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孙正义千亿美金 All-in AI,剖析百度长期投资价值

如何抓住AI时代的技术红利?谁是AI时代的最佳投资标的?

从孙正义千亿美金 All-in AI,剖析百度长期投资价值

技术正在奖赏那些站在技术潮流风口上的造风者(掌握领先技术的头部企业),以及那些看准了趋势的追风者(比如类似孙正义之类的投资人)——他们都成为了康波长周期的守门人,未来一个康波周期的主宰者是AI。

文/陈纪英

假如你穿越回1900年,站在车水马龙的美国纽约第五大道上,你会看到99辆马车和1辆汽车。

耐心等待13年,你将会在同一条街道上看到相反的场景——1辆马车和99辆汽车。

技术的进化,短期来看往往是渐进的,长期来看才是颠覆的。大部分人往往缺乏足够的耐心,不愿忍受投入带来的亏损和短期阵痛,因而错过了长期技术红利带来的超额回报。

下一波长期技术红利属于AI,这是孙正义千亿美金规模的愿景基金All in的领域——看准大势的孙正义已经迫不及待了;他相信2035年的纽约第五大道上,无人驾驶将彻底取代人力司机;他相信,移动互联网之后的时代属于AI。

跟风孙正义,如何抓住AI时代的技术红利?谁是AI时代的最佳投资标的?

1

康波周期的守门人

一度登顶世界首富的孙正义说,他的成功可以复制——最重要的是命中趋势,然后找到符合引领这一趋势的头部公司,坚定的All in。

孙正义不过是康波周期的最佳例证。

这是1926年俄国经济学家康德拉季耶夫提出的一种为期50-60年的经济周期,简称康波周期。

康波周期把经济技术的进步,当作每个周期发展的原动力。典型的康波周期,例如几次工业革命;每次工业革命,都由几家掌握了技术优势的大企业主导,而工业革命的技术浪潮,释放的长期红利,最终又反哺了上述头部企业。

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亨利福特的工厂量产汽车,洛克菲勒的企业供应了汽车的动力燃料石油,最终,福特工厂和洛克菲勒成为工业革命时代的头号赢家。技术红利的释放延续到现在,如今,福特汽车的年营收依然超过1600亿美金;而洛克菲特财团依然富可敌国。

接下来是电力革命时代,这一时期重要的科学家包含美国的托马斯·爱迪生,发明了留声机、电影摄影机、电灯;以及德国的维尔纳·冯·西门子,发明了电梯、电力机车、指南针式电报机等等;前者创立了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后者创立了西门子公司,这两家公司依然是全球巨头。

总之,技术正在奖赏那些站在技术潮流风口上的造风者(掌握领先技术的头部企业),以及那些看准了趋势的追风者(比如类似孙正义之类的投资人)——他们都成为了康波长周期的守门人,企业长青靠康波,人生发财靠康波。

现在,让我们反观孙正义做对了什么。

据孙正义本人透露,他所投资的公司,每年净利润高达44%。孙正义自称过去30年间,只做对了一件事,就是顺应过去30年信息革命的风口。

基于孙正义的“追风”原则,他如同一个技术精湛的投球手,精准投中了阿里巴巴,投中了雅虎——这两个经典战役,已经足够他站上信息革命时代的风投鄙视链顶端了。

在中国,对信息革命的周期红利把握得最精准的是高瓴资本的张磊,他投中了中国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两个周期的半数头部公司,腾讯、百度、美团、滴滴等等。张磊秉持的“做时间的朋友”的投资理念,某种程度上也和康波周期理论类似。

现在,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殆尽了,孙正义的投资几乎全部转移到了AI赛道,他的判断是“人工智能(AI)将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革命。AI革命,将比过去的农业革命、工业革命,全都要来得更大更广泛。”

他的判断依据是,处理器的运算能力、记忆体的储存能力、互联网的传输能力,在过去30年,增长了100万倍。未来30年,还有可能再成长一百万倍,AI将比现在再聪明一百万倍。

但基于生物特质的人脑,30年后不会比现在聪明100万倍,一个电脑会超过人脑,AI智慧会超过人类智慧的时代即将到来。

由此,孙正义判断,“未来30年或者30年后,世界市值排名前十大的公司里,一定有大量的AI公司。”

