅仅有权征用市内物资,而跨区域的物资征用只有国务院才有权力。

《突发事件应对法》、《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县级以上的地方政府,只能征用本行政区域内的物资。如果涉及全国范围或者跨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的征用,应该由国务院进行。

大理这种赤裸裸截胡的动作,不但吃相不好看,还涉嫌违规违法。

互相“截胡”?不如私了!

2月2日,大理“截胡”重庆、黄石口罩物资事件热度还未散去,4日,青岛与沈阳两个并无瓜葛的城市又因为口罩纠缠在了一起。

这次事情的起因也非常简单:紧缺。

先是青岛方面从韩国采购的10万只N94口罩被沈阳海关查扣,另有一批15万只N95日本口罩也在沈阳海关辐射范围。

沈阳看到青岛这送上门的口罩不扣下来心痒痒,但是万万没想到自己采购的口罩恰好从青岛那里路过。

沈阳市委托企业现有一批从韩国采购的医用口罩等防护物资,搭乘2月4日、5日从韩国到青岛飞机和从韩国到威海的飞机、轮船过关入境。

6日,一纸加盖青岛市发改委公章的红头文件,引发舆论关注。文件中声称,青岛10万只口罩被沈阳海关暂扣后,将“按照对等原则”,通过海关扣留沈阳从韩国采购的口罩。

这份函件所提的内容,是否真有此事?2月6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青岛防控保障组进行了求证。

“内部交流的东西,怎么能传到网上?”一位保障组人士表示:“我们是对换,他们把我们的扣了以后,被企业买走了,我们这边也要保青岛市场,我们的企业也需要。”

你扣了我的,那我也扣下你的,这样看来似乎很公平……

“要不咱私了啊?”

“私了可以啊大兄弟!”

2月6日,青岛市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物资保障组回应新京报称,证实上述文件,由于“10万只口罩被沈阳海关暂扣信息不实”,在核实完情况后已将文件撤回,未执行。

没想到21世纪了,还要相互劫持的绿林江湖模式,求得公平对等。

大理市:诚恳道歉,对相关人员严肃处理

在媒体反映大理市应急征用口罩一事引起舆论关注后,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立即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并将进展情况向社会公众通报:

截至目前,正在派送未发放的口罩331件,于2月6日可派送完毕;大理市已经使用且与对方达成补偿协议的267件口罩,已兑付应急征用补偿款99.03万元,其余款项于2月6日内可兑付完毕。

针对“大理征用口罩事件”中负有直接责任的人员,大理市委作出如下处理:对大理市卫生健康党工委书记、市卫生健康局局长杨砚池给予免职处理,对大理市工信和科技局党组书记、局长方虎给予政务记过处分。

云南省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对大理州大理市政府及大理市卫生健康局征用疫情防控物资予以通报批评。

处罚归处罚,放下去的口罩很多是收不回来了。拿到赔偿的重庆、湖北黄石有苦说不出,现在缺的是钱吗,人家只想要口罩好不好!

这次的疫情更像是给各地政府出的一道考题。当疫情来了,一些城市率先启动紧急一级响应,提前做好战斗准备,堪称学霸级。一些城市紧随其后,把学霸作业抄的有模有样。但还有一些城市,在国家危机的时刻跑出来耍横添乱。

一次疫情,能看出很多东西。一些省份生产医用物资能力不足,无法满足实际需求应靠统筹协调,而不是剑走偏锋,乱了秩序常识,坏了伦理纲常。

本文来自财经故事会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un.com.cn/news/8592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