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复兴?B站说NO

面对已经拥有大量优质PGC、冲破了生态局限、并且月活破亿的B站,A站复兴,道阻且长。

A站复兴?B站说NO

文|佘凯文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2008年,《连线》杂志主编克里斯·安德森撰写了畅销书《长尾理论:为什么商业的未来是小众市场》。

在书中他提出了长尾理论的概念,根据长尾理论,在这样一个没有极限的数字时代,重金投注少数爆款会显得有些因循守旧、不合时宜。内容消费正逐渐从需求曲线顶端内容量相对较少的区域向内容量大的尾部转移。

简单来说,长尾理论就是认为那些需求不高、销量不高,长期处于小众范围的产品加起来所创造的总价值,可以和热门产品的价值不相上下,有时候甚至超过热门产品。

而在长尾理论出现的前一年2007年,一家以服务二次元文化为主的先锋文化社区破土而出,那就是ACFun,简称A站。A站的服务对象恰巧满足于长尾理论所表述的小众市场,但是A站却未能像理论中所预计的获得价值。

今年六月,是快手已收购A站的一周年,快手有意“复兴A站”,但A站会迎来他期待的结果吗?

A站已不是那个A站,B站还是那个B站

从出生时起,A站就充斥着先锋文化的气息,亚文化圈终于有了一个可以让人尽情嬉戏的“秘密花园”。

那些被主流文化所排挤、非议的一小撮人也终于在A站找到了“同志”,队伍逐渐壮大,A站的出现就好像一个催化剂,它一边收容着无处可去的二次元群体,一边吸引着更多“外来人口”的加入。

可是好景不长,很快的A站就出现了诸多问题。

1、管理问题暴露,内部现“大乱斗”

在2009年左右,A站在用户眼中开始“膨胀”了,平台与用户、与UP主之间的矛盾频出。

早期A站在首页只有一个推荐区,就只有5张图片翻来翻去,并且内容都是动漫。若只是初生期的A站,也足够用了,但在两年沉淀后,A站用户得到了极大的增长,而A站也出现了许多细分站点,例如,影视区、音乐区、文字区等等。

久而久之很多用户抱怨为什么自己喜欢的东西总是上不了首页推荐?于是形成了一个A站特有的鄙视链“文章区的看不起影视区,影视区的又看不起音乐区”,甚至用户开始吐槽,认为如果一直这样,那为什么不把其它分类都删掉?

如果说无视用户需求是因为平台资金缺乏、人手有限无力响应的话,那么接下来A站又犯下了致命错误。

那就是无视了UP们的需求。作为一个UGC平台,各种UP主们的投稿就是平台最大的内容资源,也是用户选择的关键因素。在2009年,稿件长时间无人审核,平台时常崩溃,在资源分配上也并不是以内容为基准,而是采取先来后到的方式,后进入的UP主即便拥有更加优质的内容,也得不到很好的露出。

这些问题使得站内氛围急剧恶化,再加上网站本身体验差、改进慢,在内外力的双重作用下,A站的UP和用户们开始外流,而去向理所当然就是B站。

2、无法造血,用爱发电

在早期,AB两站都打出过“即便倒闭,也不收用户一分钱的口号”而A站也真正这么做了。

其本意是好,但A站忽视了用爱是无法发电的。可以说一直到今年A站都没有一套清晰的盈利模式,甚至一度用户对于A站如何能实现盈利,比A站自己还捉急。

在广告方面,A站为了最大程度的不影响用户体验,同时也为了显示自己“不为赚钱而接广告”,至今还有很多用户以为A站从未接过广告,因为那些广告都被安排在了平台一些不起眼的角落,理所当然的价格也不会高。

反观同为UGC平台的前辈“油管”,其为何能取得成功,最大原因之一便是,自油管诞生初期就有一套通过与UP主们分享广告、打赏收入的模式,通过分享收益稳定培育了PGC内容生产能力,同时也为自身平台的内容做出了保障。

一条路走到黑的A站,终于顶不住“压力”,2010年第一次易主,陈少杰接手,而彼时B站不过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破站”。

去年快手入主A站,目的在于希望能够打通其平台4000W泛二次元用户与A站的通道,透过二次元垂直内容在短视频领域一较高下,出发点无可厚非,但可能事情并没有快手想得那么简单,一年过去了A站并未迎来翻盘,而快手也未给A站带来全新造血能力等实质性改变,问题依旧还是问题。

