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来临, Dropbox将会是第一家死掉的“独角兽”

QQ截图20150831110742

突发新闻!股票市场暴跌!所有人都吓坏了!独角兽们要死翘翘了!

好吧,可能我们有点反应过度了。但是今天 (8 月 24 日,周一) 股市有 4% 的小幅“修正”,科技企业如苹果、谷歌、Facebook 和亚马逊 (还有许多其他家) 的股票都出现了一点点恐慌,被剪了一大块羊毛。(蒂姆•库克出马救援,挽回市场⋯⋯ 持续了半小时。弄不好还违反了一些规定。无所谓了,他尽力了!)

尽管如此,今天股市的喧闹,在“我们现在是泡沫”的论调这把火上,浇了不少油——尤其是有一种说法:某些独角兽创业公司很快就要完蛋了。持这种“独角兽必死”(Doomicorn) 立场的风投比尔 (Bill Gurley) 有许多话要说,毫无疑问今天科技圈午餐讨论的话题围绕在这样一个令人困扰的问题——哪一个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的创业公司会死掉?什么时候?第一家估值超过 100 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 (Decacorn) 又如何呢?

笔者有一种强烈的感受,无论现在是否存在泡沫,我们都将在未来某个时间点见证一到两家估值巨大的创业公司走向衰败。无论市场的情况如何、投资人是否慌张,科技领域环境变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没有一家大型民营科技公司能够在被淘汰、被颠覆或者被市场抛弃太长时间的状态下仍旧存活下来,真的没有可能。我不关心这些公司高管口中的有多少创新和业务进展;在某个时间点,这些公司当中的一些将会遇到一个突然的、令人震惊的现实状况⋯⋯ 他们无足轻重了。太可怕了!这个大问题是不可避免的——正如列宁曾经追问的——是谁?又是谁的?谁会死?又死于何人之手?

一家创业公司最大恐惧并非来自其他家的竞争——而是担心失去关注、无关紧要。只有在经过了一定阶段的增长之后,你才会担心竞争对手——如果他们的产品做得更好、更便宜、更快、更健壮,怎么办?但是在到达下一个发展点之后,(我认为 10 亿美元估值左右是一个标准线) 你的同业对手已经不再是最担心的了。如果你的公司估值 10 亿美元,很可能你已经把事情做到足够了,直接竞争对手不可能一夜之间就打败你。取而代之的是,和被赶超淘汰相比,你的噩梦变成了一种甚至更加恐怖的命运:被边缘化。尤其是,被技术链条上相邻的对手边缘化。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是怎样的呢?微软对 PC 制造商们所做的就是如此,Web 浏览器之于微软公司也是如此,安卓/iOS 系统之于手持设备厂商是如此,Facebook 现在对这些公司做着同样的事情。对于那些被边缘化的公司来说这很恐怖,因为变革的发生是渐进的,接着突然一下子:康柏曾经还是最厉害的 PC 制造商,转瞬之间 Windows 系统成了关键,而不是运行在什么机器上。紧跟着不久,Windows 系统统治了世界,微软称王,但是有趣的事情又开始在 Web 浏览器内部发生。我的观点是:康柏遇到大麻烦并不是因为有其他厂商生产出了更好的桌面 PC 产品。他们的失败,是因为 Windows 突然成了核心,其他 PC 制造商,比如戴尔,更适应在模块化生产的新现实状况下发展。

我在给出关于独角兽的预测之前写这些,是为了再一次强调——当一家数十亿美元的科技公司倒掉时,通常并非是直接竞争对手干的,而只是因为他们曾经做着最擅长的事情,转天仍旧在做着最擅长的事情,但是这件事已经没有意义了。当这些公司的规模非常巨大的时候——比如 100 亿美元规模的超级独角兽——问题就严重了。

那么,谁会成为第一家失败的超级独角兽呢?笔者的猜测是 Dropbox。原因并不是几年来人们担心的 Google Drive 或者 Skydrive,或是其他任何云存储解决方案。正如我们所目睹的,你的直接竞争对手并不是最恐怖的。

Dropbox 将会死在 Slack 的手上。

可能你并没有将 Dropbox 和 Slack 看作竞争对手,因为它们也不是——从惯常的逻辑来看。实际上,Slack 早期的推广亮点是“我们整合了你已经在使用中的所有服务,比如 Dropbox”。这是因为 Slack 和 Dropbox 并非真正的对手:它们在办公领域是挨着的邻居而已。