和孙正义一样坚定信仰AI的科技巨头可以排成一派,谷歌、百度、IBM等等。

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说;“人工智能将成为终极版的谷歌”。

IBM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睿兰说:“AI将融入万物”。

李彦宏则是最早对AI时代下出明确判断的中国企业家,“互联网红利已经结束,下半场是人工智能”。百度刚刚发布的Q2季度财报,就是一场AI技术的集中展示。

2

如何找到AI“篮板王”

如果说,孙正义这类的投资基金,想当AI时代的守门人,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有机会闪耀AI时代的潜力公司。

那么,大公司就是AI时代的“篮板王”,他们要在AI大筐里,投入更多的资金、技术、业务。谁是中国的AI“篮板王”?

从资金上来看,所有的科技巨头都在加注AI,美国权威机构Forrester Research预计,到2020年全球AI支出将从2017年的4000亿美元增加到1.2万亿美元。

而在技术实力的大比拼上,最公平的考核标准可能是AI专利数量。日本经济新闻最近根据日美欧中的专利局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公开专利申请数量(2016年至2018年),做了一个全球AI专利排行榜:

榜单上前五名公司中,美国占了三位,分别是IBM、微软、谷歌;中国仅有百度进入前四,其2016年到2018年申请专利数量1522件,榜单上紧随其后的三家中国公司分别是国家电网(1173件)、腾讯(766件)、阿里(709件)。

再来看看,在AI的典型业务板块里,各家技术进展和业务落地情况。

在上文提到的自动驾驶领域:美国市场研究机构Navigant Research今年发布的最新一期全球自动驾驶公司竞争力排行榜上,和谷歌、通用、福特汽车一块上榜的唯一一家中国公司,也是百度,其排名高于特斯拉和苹果等美国巨头。

承载百度自动驾驶梦想的是Apollo。截至6月份,百度Apollo测试车队的行驶里程超200万公里,覆盖13个城市;截至7月,百度在中国共获得超过100张自动驾驶路测牌照,在国内遥遥领先;根据中国首个发布的《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技术报告(2018年)》显示,百度L4级别自动驾驶路测里程占比91%,坐稳榜单首位,是第二名的10倍。

从孙正义千亿美金 All-in AI,剖析百度长期投资价值

Apollo不仅仅停留在试验阶段,安全零事故的稳定表现,也让规模量产成为可能;6月,中国一汽量产下线了搭载Apollo的自动驾驶出租车;而百度与广汽合作的搭载了 L3 级自动驾驶的广汽车型,预计将于2020年上市,等等;百度的自动驾驶已经达成了从规模测试、前装生产线,再到落地运营的完整链条。

当然,要全面评估百度能否堪称中国的AI篮板王,不仅仅要看技术实力,还要看技术实力和主营业务是否呈现正相关。

为何还要看两者相关性?很简单,如果一家公司的主营业务,与技术大势相悖,技术优势就无法转化企业的长期竞争红利,典型如诺基亚和柯达。

被智能手机大潮干掉的诺基亚,恰恰是全球最早提出智能手机概念的企业,它在手机领域的专利数量、技术优势让后来者苹果也一度难望项背的,但诺基亚的主营业务是功能手机,让用智能手机取代功能手机,无异于一场自杀——核心优势最终变成了进步的核心障碍,不愿冒险的诺基亚成为了100分的输家。

回头看看百度,从企业高管到企业战略,从技术投入到业务构建,都在倾力拥抱AI时代。

Q2季度,百度 AI 核心技术引擎百度大脑5.0,在算法突破和计算架构升级的基础上,实现AI算法、计算架构与应用场景的融合创新,成为“软硬一体AI大生产平台”。百度大脑在数据和算力的基础上,打通了人工智能产业化应用落地相关的全部流程,从基础的深度学习平台,到通用AI能力、定制化训练平台、部署与集成,以及应用的技术解决方案,同时有完整的AI安全体系保障,实现了AI技术的标准化、自动化、模块化,助力开发者快速实现应用。

