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跃升霸道总裁:马云之后,再无马云?

有了人,就有了技术,有了尖端技术,自然能跨越阶层,从老师到行业大佬之路或许并不遥远。

教师跃升霸道总裁:马云之后,再无马云?

文:刘志刚@互联网江湖主编

每到教师节,科技圈大佬们的教书育人生涯就会被扒出来,晾晒一番,老罗的疯狂语录,马云美国走访初遇互联网,俞敏洪的北大小广告,刘永好下课之后,他和另外三个兄妹在自家阳台上养起鹌,并售卖鹌鹑蛋,流传颇广。昔日泛黄的”诲人不倦“生涯,在商业这一放大镜的映射下,愈发光鲜夺目。

不止知名度高的企业家是教师出身,很多媒体聚光灯之外的企业家,也颇多教师出身,比如有“中关村村长”之称的段永基,在北京176中学当了8年中学教师,直到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进校园,段永基才被这股暖风“刮”出了校园。依文集团传世人夏华,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后曾留校任教。一次偶然去沿海地区做课题的机会,她迈入服装领域。敦煌网CEO王树彤,创业前身份为清华大学软件开发和研究中心的教师。

教师岗位可谓是一部琅琊榜,一卷风去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

可是,教师岗位虽然荣光,但是在教师走向大佬的宝座之路上,却后继无人,我们所熟知的大佬们,多为60、70年代生人,如今的商界,不论是新锐公司还是早已功成名就的独角兽或者巨头公司创始人,鲜有教师出身,时耶?命耶?

没当过老师的企业家不是好大佬

斯蒂芬·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中满怀深情地描述:“一个真正的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时刻——一个人类的群星闪耀时刻出现以前,必然会有漫长的岁月无谓地流逝而去,在这种关键的时刻,那些平时慢慢悠悠顺序发生和并列发生的事,都压缩在这样一个决定一切的短暂时刻表现出来。这一时刻对世世代代作出不可改变的决定,它决定着一个人的生死、一个民族的存亡甚至整个人类的命运。”

在中国商业史上,1984年就是这样的关键时刻,也是值得纪念的伟大年份。1984年,国家对原材料实现价格管制,提出“计划”和“市场”两个价格,对于有政治资本积累的人,利用计划内的低价买入,在用计划外的市场价卖出,萌生出“倒爷”这个行当。80年代,倒爷阶层赚取的资本,让这一批人完成了原始资源累积和阶层跃迁。

刘永好的产业是希望牌猪饲料,再往前是孵鹌鹑蛋;在卖鹌鹑蛋之前,他是四川省机械工业管理干部学校的教师。刘永好在学校教电子,也教机械,还自己组装音响。做老师,下班之后,他和另外三个兄妹在自家阳台上养起鹌,并售卖鹌鹑蛋。他们变卖手表、自行车等家产,筹集1000元人民币,在成都青石桥开了一个鹌鹑蛋批发门市部,后来又在东风农贸市场开了一家更大的店。

据说,刚刚下海时,当过教师的刘永好甚至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学生,怕他们为老师感到惭愧。每天下班回家,刘永好就骑着自行车沿街叫卖鹌鹑蛋,偶尔碰到自己的学生,还觉得不好意思。

依靠卖手表、卖自行车凑到的一千块钱起家,四兄弟从蔬菜种植到孵化鸡雏,从“鹌鹑大王”到“饲料大王”,中间经历了种种艰辛,甚至孵鸡时遭遇灭顶之灾,但在时代前进的洪流和百折不挠的奋斗下,他们在“万元户”的说法刚流行时,资产就已经过亿。

如果说84派实体贸易为主流的消费市场,满足的是当时从无到有、从混乱到规范的物质需求,那么99派互联网浪潮下改变更多的则是传统生意模式,一个线上的虚拟互联网生态商业体系。

1988年,马云毕业了,他被分配到杭州电子工学院当老师,从此“马老师”这个称呼,将伴随他一生。

马云教书的风格与别的老师不同,他讲话比较有趣,同学们都爱听,甚至有逃课来听他的课的,很快,马云就成为杭州市十大优秀青年教师。在学校教课之余,马云还去杭州市基督教青年会的夜校兼职教英语。在那里,马云认识了很多学生,其中不少日后成为马云的首批创业伙伴或者客户。

1995年,马云有了一次去美国的机会。当时,杭州桐庐县政府和一家美国公司有一个合作项目,美方没有按照合同付款,需要一个懂外语的人去交涉。由于马云在杭州翻译界小有名气,桐庐县找到了他,给他安了一个“商务代表”的头衔,委托他去美国谈判。办完公差后,马云去了西雅图。他到这里的主要目的,是考察一个绝大多数中国人从未听过的东西:互联网。马云在杭州有个朋友比尔是美国外教,他的女婿斯图尔特在西雅图VBN公司工作,马云通过比尔找到了他的公司。

