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娱乐行业“下架”高压之下,出海是条好出路吗?

互联网不相信后发制人,虽然国内监管形势不断趋紧,但对于不具备资本实力和全球化基因的社交娱乐产品而言,出海并不一定是好选项。

社交娱乐行业“下架”高压之下,出海是条好出路吗?

互联网不相信后发制人,虽然国内监管形势不断趋紧,但对于不具备资本实力和全球化基因的社交娱乐产品而言,出海并不一定是好选项。

文/富江

2019年过半,若要票选今年上半年互联网从业者最忌惮的一个词,“下架”应该高居榜首。

从7月29日开始,小红书被下架的消息几度登上热搜。随着监管政策不断收紧,大批App被约谈、勒令整改、下架甚至关停。

一直处于舆论风口的社交娱乐类产品,更成为重灾区。4月,语音社交App音遇遭全网下架,比邻、聊聊、密语、耳语等9款社交App被国家网信办关停。5月初,探探因涉嫌传播淫秽色情内容被全网下架。6月,包括吱呀在内的多款社交产品被约谈、下架甚至关停。7月,重新上架两周后的探探因违反《网络安全法》被再次通报整改。

尽管社交娱乐赛道一直熙来攘往,但生存状况不容乐观。

熟人社交领域几乎被微信完全把持。罗永浩、王欣、张一鸣携聊天宝、马桶MT、多闪三款社交产品气势汹汹地宣战微信,但都无疾而终。

陌生人社交领域有陌陌、探探在前,时不时笼罩于低俗阴影之下,在国内偏保守的文化语境下,时而陷入“半地下”的尴尬处境。

如今,严苛的监管制度又成另一记重锤,社交娱乐产品在国内市场前行得越发艰难。

出海求生会是一种好选择吗?社交娱乐产品的海外生存境况如何?

1

抢占先机的欢聚时代:起了个大早

2014年,iOS平台一个用户的平均获客成本约为1美元。2018年,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约4美元。出海要趁早,对于社交娱乐行业来说更是如此。

欢聚时代就是占据先机的玩家之一。

2014年,国内直播行业已进入混战时期,而海外泛娱乐市场还存在大量空白地带。欢聚时代瞄准市场缺口,投资打造海外直播平台BIGO LIVE,正式开始全球化布局。

作为最早出海的移动直播应用,BIGO初期几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彼时海外的流量成本也极其低廉。在欢聚时代成熟的技术基础和充足的资金支持下,BIGO迅速做大,在用户规模和全球布局上都形成了一定壁垒。

数据显示,2018年Google Play下载榜中,BIGO排名全球第五。而在Sensor Tower公布的2019年Q2中国短视频/直播APP海外收入榜单中,BIGO 再次登顶。

社交娱乐行业“下架”高压之下,出海是条好出路吗?

提前布局的欢聚时代已经收到了回报。今年3月,欢聚时代全资收购BIGO LIVE,此轮收购中BIGO的估值已经达到了21.23亿美金。同时,BIGO旗下的多款产品,也帮助欢聚时代在海外泛娱乐社交行业构筑了深邃的护城河。

目前,欢聚时代旗下拥有BIGO LIVE、Likee、Nimo TV、imo 等多款全球化产品,涵盖娱乐直播、游戏直播、短视频等多个细分领域。在Sensor Tower公布的2019年Q2中国短视频/直播APP海外下载量TOP 20排行榜中,欢聚时代占据5席,成为当之无愧的霸主。

海外市场已然成为支撑欢聚时代增长和市值的战略重心。从2019年一季度财报中可以看到,欢聚时代目前拥有超过4亿月活用户,其中75%以上来自海外。

社交娱乐行业“下架”高压之下,出海是条好出路吗?

