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维:“用户要的是便宜” ——可并非拿命赌的便宜

温州乐清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随后滴滴顺风车关闭服务。

程维:“用户要的是便宜” ——可并非拿命赌的便宜

8月24日,温州女孩小赵(化名)搭乘滴滴顺风车川A遇害。8月22日,市民林女士投诉顺风车川A至滴滴平台,“多次要求乘客坐到前排,开到偏僻的地方,下车后司机继续纠缠尾随了一段距离。”8月9日,滴滴出行创始人及CEO程维演讲《我的创业”礼橙”》,大谈理想、情怀、未来。

8月9日,CEO程维谈起顺风车业务逻辑。他说,有很多顺风车用户要的是便宜,“可以等一个小时约一辆车,但是如果约到了,价格可能只是出租车的四折左右。”他表示,用户对便宜的需求促成滴滴对闲置资源的整理,从而使得成本降低。他还表示,可能只有中国有顺风车。财大气粗的自负、自以为是的傲慢,无视平台安全隐患,关于丧生于滴滴顺风车的生命闭口不提,他的创业“礼橙”却成了别人生命的一个个巨坑

8月22日,关于市民林女士的投诉,以经过去2个小时了,滴滴平台并没有给与任何回复。

8月24日,年仅20岁的温州乐清姑娘小赵赶赴朋友的生日聚会,她选择了滴滴顺风车出行,那辆被投诉却没有被处理的川A。13时28分,母亲亲眼看着女儿坐上了那辆黑色的轿车。

我们已经无法得知女孩面对由人变成禽兽的人渣时是怎样的恐惧,14时14分,她最后的微信留言:救命、抢救。之后手机失联。

川A经过丁岙村绕行无数山道,开过石角龙村后,罪犯钟某停车抢劫,他拿出匕首恐吓小赵,用胶布封住嘴拿布条捆好手脚,开始向小赵要钱。山里的信号差,罪犯钟某开着车来回往返寻找信号转走了小赵手机里的9000多元钱,收到钱后,罪犯钟某再次启动车子,开往山林更深处的上江岙村,在荒无人烟的地方,罪犯钟某对小赵实施侵害,并用匕首刺其颈部,致大量出血……

随后,钟某将车子再次开回丁岙村至石角龙村之间的山路,在一个拐角处将小赵抛下悬崖。

在小赵失联的时间里,滴滴平台无作为甚至成了救援的绊脚石,小赵的朋友联系滴滴平台,回复说要核实信息,报了警,警察介入,也要核实信息,还自以为聪明要求警察的身份证明。三个月前信誓旦旦地保证“避免类似事件发生”,三个月后悲剧重演,然后是推诿、扯皮,藐视规则和常识,视教训如儿戏、视生命如草芥。

其认错态度似乎十分端正,“无论法律上平台是否有责,以及应当承担多少责任,未来平台上发生的所有刑事案件,滴滴都将参照法律规定的人身伤害赔偿标准给予3倍的赔偿。”这是哪门子的道歉?倒颇有些你尽管死,我3倍赔偿的意味。

被处理的都是顶雷的,该说话的还是安安稳稳的在背后躲着。

8月24日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女孩在雨水中躺了很久,这个世界给她留下的最后的印象就是痛的、冷的、冰的味道。

程维,一个承担不起责任的人。
滴滴,一个承担不起责任的人创建了一家不负责任的公司。

本文为锦鲤财经平台原创文章,作者:关耳,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