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氧淘宝打假难,行业有毒瘤,平台是受害者还是施害者?

我们可以批评平台制度还需完善,但无法苛责平台万无一失。

新氧淘宝打假难,行业有毒瘤,平台是受害者还是施害者?

最近两天,新氧的新闻刷了屏,据媒体报道,一个在线下私售违禁产品的美容机构上线了新氧,后者因此被殃及。

何止新氧,商家失格,殃及平台的案例举不胜举。

亚马逊的快递被用来运送大麻;极少数商家售假让淘宝平台受伤;日峰值3000万单的滴滴出现了一例顺风车司机行凶;等等。

负面事件一发生,被殃及的平台都会陪绑遭殃,名誉受损、股价承压、用户质疑等等。

平台到底是施害者还是受害者?平台的责任边界到底如何厘定?

平台也受伤

马云说,“客户第一”,在竞争激烈的中国互联网行业,用户即上帝,用户即中心,这一点估计无人反驳——用户一旦抽身而去,互联网公司根基轰然身倒,所以,用户和公司的利益完全一致,对于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平台型公司,尤其如此。

公司不作恶不难,但对于平台型公司来说,连接供需两端,上面商户众多,如何杜绝商户作恶,却是难题。良好的平台规则,健康的生态体系,当然能保证绝大多数都是良性商户,但难免挂一漏万,后者如同毒瘤,不仅侵害了用户利益,对平台也伤害匪浅。

滴滴顺风车杀人案出现后,柳青和程维在公司痛哭一场。时隔近一年,尽管陆续有其他平台先后推出顺风车业务,分食网约车市场,但滴滴顺风依然不敢上线。

柳青害怕,“你身上担着生命”,“谁那么笃定就能推出一个100%安全的产品?”

柳青和滴滴如此“犯怂”,也是因为怕滴滴顺风车再次出现恶意事件伤害用户。

同样的,再来看新氧。新京报对新氧的报道显示,其平台上注册的一家美容整形机构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尽管在新氧平台上“规规矩矩”,假装“老实人”,记者在线咨询时断然拒绝销售违禁药品,但是在线下却私售违禁品。

其次,则是有一些刷单机构,逃避新氧的平台审核,涉嫌刷单、造假等现象。

相关新闻一曝出,新氧名誉暂时性受损,股价也被殃及,一度下跌10%左右,所以,上述作恶主体,不仅伤害了用户,也伤害了新氧。

刷单这种行为也与新氧的价值观完全相悖,新氧的口号是“因为严谨,所以专业”,严谨是其态度,专业是其诉求,刷单黑产是对新氧用户利益和平台价值的双重侵害。

淘宝曾因为少数售假者遭遇争议,亚马逊不知情之下被贩毒者利用不得不前往美国联邦调查局说明情况,一个坏司机就导致滴滴顺风车下线了近一年,一家私售违禁药的美容机构也让新氧名誉受损,归根结底,和用户一样,平台其实也是无奈的受害者。

新氧也着急

少数商家作恶,平台、用户俱损。所以,无论是基于用户利益,还是基于平台自身利益,平台对于“毒瘤”商户,打击起来都是投资不菲,绝不手软。

淘宝上如今难寻假货,那也是因为舍得花钱、花人、花资源,据称,淘宝每年要投资10亿资金,2000人负责打假,代价不可谓不高。

新氧当然也是如此。

新氧打黑惩恶,在机制上“零容忍”。

前述报道中提及的凯润婷医院,新氧已经第一时间对其下线,并将配合监管机构对相关涉事机构进行后续处理。

值得一提的是,凯润婷美容医院在新氧平台颇为“循规蹈矩”,不敢踩红线越雷池。当记者在新氧平台上咨询时,客服都声称没有相关项目,直到记者前往线下门店后,该医院才私售未取得相关资质的违禁药。

凯润婷这种线上线下,做人做鬼的态度差异,恰恰说明,新氧平台已经形成了惩恶扬善、优胜劣汰的良性机制——所以,凯润婷医院虽然利欲熏心,在线下铤而走险,但却忌惮于新氧的“嫉恶如仇”,不敢在新氧平台作恶。

此外,针对行业水货、假货、违禁产品泛滥的问题,新氧3月建起了“正品联盟”,构建了四大举措:原厂认证、药品扫码验真、医生授证分级、医美信息百科等,试图把假冒伪劣产品挡在平台之外。