以出海见长的猎豹移动,也在社交娱乐上下了大力气,只不过比欢聚时代晚了两年。

2016年,猎豹推出直播平台LiveMe,直接对标BIGO LIVE。但彼时海外直播的市场格局已不复当初,LiveMe的出海之旅也注定无法一帆风顺。

从榜单上看,LiveMe始终被BIGO LIVE压了一头,在不少地区更是与BIGO相去甚远。单看中东这一热门市场,据Sensor Tower榜单,2018年度BIGO LIVE下载量位列第二,而LiveMe居于第七。再看近期成绩,2019年Q2下载排行榜中,BIGO LIVE位列第五,而LiveMe已经掉到第14名。

从资本市场的反应来看,LiveMe没能对猎豹的股价形成明显助益。

究其原因,猎豹滞后的这两年时间不容忽视。后发者制于人,2016年开始行动的猎豹遗憾错失了社交娱乐出海的最佳时期。此后几年,海外市场的竞争进一步加剧,对出海的社交娱乐产品提出了更大的挑战。

2

从0逆袭的原生MICO:海外版陌陌

长期关注社交娱乐出海行业的人们不难发现,榜单中的常客多是欢聚时代、字节跳动、猎豹移动、映客互娱等巨头孵化的产品。

但MICO则是个例外,这款由中国创业团队打造的产品,原生于海外市场,从0到1已见成就,虽然在国内听不见声响,但其变现能力尤为出色,海外收入甚至超过了火山小视频、YY、映客等产品。

社交娱乐行业“下架”高压之下,出海是条好出路吗?

MICO定位开放式社交平台,从2014年推出伊始就将海外作为目标市场,如今已在中东、东南亚、印度等市场跻身头部。官方数据显示,MICO在成立4年后就已实现规模化盈利,目前积累用户数近1亿,每月收入超千万美元。

从时间点上看,MICO能成功在海外市场立足,原因之一是与BIGO一样赶上了红利期。与直播产品BIGO不同的是,MICO定位社交平台,其模式是以社交为核心,结合了直播、短视频、游戏等泛娱乐功能,与国内的陌陌十分相似。

社交产品出海的难度,从微信出海的屡战屡败中可见一斑。

MICO的成功或许揭示了内容出海的另一重要条件——海外基因。

所有成熟的出海团队应该都做过这几件事:目标市场调研,几次亲赴海外考察,招收会说当地语言的员工,甚至派遣部分员工驻扎海外。

但是,完成上述步骤,一头扎入海外市场后,大多数团队仍无法避开“水土不服”的状况。产品不符合当地人喜好与习惯,导致吸引力、留存率小,甚至有触犯宗教文化禁忌而被下架的风险。

反观成功的出海团队,他们拥有的“海外基因”并不仅仅是会说当地语言、去过当地调研而已,更多的是充足的海外生活经历、精细的本地化运营能力,和对当地文化、社会、市场、用户的深刻理解。

社交娱乐行业“下架”高压之下,出海是条好出路吗?

以MICO为例,其创始团队的核心成员来自于中兴集团的海外团队,在创立MICO之前,已经有了多年海外工作及生活的经验。公开资料显示,MICO CEO曾历任中兴亚洲、中东及独联体市场总监,南美区国家总经理;其中东负责人已经在中东工作了十余年。

在埃及、土耳其、印度、泰国、印尼等地,MICO先后设立了12个本地办公室,并招收当地员工组建运营团队。由最懂本地市场的本地员工,来实际操作产品的运营。

以泰国为例,MICO与当地娱乐公司GMM和一线明星Woody、PunPun、Mai Davika等建立合作。在其印尼两周年庆典上,国际超模Catherine Wilson、印尼国民主持人Indra Bekti和演员Dwi Andhika到场,星光熠熠。

社交娱乐行业“下架”高压之下,出海是条好出路吗?