A站还是那个A站,B站已不是那个B站

2009年,A站的一名用户徐逸随着A站环境的不断恶化,毅然决定自己再建一个“秘密花园”,于是创立了Mikufans,也就是Bilibili的前身。

一开始B站只是作为A站的备胎,用徐逸的话说就是“希望B站能成为在A站宕机时大家的一个去处”。

然而十年过去了,B站纳斯达克敲钟,A站还在不停易主。

1、保障PGC,维持内容生态

B站的兴起,不夸张的说是A站一手“孵化”的。同时在成长的道路上B站吸取了许多来自A站的教训。

最直观一点便是对于UP们的重视程度上,在A站最为动荡的2010年,也就是A站第一次易主之时,大量的PGC流向了B站,而B站也把握住了这次机遇,开设了多方向的推广露出,不仅仅只有动漫,任何受到用户喜爱的作品都有机会登上首页平台,以此吸纳了大量优质PGC。

虽然一直到2017年,AB站的UP们一直都是在“用爱发电”,但至少在B站他们获得他们所重视的“公平”。

而自2016年起,B站开启了“充电计划”,类似公众号打赏,官方抽成30%。之后,随着打赏经济的爆发,B站又推出“创作激励计划”,粉丝量超过1000或者累计播放量达到10万的up主,可以凭借稿件流量、质量获取补贴,1000播放量约等于3元。广告和流量分成也被落地到了PGC手中,进一步稳定了其内容生态。

用户、PGC构建了自增长闭环生态成为了B站的运营核心。整个内容生态非常健康,本身是一个正循环、自增长的模型,所以新品类扩展和用户增长的速度很快。

2、内容扩充,不再局限于二次元

到今天,B站也早已不是二次元内容一家独大的平台,从二次元圈层为主,衍生出动漫、国风、娱乐、科技、生活,甚至是“教育”。

在今年4月,之前一直被央视点名批评的B站,又被翻牌了,不过不再是批评而是点赞。

“过去一年有近2000万人在B站学习,相当于去年高考人数的2倍!B站正在成为年轻人学习的首要阵地。B站早非昔日的二次元标签可概括,接近1亿的月活年轻用户中,B站也有热衷美食、美妆、科技数码、学习的爱好者,圈层之间虽有重叠,却互无干扰。”

B站的生态边界,在其发展的过程中被逐渐消融,更多的标签随之而来,不单纯只是二次元,也不再小众,B站的发展比A站更好的诠释出长尾效应“原本属于小众的冷门产品会越来越普及、销量越来越高,随后消费者又会开始寻找其他更适合自己的产品”。

这也是B站在往更多元的内容、更广泛的圈层发展的原因所在。

多元化的发展方向同样也给B站带来更多元的流量,2019年B站Q1数据显示,在用户体量不断扩大的同时,社区用户粘性与活跃度也在持续增长,用户日均使用时长同比增加5分钟至81分钟。日均视频播放量达到5.1亿次,月均互动数达14亿次,分别同比提升93%和361%。

再看A站依然停留在了“二次元”+“沙雕”,即便A站在今年一周年之际迎来了掌门人的更替“快手科技任命文旻为AcFun弹幕视频网负责人”,而其理念依旧是“专注于二次元内容”,但誓与二次元死磕到底的态度其实并不讨好。

3、多种商业模式的探索,加强造血能力

A站走向落寞,最为关键的原因就是在无法造血,在服务用户的同时如何让自己拥有造血能力成为了B站最大的难题。

自陈睿加入B站后,从单纯的开通大会员付费服务,到线下聚会、旅游、线上售票、打赏、游戏代理、拍摄动画、广告投放、游戏研发、IP内容制作、周边贩卖等等B站做出了不同的实践。

虽然收效可能未及预期,但至少相比在一天天等待融资的A站无疑要“勤奋”太多。

其实,B站想要扩大收益难吗?真不难,因为至今B站考虑到用户感受,视频依然未贴片广告,作为流媒体平台,视频前端广告内容可以说是一笔巨大的收入,即便个别新番动画制作由于版权方要求等原因加了贴片广告,但是广告皆是B站自制并且可以跳过,这就相当于传统视频网站通过贴片广告获得的收入,B站是无法获得的。

小结

A站在历经8次易手之后,似乎依然没能找到方向。时至今日,快手接盘A站已经一年,从快手的动作来看,他正在“扎实底层技术和了解用户需求”,试图力挽狂澜于既倒,但它却忽略了今时不同往日。

面对已经拥有大量优质PGC、冲破了生态局限、并且月活破亿的B站,A站复兴,道阻且长。

【完】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泛财经新媒体,《财富生活》等多家杂志特约撰稿人。微信十万+曝文《京东走向“四分五裂”》创作者;重点关注:新金融、新零售、上市公司等财经金融等领域。

本文来自螳螂财经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un.com.cn/kol/7718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