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去世背后,失业、抑郁、死亡阴影下的演员众生相

今年的演艺圈,似乎格外心酸悲凉。

​高以翔去世背后,失业、抑郁、死亡阴影下的演员众生相

今日,许久未露面的高以翔疑似在综艺中事故离世引爆热搜,隔壁崔雪莉与具荷拉抑郁离世,风波未平,此地风波再起。

今年是演员的低潮期,前有海清公开为中年女演员发声的演讲持续升温刷屏;后有明道、于小彤等人在节目中透露无戏可拍;就连当红小花迪丽热巴直言已经一年没有新作品问世。

失业困窘、高危抑郁等名词随之被圈进演员的行业概念里。

事实上,这种焦虑并不是空穴来风。今年前三季度国产电影票房同比下降了11.54%。2019年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共646部,比去年同期的886部减少27%;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共24617集,比去年同期的35209集减少30%。今年11月21日,横店开机剧组21家,其中仅供剧组拍摄不对外开放的春秋唐园,零开机,今年开机率较去年下滑近45%。

或许,正是因为影视寒冬,许多演员才无奈寄居综艺,本是奔波在温饱线上,却没想到稍不留神就逾越了生死线,今年的演艺圈,似乎格外心酸悲凉。

寒冬来临,人人“同病相怜”,但愿只此一场悲剧。

流量危机下的行业困境

2019年是个值得载入流量史册的一年。8月份,《上海堡垒》口碑票房双扑街,标志着流量小生的变现价值惨遭滑铁卢。而后不过短短一个月,肖战与孟美岐的《诛仙》便在粉丝与观众之间展开拉锯战,单就豆瓣评分上看,大有流量价值死灰复燃的迹象。

对于流量演员,外界态度两极分化明显,尽管表现不尽人意,但依旧是资本宠儿。然而,回望这些年他们交出的作品,诸如鹿晗手握4.2分的《择天记》与2.9分的《甜蜜暴击》;吴亦凡以咆哮式演技备受B站UP主的青睐;迪丽热巴凭借2.9分的《漂亮的李慧珍》冲击金鹰视后被群嘲……

放在前几年的投资大盛中,基于强大的粉丝效应,这些或许瑕不掩瑜。可一旦寒冬来临,尤其在目前的资本撤退潮中,影视公司艰难求生,更会爱惜羽毛,没有业务能力傍身的高价流量艺人处境难免不好过。

此前,新京报统计了明年(2020年)待播的97部剧集及其男女主演的相关数据,发现明年有2部以上待播剧的30位演员中,大部分在最近3到5年里都出演过口碑剧,且80%都毕业于中戏、北电、上戏三大专业院校。

一位艺人经纪人表示:“从前因为流量演员的知名度与人气会对剧有别的方面的帮助,所以更容易让投资方认可。但现在越来越多的流量作品口碑收视连最基本的及格线都达不到,高薪低能的明星演员太多了,逐渐地,整行业的态度也就开始转变了。”从这个角度来看,粉丝效益式微或许对整个影视行业是良性转变。

值得注意的是,在行业寒冬里,影视公司的亏损尤为严重。上半年的万达影业业绩报告显示:相比去年,万达的净利润下滑了六成。无独有偶,华谊老总王中军,近来公开承认自己卖出了一批艺术品来获取现金解决流动性问题,根据业绩报告显示,华谊2109年上半年的净亏损为3.79个亿。

巨头经营惨淡是影视行业的现实写照,正值止损期,成本方面自然斟酌再斟酌,对高薪低能的明星演员望而却步。如此行业背景直接宽容着网剧与新人的生存空间,根据9月份的横店剧组动态发现,在同期的14个开机剧组中,接近90%是低成本网剧。

很明显,低成本网剧更加注重故事内容,在选角上,相比知名演员,也习惯起用底薪高颜的新人演员或者尾部演员,此前的《太子妃升职记》或者《双世宠妃》就是典型的例子。性价比成了如今选角的重要标准。

不可否认,随着越来越多的小成本影视剧大放异彩以及新人演员横空出世,流量不再是票房神话,便不被资本簇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换个角度,当影视剧失去流量助攻,粉丝理性回归,下一步,就将是量变到质变的进化。

神仙阵容为何频现?

以往,演艺圈被外界视为现实版的“淘金地”,范冰冰、杨颖等一线明星的天价片酬虽在意料之中,但也令人瞠目结舌。即使有“限薪令”的实施,依然没能改变外界对演员高价收入的主观印象。

其实,演艺圈的“温饱线”一直存在,尽管片酬丰厚,但逃不掉僧多粥少的困境。例如,某网剧女二号,拍摄两个月的片酬是6万元,等待可拍角色却要花长达10个月时间,平均月薪5000元。于正称在寒冬期,很多演员都房租都付不起了。

“证券日报”在此前报道:影视是二八定律极为突出的行业,80%的资源掌握在20%的人手中,绝大部分从业者处在产业链低端,行业90%是腰部演员,面临无戏可拍,生存空间被挤压的风险。