根据马云日后在央视《人物》栏目的讲述,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马云小心翼翼地在雅虎的搜索栏输入了四个字母:BEER(啤酒)。搜索结果出来了,马云看到了世界各地的啤酒。但是没有中国的。他输入“中国啤酒”,但是返回的是“No data”(没有数据)。马云问斯图尔特,能不能给我的翻译公司做一个网页放在上面?斯图尔特说没问题。于是他们做了一个简单的网页,上面只有一段海博翻译社的简介和一个邮件地址。然后马云就逛街去了。

2个多小时候,朋友告诉他,有人发邮件给你了。马云欣喜地回到住地,打开邮箱一看,有来自美国、德国、日本的5封邮件。其中一封说,这是我在网上发现的第一家来自中国的公司,你们在哪,我想跟你们做一笔生意。

这就是马云第一接触互联网的经历。他敏锐地意识到,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几天以后,马云回国,他的行李箱里多了一样最贵重的东西:一台486电脑。

日后马云的辉煌,无需赘言。

一实体,一虚拟。刘永好与马云这两位曾经的人民教师,在商业实体与商业虚拟体的发展初期,进入市场,完成了阶级升迁,两位教师出身的企业家能成为各自领域的佼佼者,在互联网江湖(ID:VIPIT1)看来, 端赖以下两点:

一是时代造就的,与教师身份无关。不论是1984年的传统线下实体商业亦或是互联网虚拟商业时代,第一批人总能赶上时代的浪潮,幸存者偏差之下,诞生出一批弄潮儿。刘老师与马老师的教师生涯,对于二者成为商业大鳄直接帮助并不大,更多的是时代赋予的机会。

二是教师行业是人才收纳所。20世纪80年代既是大师辈出大显身手的年代,又是最后涌现大师的年代,这是由于这一时期是二战后人类思想文化以及国际战略格局剧烈变化,导致许多国家社会意识形态和人民,特别是青年生活方式有着本质性变化的时代,某种程度上犹如春秋战国时期,随着社会剧变产生诸子百家。作为新一代的知识分子,教师这一职业无疑是最佳的载体。

其实,要是把教师的概念再抽象化,代表着知识分子的话,那么不论是传统行业出身的, 柳传志、王石还是鲁冠球、何享健,或者刘永好、李经纬,等第一批企业家,除了年广久等少数文盲之外,大多数人在当年都有着较高的文化素养。90年代的末期的互联网行业更是无需赘言,李彦宏出身北大,张朝阳出身清华等不一而足,均是知识分子,均是抽象化的教师。

百废待兴的商业大环境加上知识分子的眼界与卓识,诞生出来第一批商业大佬也再正常不过,只是马云、刘永好等不企业家正好从事过教师工作而已,放大来看,知识分子在商业道路上更有优势。如今中国高校杰出商业校友榜单排在前列的也始终是清北之类的常青藤高校。

偶像的黄昏:马云之后,再无马云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1984年第一批企业仍在,99年第一批互联网企业犹在,2010年移动互联网浪潮下为首的TMD等企业犹在,可 是唯独难觅得教师逆袭为商界大佬,人民教师曾经的偶像职业迎来黄昏,马云之后,再无马云。

首先:职业路径多元化,教师人才外溢,有创业想法的不会优先去当教师。

特殊的历史年代下,很多有创业梦想或者有创业能力的人,走上也或许并非最适合自己的教师岗位,但是如今的时代,就业极为多元化,完全看个人能力,对于有创业想法的年轻人,很少有选择教师这一岗位,早在选择岗位之前,适合或者优秀的创业者早已被赛选在教师岗位之外,物种的匮乏自然很难在教师领域产生出创业者,更别提马云这样百年不遇的商业奇才。

其次:阶层固化。

教师职业其实只是一个缩影,从教师成为大佬的高发地到如今的教师鲜为企业家,我们看到的是阶层固化,其他职业也很难再诞生出优秀的企业家。

中国目前的成功企业家之所以广受赞誉,一个根本原因在于大家都是改革开放之后,在一个公平和平等的环境中竞争,他们是人人认可的胜出者。时代给了这些拼搏者光环,一波一波的机会让他们像弄潮儿一样被尊敬和关注。但是这个时代性的道德基础应该说从现在这个时间节点看,已经接近尾声了,商业环境饱和竞争后已经出现了稳定格局,白手起家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在社会结构上出现了明显的阶层固化。这样看来,平等思维已经被打破了,进而普通人对企业家的看法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一点很多企业家还感觉不到,他们还理所应当的觉得社会应该对自己的成功给与尊重,觉得自己对社会做出过重大贡献,但忽视了正在孕育的这种阶层对立情绪。

中国互联网创业从PC时代到了移动时代,PC时代诞生了BAT,移动互联网时代诞生了TMD。

他们善于发现机会,小米的雷军郁闷于金山软件苦战多年,却依靠游戏上了市,因此当他看到移动互联网的大势时,激动异常,满世界宣告——猪可以飞上天,美团王兴和滴滴程维亦是。他们被大时代裹挟,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

