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新《倚天》为例,谈谈经典翻拍突围的两条路

我们可能都是下一代人眼中的「灭绝师太」

以新《倚天》为例,谈谈经典翻拍突围的两条路

作者| 李小歪

编辑| 吴怼怼

1961年,金庸先生不惑之年,小说《倚天屠龙记》问世。在随后的六十年里,作为射雕三部曲之一的《倚天》,翻拍和改编超过十次。

2018年,金庸先生千古。次年,新版《倚天屠龙记》登上小银幕。和过去一样,它的命运,就是不断地被讨论,被鄙视,或赞誉,或诋毁。

处于风波之中的工作团队被突如其来的指责淹没,演员们也百思不得其解。粉丝们抢着抱走中枪的偶像们,他们有点不开心莫名其妙:好好拍个戏,怎么就千夫所指了呢?

01

如何处理慢镜头

2017年,蒋家骏导演的新版《射雕英雄传》表现可圈可点。首先尊重原著,情节的还原度和连贯度较好,同时部分打戏慢镜头的运用,高手过招,不动声色的感觉被诠释得恰到好处。豆瓣7.9的评分算是证实了该剧的口碑,名副其实的翻拍剧里的种子选手。

最新版《倚天》又是蒋家骏把关。对比几乎没有存在感的邓超版《倚天屠龙记》,观众对新版《倚天》和蒋家骏寄予厚望是事实。但起初期待过高开局失望越大。

慢镜头用得少而精是好事,用多了就不灵了。比如抹脖子的情节,镜头持续10秒,观众看得也很纠结了。 又比如,各路好汉凌厉而迅疾的武打招式,太过缓慢就影响打戏的美感了。

所以,我看的时候是这么做的:这里要打了,好的,我去切个菠萝。菠萝吃完了回来,咦,怎么还没结束?好的,我去煲个电话粥,尬聊了许久之后,怎么打戏还在继续。。

退一步讲,青菜萝卜各有所爱。肯定有偏爱慢镜头的观众,自然也有觉得观看体验严重受损的观众。不过可爱的工作团队也是很有诚意了,把观众这些意见都默默地放在心上。

十集之后,令人诟病的武打戏已经修改了大部分镜头,剔除了人物动作表情的尴尬,恢复了事件紧密的节奏感,保留了场景的宏大和壮阔,勾画出一个荡气回肠的江湖。这个时候你再去看《倚天》,一不小心走了个神,打个哈欠,就会发现已经主角卒、全剧终了……

一秒镜头24帧,高清一秒48帧。修改这些镜头,团队大概要秃头。这里大概可以听到导演面对00后的声声哀嚎:听你的,都听你的。我们每天都在改了,少男少女们,求放过。

02

经典or翻拍,这是个问题

经典影视和经典翻拍本来就是对立面,没有几个翻拍剧有好下场。

翻拍的新版本,不仅要被原著粉按在地上摩擦,还要接受各版影视粉的吐沫星子。越经典的原著,会产生越多的翻拍版本。越晚的翻拍版本,会出现越多的改编和创新,也拥有越多的可比较对象。

这种改编和创新是创作者面临的重要难题。

如何在保留原作的精神内核基础上,使情节符合当下的流行元素和文化语境,并获得广泛受众?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无比接近原著,吸纳原始粉丝;要么无限创新,顶着老粉丝的骂声,争取年轻的受众。

原始受众的群体毕竟有限,在高成本大制作的商业环境下,不出圈就是亏本。因此,通常经典翻拍会选择创新这条路。

一旦创新,原始粉丝就开始高呼“受不了”。当原著粉和剧粉抱着固有成见和自我标准去衡量新的版本时,往往来不及细细品味,就轻易扣上“亵渎经典”、“粗制滥造”的帽子。这导致该剧口碑根本来不及发酵,就被一脚踩到地底。

恶性评价一旦产生,传播更为活跃广泛。心理学家研究发现,比起分享积极信息,人们更愿意共享负面信息。同时,认可相同负面信息的人群更容易亲近。

值得注意的是,越晚翻拍的作品越容易吃亏。锚定效应认为,人们在对事件进行决策时,会把某些已经获知的信息作为基准信息。事情并不存在绝对的好坏,只看你的基点定位如何。

在原著粉眼里,小说《倚天》的地位千秋万代,自然无法超越,不管怎么拍都是捣乱。但要是和邓超那样邪魅一笑的张无忌比起来,曾舜晞的大眼睛就顺眼多了。毕竟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好歹张无忌通人情世故之前,是有着纯真无公害的心灵的。