诚然,食物链存在于各行各业,我们无法将责任归咎到演员身上。就像很多知名演员,例如海清、大S等中年女演员在面临大环境所造就的年龄危机一样,演员失业存在诸多不可控因素。

但在另一方面,市场选择与行业寒冬并不能成为失业焦虑的借口,更不是控诉环境的理由,说到底,“演员的自我修养”同样不容小觑。挑起行业查税补税风波的范冰冰复出困难重重,最近的出镜方式是合作网红直播带货;因个人感情问题负面缠身的吴秀波、白百何难以东山再起;翟天临、江一燕的实力派形象随着人设崩塌而崩塌……

事实上,演员的口碑来源主要有两点:自身与作品。因此在国产剧良莠不齐的情况下,剧本选择与业务能力举足轻重,也由此诞生了国产剧史上的两大“背锅侠”,编剧与演员。

一部低分烂片在某种程度上消耗着演员的公信力,这也是为什么流量艺人走向没落的重要原因。一直沉浮于中年油腻偶像剧的黄晓明对此深有感触:演员有一两部连着不好的作品就像狼来了一样,大家不再相信你了。

我们应该有所察觉,在电影大幅度缩水的当口,银幕演员接二连三地出走电视圈。从去年开始,陈坤、周迅、倪妮以及张震等人现身各大古装剧,甚至连章子怡都选择加入“妻子的浪漫旅行”,一度导致粉丝失望脱粉。最近,张榕容“降咖”出演网剧《从前有座灵剑山》,粉丝抗议之际,却意外发现曾斩获多个最佳男主的香港演员郭晋安亦在此列。

李冰冰、张国立、马思纯、郭涛、秦昊、佟大为等演员纷纷来录制《我就是演员》。大咖集体走下神坛或多或少地给称霸电视剧的小生小花们带来危机意识,开始放下“身段”,不再非主角不演,难目睹的演员阵容逐渐趋于现象化。

以昨日开播的《庆余年》为例,年轻一辈有张若昀、肖战、李沁、辛芷蕾以及郭麒麟宋轶;实力派演员囊括陈道明、吴刚、李小冉以及于荣光田雨。演员角色在开播前登上微博热搜榜,被网友誉为“神仙打架”、“有生之年系列”。

黄晓明搭档于正新剧,被质疑蹭兄弟情热度,杨幂合作新人遭到粉丝举牌抗议……种种迹象表明,寒冬里的演员们不复当年荣光,往后的“神仙阵容”将不会可遇不可求,正如袁弘在接下男三剧本时无奈地表示:现在有戏就演。

长剧VS短视频、演员VS网红:此消彼长

不管怎么说,演员失业是自身失德也好,是才不配位也罢,从万众瞩目到无戏可拍,追本溯源,市场不景气与资本放缓是根本原因。

据今年3月份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发布的消息,近几年新剧上市数量不断减少,2017年国产新剧241部,2018年仅有194部,为10年来最低,而客观数据显示的今年开机率导致演艺圈里人心惶惶。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具体表现为公司状态注销、吊销、清算、停业。投资方一改往日的热情,对影视市场避而远之。

影视剧数量呈断崖式下跌,归根到底是当前观众对影视剧的需求大不如前。环顾周围人,生活节奏日益加快下,越来越多人不愿意浪费宝贵的休闲时间来追剧。这也恰好解释了为什么短视频开始喧宾夺主,爱优腾忌惮快手抖音。爱奇艺曾公布过一组数据,显示近年来的弃剧率越来越高。对于45集以上的电视剧,2016年的观众弃剧率是47%,2017年是50%,2018年第一季度这个数字已经过半,达到56%。

至于电影方面,截至今年8月份,25家影视概念股中有16家上市公司披露上半年业绩预告,其中13家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从电影票房收入看,2019年上半年中国电影票房首次同比下滑。身边不止有一个朋友表示:除非口碑特别好,现在几乎很少走进电影院了,看电影还不如B站、微博影视博主们的“五分钟讲解”系列有意思。

观众的目光转移,使娱乐方式更加多元化,影视剧的娱乐霸主地位塌陷,给明星造成降维打击,以其为中心构建的话题世界注入新的变量,最直接的表现在话题影响力上。前几日,一条网红出轨的新闻引爆微博热搜,话题阅读量高达34亿;对比贾乃亮和李小璐离婚的热搜话题,阅读量仅仅19.5亿;同期的文艺女王郝蕾离婚只短暂地在热搜榜上停留片刻。

据查资料所知,这次分手事件的当事人都是在微博上活跃的网红博主,拥有自己的工作室,微博粉丝有1200多万,力压多数三线明星。往前看,快手主播辛巴的婚礼群星荟萃,柳岩、李湘直播带货不及李佳琦薇娅们千分之一,papi酱一个广告卖2200万。

网红如日中天,能在网络世界中与很多明星平分秋色,也进一步蚕食着整条信息流与商业价值,代替很多专业演员收获影视方的橄榄枝,例如,备受苏有朋与郭敬明赏识的陈都灵、章若楠。

风水轮流转,优胜劣汰,直白的数字提醒着所有演员们正处于什么样的境遇。

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本文为锦鲤财经平台原创文章,作者:歪道道,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