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我“弱”我有理

侵略性强的产品,为何偏偏迷上“弱者心态”?

抖音新用户登录授权被微信关闭的事又闹大了一些。

继1月23日凌晨抖音发布声明称问题出在微信后,24日抖音再发文,称自己与微信方面多方沟通无果,希望“企业之间不要为封杀找借口”。

与以往历次“撕逼”不同,尽管抖音再次跳脚,但微信始终冷冷应对,既没有像过去那样强调平台规则说明自己封杀的合理性,也没有相关人员出来通过网络互怼。

看起来,微信似乎有些厌倦这种无休止的“声明+回复”互联网撕逼套餐,干脆留了个背影给抖音,让一向强势的头条系这下子想打架都找不到人,一膀子的力气只能生生憋着。

两次声明的言谈间,抖音一贯的“受害者”姿态仍然溢于言表,自己努力沟通无果、给用户建议解决方式、让微信不要找借口,活脱脱这场大战的弱者。

1.jpg

侵略性强的产品,为何偏偏迷上“弱者心态”?

事实上,且不论那些撕逼的正义与否、谁对谁错,至少,把自己架到弱者的位置是抖音比较喜欢做的事。

2018年5月,抖音的H5《第一届文物戏精大赛》被微信方面封杀,抖音发布《抖音的朋友们,对不起》,几乎是在哭诉微信对其的“不公”,把自己摆到了可怜兮兮、被巨头残酷打压的劣势处境下,是彻头彻尾的“弱者”。

但是,抖音与它背后的头条系真的弱吗?

不得不承认的是,张一鸣以一介草莽短短数年间建立起了在互联网举足轻重的头体系产品矩阵,获得了可观的流量,值得夸赞。但用户成长迅速、左突右进的头条系,从哪个角度来看也和“弱者”搭不上边。

特别是近一两年来,抖音与腾讯的微信、微视龃龉不断,与百度甚至多次闹上公堂(最近一次刚刚败阵),还觊觎阿里系的微博江山想扶持微头条(最终被微博封杀了登录接口),甚至连BAT之外的中小产品也不放过,大力从知乎挖人做自己的悟空问答(该产品无疾而终)。

怎么看,抖音与其背后的头条系都不像是软柿子,不像是弱者。这样一个侵略性如此强的产品,为什么迷上“弱者心态”?其原因或能从三个方面解读。

抖音:我“弱”我有理

1、以弱者姿态蹭流量理所当然,“我弱我有理”

吴京卖房产凑钱拍出来的《战狼2》一炮而红,收获几十亿票房,网上有不少人酸他:那么高的票房、那么高的利润,打算捐多少钱做公益?一两个亿总得拿出来吧,你看哪里哪里那么需要钱来支援……

长春一个司机好好的开车上班,突然被一对夫妇拦下,说自己的孩子要去治病没车,要求司机送他们上医院,“你不走我干死你”,司机无奈载上这一家三口,还被催开快车、闯红灯。而孩子得救后,司机一句谢谢都没得到。

在人类文明中,“锄强扶弱”是普遍的传统,对于弱者天然同情,对于强者天然敌视,这种普遍的心态在中国又与儒家文化“达则兼济天下”想碰撞,最终在不少人心中生出了“我弱我有理”的怪异世界观。

原本,给予弱者不同程度的同情与不求任何回报的帮助是一种善良,现在成了“我弱,你就应该!就必须对我有同情心,就必须施以援助”。

所以,在这种独特文化背景下,抖音在舆论中拼命给自己一个弱者的帽子,等于在不少看客心中提前占据优势地位,一旦那些强者(这里是微信)做出了某些不利自己的事,就可以借势宣传,普通人的“我弱我有理”,会骂强者冷血、没有同情心、没有人情味,互联网玩家则会酸几句“企业之间不要为封杀找借口”。

这就好像在说,我弱你强,你微信11亿用户,就应该给予我帮助、提供我新用户登录权限,甚至关系链(见周天财经《抖音微信之争的真相:地盘之争,还是用户隐私之争?》,未经证实仅供参考)。