其次,为打造品牌效应、维持用户活跃度,MICO线上线下活动层出不穷,且大部分都围绕于当地的节日、庆典、热点事件。在2018年巴厘岛火山爆发期间,MICO曾及时联系当地用户在救援现场进行直播,并组织慈善捐款,成功让MICO的印尼用户在几天内暴增。

在MICO出海5年实现逆袭,既无巨头扶持,又无海量资金输血,最关键的胜负手,就是全球化基因,依靠精细的本地化运营,MICO避免了砸钱买量的惯常打法,这就不难解释为何MICO在收入榜中反而以小胜大,碾压巨头的出海产品。

时至今日,海外社交娱乐市场的红利已进一步压缩。对于创业团队而言,如果没有海外基因,出海求生几无生还可能。

3

抖音、快手出海双生花:鏖战不停

对于野心蓬勃的巨头来说,出海则是必选项。

2018年,泛娱乐出海产品中最高调的那一个,当属字节跳动旗下TikTok。

2017年11月,字节跳动宣布10亿美元全资收购短视频应用musical.ly,将其并入TikTok。

随后,TikTok在YouTube上大力投放贴片广告。在美国市场,TikTok花重金邀请知名脱口秀主持人Jimmy Fallon和滑板手、演员Tony Hawk为其代言。在印度市场,据媒体报道,TikTok一年就砸出了几十亿的投放费用。

社交娱乐行业“下架”高压之下,出海是条好出路吗?

可以看到,立身海外的TikTok,几乎复制了抖音在国内的发展路径,同样也是投放广告、冠名综艺、邀请明星代言。可见不管是在国内还是海外,字节跳动都采用了类似思路——重金开道。

TikTok砸钱确实也砸出了效果。TikTok目前已覆盖了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全球月活用户超7亿。

Sensor Tower数据显示,TikTok已连续五个季度成为苹果应用商店下载量最高的应用程序。其中,2019年Q1的下载量超过3300万,超过YouTube和Instagram。在Google Play,TikTok在Q1的下载量位列第三,仅次于WhatsApp和Messenger。Facebook、YouTube、Instagram把控已久的全球泛娱乐格局,被TikTok迅速撕开了一道裂口。

一个可以证明TikTok影响力的案例是,其今年年初被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处以570万美元罚款——这当然说明TikTok在合规性上风控失措,但也证明了其“树大招风”的影响力。

社交娱乐行业“下架”高压之下,出海是条好出路吗?

与抖音在国内呈竞争之势的快手,在出海上也是步步紧逼。

快手自2017年开始组建出海团队,推出快手海外版Kwai,在泰国、俄罗斯、韩国和印尼等国家进行试水。

初期,Kwai积累了一定量的海外用户,也曾一度登上当地应用商店下载榜榜首。但在Tik Tok疯狂砸钱做投放的攻势下,Kwai显得有点势单力薄,在排行榜上的排名逐渐后移——这也可能与快手目前把绝对重心放在国内市场有关,但开始强调狼性的快手,在海外市场,大概率可能会卷土重来,应该不会轻言放弃。

推翻“后发制于人”的论断,亦不需要依靠强运营来实现自然增长,字节跳动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占领全球泛娱乐社交市场。

但字节跳动高调华丽的出海秀,也意味着泛娱乐出海的成本水涨船高。尤其对于与TikTok同期或在它之后出海的企业来说,一个必须要面临的考验是:你的资金实力是否有资格与字节跳动抗争?

互联网不相信“后来者居上”,后发制人永远是小概率事件,随着成本越发高昂,一个残酷的现实是,许多中小型出海团队,砸钱之后甚至连水花都看不着。

如今的海外社交娱乐市场,早已过了跑马圈地、野蛮生长的时期,在洗牌后黯然退场的产品不计其数。今年6月,曾在中东排名第一、融资上亿的知名直播应用7nujoom宣布停止运营,黯然离场。

五六年前就开始出海的BIGO们,基本都已抢先完成了全球化布局,圈占了各自的领地。而不断加注的巨头们对海外市场的跑马圈地,则会把竞争带向更惨烈的节奏。

回到最初的问题,虽然国内监管形势不断趋紧,但对于不具备资本实力和全球化基因的社交娱乐产品而言,出海并不一定是好的选择。

本文来自财经故事会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un.com.cn/news/7722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