123.jpg

你可能觉得像 Slack 这样的通讯和工作流工具会成为存储和版本控制服务 Dropbox 的极好补充——在这一点上,你是对的。但是随着 Slack 在科技圈及其之外领域的快速窜升,Slack 和类似的服务让我们工作本身的必需条件发生了改变。正如风投分析师本尼特 (Benedict Evans) 在文章中写道的,新出现的工具设计初衷是为了融入现有的工作流程,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工作流程会进化,完全发挥这些工具的威力。谈到在公司内部无数部门间用电邮发送的内部展示文档时,他调侃说:“PPT 文档可以用一个制作幻灯的 Web 应用代替,让两个员工立刻就用的那种。但是,取代 PPT 的应该是一个 SaaS 服务控制台,带有实时数据、意外变动提示和聊天频道,或者整合 Slack 进去。Powerpoint 被一种和 PPT 完全无关的产品干掉了。”这对于 Slack 来说太棒了,但为什么这种设想会影响到 Dropbox 呢?

Dropbox 有两个功能是关键的:存储你的文件,和其他人分享。Dropbox 这两点做得都很好。但是存储服务本身不再是一个好业务——云平台的硬盘空间成本在过去几年里已经快接近零了,原因是亚马逊的基础架构和谷歌新服务的推出所产生的激烈竞争。但是 Dropbox 活下来了,并不是因为提供了最便宜的服务或者最多的存储空间,而是因为其文件分享和版本工具仍旧做得非常出色。而且 Dropbox 意识到仅仅是同步文件还不够,他们认为,基于核心功能提供服务和使用体验,才是关键。但是威胁 Dropbox 生存的最大问题并不是围绕文件管理能够提供多好的服务,而是——用户已经不再关心文件这件事了。

从许多意义上来说,Dropbox 代表的是陈旧且庄重的办公室最完美的终极形态。在“古老的日子”里,办公室堆满了摞起来的存储柜,还有拷贝用的复印机,用于通讯的内部邮件部门 (有时还有很厉害的空气传输管道)。接着计算机出现了,很自然地,我们像从前一样整理自己的东西:虚拟文件和文件夹 (甚至图标都和真的一模一样)。当人们习惯了使用新技术时,和老东西有一点相似并无大碍。接着我们普遍用上了电子邮件系统,将我们的文件用臃肿又总是很大的附件发出去。之后云平台到来了,号称我们的文件可以一直存在上面,在云里面,每个人都可以访问,始终如此,完美同步。那么,问题在哪里呢?

123.jpg

Dropbox 的问题就在于,我们的工作习惯随着工具发挥更大效力而在变化;尤其是互联网的庞大威力。如果你停下来思考一下,会发现在互联网上,“文件”的概念有一点奇怪。文件看起来实在是太老套了,尤其是考虑到组织工具已经有 Evernote,任务管理工具有 Trello,沟通渠道工具有 Slack的时候。文件是存储在物理位置上的独立对象,而互联网⋯⋯ 恰恰相反。当然在信息技术和互联网发展初期,人们熟悉的、传统的思路和组织系统仍旧存在,这是可以理解的,在某个时间点,新的发展阶段必然会来到。对我来说,Slack 感觉上是第一个真正的互联网化和原生移动化的生产力平台——尤其是它扩展到超越了消息发送的范畴,进入了工作流自动化、帮助机器人的领域,谁知道未来还有什么呢。Dropbox 可能是文件管理的尖峰之作了,但是 Slack 将会是下一轮革新的开始。

笔者不认为文件将会完全消失,无论如何短时间内都不会。作为一种数据结构,它们肯定仍旧会存在,深入我们的服务器和手机内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如此——但是大部分人对于它们的存在并不感冒。我非常肯定 Dropbox 数十亿美元的估值并不符合这一新的发展方向——目前其模式就是反应现有的环境,操作速度更快而已。这种思路太短视了。Dropbox 可能会是第一家慢慢衰落、之后很快无人问津直至失败的独角兽公司,这一点会发生的。随之而来的,将是我们终于抛弃了一种过时、有有且严肃的行事方式——低调的文档,而它也已经完成了一段漫长且高贵的生涯。

本文为锦鲤财经平台原创文章,作者:锦鲤财经,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