在互联网丛林中,可以做事实上的强势者,但后进者姿态放低甚至变成弱者,就有了某种光明正大蹭大平台流量的道德优势,一旦被打压就容易招来同情的目光。

2、总是被怼,借弱者身份或能翻转行业印象

一个月前的2018年12月26日,北京互联网法院挂牌成立后的第一案——抖音诉百度伙拍小视频侵权案,院长张雯亲自宣判抖音败诉。

头条系怼天怼地,怼BAT,怼搜狐、怼知乎这样的垂直玩家,在强势之余,事实上也反过来把互联网得罪了个遍。

互联网大小玩家对头条的心态是复杂的,一方面感叹张一鸣作为产品经理的伟大,纷纷要向其学习,尤其是让用户沉溺于产品、大幅增加时长的杀招,另一方面又十分忌惮头条各路出击的攻势。

因此,不管是不是因为监管层屡次敲打头条,在舆论环境中头条系一直没有过于光彩的形象,从以前的图文信息流“信息茧房”,到现在抖音被批过于浪费时间,头条系庞大的流量一直没能拥有正面的评价。

在不断的舆论攻击中,如果成功给自己戴上弱者的帽子——“咧,你们看,我又被大佬欺负了,大佬还不理我谈都不和我谈”,将有可能翻转自己的不佳的舆论印象,毕竟,人们总是更容易同情弱者,并认为它们无辜、要受到善待。

3、“战术”悲情牌好使,但要警惕变成“被迫害妄想症”

打悲情牌与强调弱者身份相似,但又不太一样,前者更倾向于舆论攻守的“战术”,后者则是“战略”。

如果抖音发布的两个声明,或者之前更多撕逼中发布的声明,都是那种狂喷疯怼的模式,上来就破口大骂,或者引经据典长篇辩驳,一旦一些用词不当,容易被抓住破绽反怼。

打悲情牌的好处是,不用太怎么举例事实,只说自己多惨(例如“抖音的朋友们,对不起”),让看客们自行发散和联想,有姿态就行。尤其对抖音这种本就多有负面的平台来说,这种玩法更为稳妥。

只不过,从普通的心理学角度,一个人要是老说自己悲情,是有可能真的觉得自己悲情,从而陷入“被迫害妄想症”,看谁都想害自己,反过来又加剧与外界的对立。这种舆论战术需要慎用。

互联网规则从未变过,谁也不欠抖音的

从微信的角度看,封杀抖音新用户登录权限的决绝,或源于它厌倦了互联网过去给自己的定位,连回怼抖音这件事都懒得去做了,管你做不做弱者,不再同你打交道。

一个产品的定位发生变化,围绕它的某些看法,其对错性就可能完全翻转。

微信封杀抖音外界出现diss微信的声音,根本上是因为多数人在11亿用户、人人都有微信号的背景下,自然而然把微信当做了互联网的大马路,是基础设施般的存在。

只不过,这种定位是我们封的,不是微信自己承认的。

从最普通的商业规则角度,每一个产品都有自主决定其产品行为的权利,如果用户不满,用脚投票即可。在商言商,谁也不高尚,张小龙只说微信要更好地连接用户,从来没说过微信是互联网的公共汽车。

在既有的互联网规则下,微信封杀抖音正常,它即使封杀所有外链也正常,只不过这样会导致自己的用户不满,它肯定不会去做罢了。

基于完全的开放性和无限的创新可能,互联网可能比人类社会更讲究“人人平等”,微信不高于抖音,在用户的自由选择面前,它们一直是处在平等的地位。既然如此,为什么抖音就一定有权利享受微信的新用户登录权限,为什么抖音一推出多闪就非得借着微信的渠道去扩充用户量呢,微信并不欠它的,从没有人说后进者一定要享受先行者的资源。

回过头来看,抖音说“企业之间不要为封杀找借口”,这句话其实是十分正确的,封杀的确不需要什么借口,大家都是平等的产品,在商业规则下封了就封了,仅此而已。

那么,抖音是不是也该默默认可现实,停止一再地声明、做“弱者”,花精力多想想办法在其他途径上获取增量。在这个充分自由的互联网,只要你做得够好,没有微信又何尝不可。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

【完】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泛财经新媒体,重点关注上市公司、Fintech、区块链等财经金融领域。 《财富生活》等多家杂志特约撰稿人。

本文来自螳螂财经投稿,不代表准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un.com.cn/kol/6770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