Z世代对偶像艺人的态度,大多充满母性光辉,用充满爱怜和保护的眼神为偶像战斗。他们团结在一起,像母鸡护崽一样,保护自己喜欢的艺人,生怕他收到恶评的攻击。

大众对某个镜头的表演方式稍有微词,或者对某个演员不满,粉丝就在群组控诉:这些可怕的成年人,都是骗子。每日鸡汤说着人不要跟别人比,跟自己比就好了,抱抱我们的xx宝宝。部分不合理的粉丝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大众对该剧的反感,导致恶评的大面积扩散。

如此看来,《倚天》翻拍一定会被大众吐槽,就像张无忌一定要经历磨难才会成长。

03

审美不同,别强求

坦诚而言,这一版《倚天》还是比较尊重原著的。对关键情节的还原度较高,是蒋家骏一直以来的翻拍原则。剧组工作态度也很诚恳,大画幅宽场景中,风景真实,色调自然,没有明显的抠图痕迹。其中,涉及冰火岛的场景情节,剧组远赴新疆拍摄实景。

以新《倚天》为例,谈谈经典翻拍突围的两条路

回头再来看一些情节的细节处理,也不是没有动人之处。武当六侠陪伴小无忌成长的那一段,用草编蝈蝈和看星星等几个切换镜头带过,对人物之间情谊的刻画,简单温馨。我比较喜欢的是,新的版本拍摄了一个之前的影视版本从未出现过的镜头,张三丰拿着小人怀念郭襄。

一个小人,一段隐藏的心事,另一代人的纠葛,突然就串联起了射雕三部曲的前世今生。这本是原著里一个很感人的小细节,要是不留心也就错过了。

此外,一些细节如影视音乐上,选取了94版周华健的《刀剑如梦》,也算是致敬经典了。

80、90后的我们,通常沉醉在朱茵眨眼一笑的少女明媚里,心动在贾静雯式赵敏的热烈张扬里,自然是不懂新世代为什么迷恋锥子脸和鹅蛋眼。这种对下一代审美的鄙夷,就好像爸妈看着晚上死活不睡、早上死活不起的我们,不爽的情绪是一样的。

这种审美优越,不过是来源于“我年纪比你大,见过的美女比你多”而已。但凭什么就认为,我们的审美一定优于下一代呢。毕竟,我们每个人可能都是下一代人眼中的「灭绝师太」。

一代的审美取决于某一时期的文化和社会环境。上个世纪对于女性美的定义,还停留在掀起刘海的光洁额头,女性能顶半边天的英姿飒爽里。

随后,我们迎来了自然素颜的高光年代,也必然会进入“微调整容”的公式美时代。社会动态平衡,一旦美得千篇一律,自会触底反弹,自动优化调整,进入多元审美阶段。

我们心里的朱砂痣和白月光,不过是孩子们眼中的饭粒子和蚊子血。不必强求共鸣,各自相安就成。若是过分吐槽指责,就像固执强求的灭绝师太,为了门派规矩,定要亲手毁了爱徒一条性命才好。

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充分讨论经典翻拍的正确路径,而不是为吐槽而吐槽。引导新一代思考为什么“干瞪眼”的演技有问题,为什么“小鹿般无辜”的张无忌不符合原著,为什么慢镜头的运用打破了事件节奏感,为什么杂乱无章的剪辑影响整体格局的呈现,才是正确要义。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的本色是侠义和情肠。金先生的小说格局,纵横天地,穿透古今。各路招式不分高下,各有千秋。经典IP要在新的时代绽放光芒,必然会被赋予新的要义,做出一些改变。与其在社交网络江湖口水争霸,不如好好挑刺,客观点评。

吴怼怼,虎嗅、36氪、钛媒体等专栏作者,前澎湃新闻记者,人人都是产品经理2017年度作者,新榜2018年度商业观察者。

本文来自吴怼怼投稿,不代表准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un.com.cn/kol/6973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