Canalys和Strategy Analytics公布的数据显示,小度智能音箱连续两个季度成为中国市场出货量第一名,并与亚马逊、谷歌一起位列全球市场前三名。

2019年上半年,百度AI开放平台被广泛应用,开发者增至130万。百度的深度学习平台飞桨的开发者下载量在2019年第二季度环比增加了45%等等。

有了AI技术的先发优势,融合了ABC优势的百度智能云在国内云厂商中增速第一,后来居上,进入第一梯队。

总之,百度不但是AI技术的全球领军企业之一,而且AI的技术大潮也和百度的企业战略、业务板块实现了融合,AI不但没有反噬内讧于成熟业务,还在助力成熟业务开始二次高速增长,而且,百度的AI优势还开放、共享、赋能给各行各业,百度正在成为中国AI时代的“水电煤”。

综上,在AI这一超级赛道上,百度全力向前,也毫无疑问堪称中国的AI篮板王。

3

孙正义的错过和巴菲特的错投

All in 孙正义的成功容易复制其实是假象,连孙正义和巴菲特都在一个长周期的技术红利中,遗憾错过,惨痛错投。

孙正义曾经与3000亿美金擦身而过。他曾和贝索斯面对面谈过投资,因为对30%的股份到底价值1亿美金还是1.3亿美金,争论不休,未达共识,孙正义拂袖而去。现在,那些股份价值3000亿美金——假如他当初愿意多付3000万美金,今天他就将多赚3000亿美金。

巴菲特曾和孙正义一样错失过亚马逊,实际上,一向保守的巴菲特几乎错失了整个互联网红利——更加遗憾的是,他又在互联网红利的末期,失手错投,高位接盘。

巴菲特对于科技公司价值的觉醒,是在2011年开始的,可谓后知后觉。

他第一笔重金投资了IBM,因为这家公司“符合我的所有投资准则”,可惜在云计算的冲击之下,IBM营利下滑,前景堪忧,巴菲特为此亏损数亿美元。

我们从孙正义和巴菲特的投资案例复盘中可以得到两点教训:

第一,能否区分长周期和短期波动——1.3亿美金和1亿美金眼前来看,差距很大,但长期来看,都是绝对低点。

远看,亚马逊曾在2000年前后的互联网泡沫中,股价暴跌了99.5%,但后来,亚马逊成为全球的互联网市值之王。

近看,百度今年Q1季度遭遇了上市后首次亏损;占据半壁江山的腾讯游戏业务,在最近一年遭遇到了政策严冬;看衰百度、低估腾讯的言论一度开始喧嚣起来。

但综观Q2季度财报:百度Q2扭亏为赢,实现营收263亿人民币,环比增长9%,净利润24亿人民币;而腾讯的游戏业务也在Q2重回上升通道,游戏业务总体收入增长8%。

远超华尔街预期的百度Q2财报一发布,百度股价盘前暴涨7%,盘后暴涨9%。

对于百度来说,一个季度的亏损,相对于AI优势未来释放的长期红利来说,不过是小波动。以康波周期的理论来看,站在AI风口上的百度,看涨符合确定的长周期,而利润的一时涨跌,股价的一时起伏,这是在看涨长周期里的小波动,不影响长期趋势。

第二,商业变现相对于技术红利有滞后期。

康波周期把科学技术体系划分为科学原理、技术原理和应用技术三个层次——通常来说,应用技术要滞后于科学原理和技术原理,而技术应用要变现为业绩利润,还要更加滞后,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

这种滞后性也蒙蔽了巴菲特——亚马逊整整亏损了20年,这让保守的巴菲特觉得亚马逊一文不值,后来,巴菲特反思说自己因为愚蠢错过了亚马逊,就在刚刚过去的第二季度,其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增持了11%的亚马逊股票;2013年,他曾说自己绝不会投资苹果,现在,苹果是巴菲特第一大重仓股。

再以百度为例,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确实一度失守,相比于PC时代同处BAT阵营的A、T,百度在移动时代的布局有所后退是事实,但相比于AI这个长周期红利,移动互联网充其量算是短周期。假如百度能一直保持领先的AI优势,毫无疑问在中国算得上最优质的长线AI投资标的了。

不是人人都成为造风者,都成为篮板王,但是人人都可以成为追风者或者守门人——只要把赌注押给那些最有潜力的造风者。

本文来自财经故事会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un.com.cn/news/7762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