有了技术男出身的创始人金星,技术打假打黑自然也是必选项。

刷单毒瘤已经遍布整个互联网,社区、电商平台无不深受其害,成为全行业公敌。为了打假打黑产,新氧的内容审核走得是“人机结合”路线,构建了三重审核机制,包括AI自动关键词/图片审核,人工审核,可疑内容打标签/提醒用户注意等等,每天有三分之一日记内容无法通过平台审核。整个2018年,新氧就封禁作弊违禁账号71万,删除作弊主贴15万,删除作弊违禁评论232万。

未来,针对医美日记,新氧即将上线人脸识别技术,通过用户人脸以及账号绑定信息进行交叉验证,发布视频美丽日记时,增加面部动作审核等,尽量让造假者无路可走。

道魔永远在博弈,此消彼长,百密难防一疏,终有漏网之鱼。

正如柳青说滴滴顺风车难以做到100%的绝对安全,新氧估计也无法杜绝所有造假内容,但相对于传统模式,互联网在真假内容的识别、甄别上肯定是效率更高的,而且更容易追踪的。

举个例子,一家医美机构的好坏,一家店铺货品的真假,一家饭店是否干净,一位出租车司机服务态度优劣与否,过去在用户之间是完全隔绝的,现在,用户至少可以对其在相关平台上好评差评——相比于过去的信息不透明,已经进步不少了。

一句话,在线化、数字化不是惩恶扬善、优胜劣汰的完美答案,但已经当下可行的最优解了。

根源在线下,处罚力度小

淘宝一年打假投入10亿,一年下撤下数亿个问题商品;滴滴顺风车整改一年优化了226项功能;新氧一年内封禁了71万个账号,删除了200多万评论。

平台很给力,但为什么平台上的问题产品、问题服务打击不完,平台到底该承担什么责任?

早先,对平台的责任认定,基于避风港原则,后来考虑到平台作为一个生态的构建者和主导者,责任重影响大,所以逐渐趋向于更为严格的红旗原则——所谓的红旗原则,也就是说,如果侵权方的侵权显而易见,平台方理应知道这是侵权行为,如果任由其发布,平台有责。

就算以最为严格的红旗原则来判定,对滴滴、淘宝、新氧似乎也难以认定其责任——其既不可能有什么主管恶意去做帮凶,那无疑相当于自杀,而且打假惩恶起来也勉力尽责,不惜人力财力,为什么不能完全杜绝这些恶行?

归根结底,无论是刷单产业链,还是私售违禁药,都不是仅靠平台一己之力能够完成的。

比如刷单产业链,记者调查发现,这个刷单产业链其实在新氧平台之外,通过社交工具完成相关黑产交易的——新氧的手段受限于平台之内,根本无法在平台之外,对其进行全链条的追踪、监督、排查。

不仅仅是新氧,可以说,全行业没有任何一个平台,无论是社区还是电商,能够对刷单产业链一网打尽。

其次,则是相关主管和监管部门的惩戒手段太过软弱。

比如,涉事的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据媒体报道,从2016年2月到2018年6月,曾多次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四次遭遇卫生部门处罚。

为什么这家机构多次处罚还敢铤而走险呢?处罚力度太低。

2016年8月,凯润婷医院由于任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八条,遭遇卫生主管部门处罚,但罚款只有区区3000元。

两个月后,该院再次违反相关规定,被卫生部门作出警告并责令限期改正。

直到去年6月,该院又因诊疗活动超出登记的诊疗科目范围,被相关部门警告、罚款3000元并责令停止活动。

这种处罚力度不是个例,安徽蚌埠美容院非法行医被处罚5000元,武汉美容院无证激光祛斑致伤罚款2000元,类似案例比比皆是。

区区数千元处罚,可能也就一例医美手术费,又如何能抑制住铤而走险的贪欲呢?

不妨对比下美国。据经典整形网报道,2014年,美国一女子为牟利非法注册肉毒素,直接被抓捕判刑。

所以,违法刷单造假黑产的暴利诱惑,上下游盘根错节的产业链,以及法律制度缺失导致的低风险和低惩戒,才让这些平台毒瘤铤而走险,只有让惩戒的风险和损失远大于作恶的营收和暴利,才能从法律层面形成威慑力。

当然,就新氧而言,也不是没有改进空间,比如,新氧可以搜集卫生部门的相关数据,拒绝有污点的医疗机构上线等等。

综上,平台和用户利益其实高度一致,打假打黑,消灭行业毒瘤,是平台的应尽责任,推脱不得;但要彻底惩恶扬善,却仰仗于司法制度的完善,以及企业与主管部门的跨界联动合作,我们可以批评平台制度还需完善,但无法苛责平台万无一失。

本文来自财经故事会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un.com.cn/kol/7603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