大势之下,草根出身的贾跃亭、戴威、胡玮炜、张旭豪、罗永浩等也成为明星创业者。但过去一两年,草根创业英雄的光环散去,草根创业浪潮开始退却。胡玮炜离开摩拜、张旭豪卖掉饿了么、戴威在苦苦煎熬、罗永浩进入至暗时刻、异国他乡的贾跃亭在乐视失败后开始了另一场更为艰辛的创业……

他们中有人来自农村、有人是还没毕业的大学生、有人是学校老师……他们曾经非常幸运地被风口和资本遴选,靠努力、勇气和聪明闯出一片天地,但又因自身的错误,能力缺陷或大势所趋,从励志的创业英雄成为平凡人或失意者。

草根创业英雄的时代结束了,一个新的精英创业时代己经到来。

人民教师“求富记”:小胜靠技能IP化,大胜靠技能高端化

人民教师薪水微薄,要想“求富”,甚至更大程度上的财富自由,在互联网江湖看来,并非没有机会,主要是有两点:小胜靠技能IP化,大胜靠技能高端化。

“阶层”往往被按照职业这一标准来进行区分,马克斯韦伯曾经用经济、权力和声誉三个维度来区分社会群体,而“职业”往往是经济收入、社会声望的复合体,也因此成为标定社会阶层最简单直接的方法,而当下最为自由,与教师这种定点打卡的工作属性最为匹配的就少技能IP化,靠教师技能结合互联网模式,比如技能贩卖式的知识付费,或者是教师网红化。

科普短视频创作者李永乐,原本就是一名高中物理教师,他将某一科学原理置于一个具体的生活场景之中,比如,将博弈论带入人人深有感触的堵车问题等,深入浅出而又极具趣味性地科普科学理论。对于这一副业,李永乐老师有着超越个人层面之外的理解:“做在线教育一定程度上能够促进教育公平,我想让学生以最低的代价获得最优质的教育资源”。、

抖音网红向波,四川广元中学的一名化学教师,粉丝量已经超过三百万,点赞数几十万的视频比比皆是,可以说是一个“网红”了。

不一而足,教师也可以走向网红之路,有流量就意味着广告价值的时代,无疑可以增添收入。信息技术经历了一个从传播工具到基础性社会要素的发展过程,“媒介即讯息”,互联网从本质上改变了人们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改变了人与人连接的场景,进而引发了社会资源分配规则的变化,由此成为一种新的权力来源,更多地为原社会中相对无权者赋权,打破既已形成的权力和资源垄断。

上世纪80年代,时代赋予了个人阶层跨越的机遇,教师作为知识分子抓住机遇跃身为霸道总裁,毫不稀奇,如今的时代,知识依旧是硬通货,阶级固化的当下,企业家+科学家组合或许是教师跃升为行业大佬的唯一路径。最为典型的例子当属商汤科技的汤晓鸥。

1985年从辽宁鞍山一中进入中国科大并于1990年获学士学位,1991年于美国罗彻斯特大学获硕士学位,1996年于麻省理工学院获博士学位。曾任香港中文大学信息工程系主任及教授,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副院长。2005-2008年担任微软亚洲研究院视觉计算组主任。其发明的人脸识别技术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超过人眼识别能力的计算机算法,并于2015年获人工智能领域影响因子最高的国际学术会议AAAI首次设立的最佳学生论文奖。他在2009年获得计算机视觉领域两大顶级国际学术会议之一CVPR最佳论文奖,这是CVPR历史上来自亚洲的论文首次获奖。

如今大名鼎鼎的商汤科技正是汤晓鸥于2014年创办的,当听闻汤晓鸥要成立公司时,立马从实验室涌过来50多名博士、博士后学生。

有了人,就有了技术,有了尖端技术,自然能跨越阶层,从老师到行业大佬之路或许并不遥远。商汤科技一开始就与小米、华为、美图以及图聊软件FaceU、Snow等品牌开启合作,其中具体的产品落地如小米的宝宝相册,中国移动主要通过身份证OCR识别和人脸识别技术的实名认证等。

2018年5月,在第二十届中国科协年会开幕式上,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出席,并发表题为《因为相信,所以看见》的演讲,演讲中表示:“今天是科学家和企业家最好的时代,第三次技术革命的变革机遇,中国对全世界的担当,决定了今天是企业家和科学家最有作为的年代,科学家和企业家必须完美结合。过去科学家和企业家互相看不起,科学家觉得我们商人臭铜气,我们也觉得科学家清高自大。其实企业家是社会经济学中的科学家,科学家是研究领域里面的企业家,科学家没有企业家是市场经济中的瞎子,企业家没有科学家是瘸子。科学家和企业家的共同点是因为相信而看见,只有创新的精神,只有敢于担当,才诞生了企业家和科学家。”

人民教师马云的这一番话或许指出来教师成为大佬的唯一出路——科学家+企业家组合。

写在最后:虽然教师行业很难再诞生出大佬,但是再牛逼的大佬也都受过教师从业者的恩泽,在线教育行业没有人民教师的参与总将是空谈,商业至上的年代,教师依旧是最伟大而神圣的职业,教师节之际,为奋斗在一线的千万教师从业者打call。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号:13124791216,转载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本文来自互联网江湖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un.com.cn/kol/787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