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湿器难产,锤子与罗永浩的中年危机正全面爆发

罗永浩的最后一锤,歪了。

加湿器难产,锤子与罗永浩的中年危机正全面爆发

作为企业家兼网红段子手的罗永浩,其身上总是不乏话题围绕。抑郁症门事件余热未消,又被曝出锤子科技拖薪欠薪资金链断裂,时间还未平息,被称为“最后一锤”的翻身产品,锤子加湿器又被爆“难产”,预定的用户收到了延时发货的短信,本就岌岌可危的锤子科技更是雪上加霜。

罗永浩的这奋力一锤,极有可能砸到自己。

重新定义的7:30

2018年11月6号,锤子科技在成都举办了最后一场发布会,迟到了半小时的罗永浩或许因为没有准备好今天的演讲稿,匆匆忙忙的介绍完了最新款锤子手机后,浓墨重彩的“着装”了锤子加湿器,当然还有配角拉杆箱和音响。每一次锤子的发布会都像是单口相声的老罗,这次仿佛也意识到,锤子的日渐颓势,门口稀稀拉拉的两三个黄牛似乎验证锤子科技开始被人所遗忘,连罗永浩也为此自嘲,“我是个过了气的网红。”

在以往全程无尿点的锤子发布会上,手机的黑科技开始变得越来越少,仅增加了一个配色的坚果R1,似乎也证实,锤子手机正逐步走向枯竭,用罗永浩自己的话说:“一个科技公司的负责人,搞的一个不是他们公司做的产品的发布会”,这些都已经显示出,当下的锤子手机,缺少了活力。那些“贴心”的部件,手机盒里的螺丝刀、冈本,已经不足以吸引用户驻足了。

连年亏损与手机研发是个矛盾体。《财经》曾报道,截至今年5月,锤子科技账上的可用现金仅剩5000万元人民币。根据公开数据,2015年,锤子科技营收11.87亿元,净亏损2.47亿元;2016年,锤子科技的营业收入为8.09亿元,净亏损4.27亿元;2017年上半年,锤子科技依然处于亏损中。也许正是连年来的亏损,让罗永浩和他的锤子科技将目光渐渐的从手机转向了别处。

在成都发布会上,老罗把加湿器当成了主角,被人们戏称为“最后一锤”的加湿器,拉杆箱成了罗永浩和锤子最后的希望,眼看坚果R1销量不佳,转换思路的罗永浩也是打定主意想要来个漂亮的翻身仗,可惜,事与愿违,加湿器“难产”让本就岌岌可危的锤子更是雪上加霜。加湿器的延时,很有可能,便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会场,罗永浩口中所说的,被重新定义的7:30,或许,根本就没有结果,本就失约的TNT工作站,再加上延时的加湿器,这可能会让锤子的失信记录里又增添新的一笔。

一个被市场逼出来的“段子手”

“我们罗家,如果说吹牛,罗玉凤排第一,我才能排第二。”从此,罗永浩多了个外号,罗玉龙。

作为成名已久的文青,老罗可以说是科技圈为数不多的网红段子手,时不时的调侃自己,或者被取个外号,老罗的互联网生活才真是多姿多彩,隔空骂战,转头认怂,大肆点评对手,因1000块与方舟子跌跌不休,很难想象,这是一家科技公司的董事长做的事情。由于罗永浩的“炮仗”脾气,没少被人气的头脑发昏,脑袋一热就容易被激出话题,在网上,没少有罗永浩自扇耳光的事情发生。而打脸,也成了老罗的常事。

还记得那个打死都不降价的“Smartisan T1”吗?曾被人喷卖价太高,老罗在网上公开回复“我要是售价低于2500我是你孙子”,结果,公孙永浩这个名字开始被大家广为流传。如果他不是一个创业者,或许,能成为一个出名的相声演员。

老罗作为锤子科技的创始人,陷入了一个奇怪的怪圈:除了自己的产品,别家的产品到手就能大卖。7天让子弹短信融资1.5亿的罗永浩,让人们再一次见识到这个“单口相声演员”带货的能力。而且,在成功的以后,老罗还不忘自嘲,有朋友劝他去做产业孵化,他却调侃自己是老一辈互联网实业家,要耐得住寂寞。

因为话题不断,再加上自己是一个科技圈知名的人物,罗永浩身上的关注点一直都很高,这也为锤子科技带来极大的便利,创始人的曝光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增加旗下公司的出货量。加上罗永浩拥有庞大的粉丝后援,锤子手机能够坚持至今,跟罗永浩有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