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施害妄想症是病,得治

散布AI威胁论的人,才是既得利益者

图片1.png

争议往往来源于,多数人没有评价的能力,却有评价的权力。

去年十月,沙特阿拉伯授予机器人索菲亚公民身份,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获此殊荣的机器人,她火得一塌糊涂。这个索菲亚的最大特点就是你恐惧什么她说什么,比她警告人类善待机器人,还说要毁灭人类等。当然,这是彻头彻尾的骗局,所有的问题和回答都是事先安排好的。

索菲亚拥有七窍玲珑透明头盖骨

索菲亚塑造了一种人工智能具有独立意识的假象,引起了公众的关注和恐慌。公众对人工智能所知甚少,可鼓吹人工智能威胁论的却不少,其中包括霍金,马斯克,尤瓦尔·赫拉利等在内的名流。但是,这其中却少有研究人工智能的专家。现阶段的人工智能远远还没有发展到令人恐慌的程度,特别是对相关的研究者来说,亟待解决的问题实在是太多,没有心思去考虑曾孙子辈可能都不会发生的事。

那么,这人工智能施害妄想症是怎么染上的?能治吗?

多种毛病继发,这病来得不冤

人工智能往往不够接地气,媒体的舆论导向和认知的局限,导致我们望人工智能易生畏。智能相对论(aixdlun)分析师雷宇认为主要是如下几种原因所致:

1、科幻电影后遗症

麦克卢汉说,媒介是人体的延伸。因此可以将媒介看作是人的中枢神经系统的延伸,我们使用任何一种媒介,都扩大了我们的认知,改变了我们认识世界、理解世界的方式。简言之,媒介会塑造我们的三观。不过,会塑造怎样的三观就指不定了。

科幻电影里涉及到人工智能威胁的实在是太多了,《2001太空漫游》、《终结者》、《黑客帝国》等等,科幻小说就更不用说了,人机大战简直是标配,在这种情况下没点科幻电影后遗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看过科幻电影。

人们对未知的事情会下意识的恐惧,但是他有权说点什么。罗切斯特理工学院谣言专家尼古拉斯•迪方佐(Nicholas DiFonzo)说,我们通过传播信息化解恐惧和未知。而谣言往往传播得更快,这是因为谣言少有积极的,而经过几百万年的进化,我们天生倾向于接受消极信息。

这就说明,科幻电影后遗症是会传染的。只要你身边有这么一个机器人威胁论布道者,那你也很容易被传染上这种病,但这病还有得治,多学习就好了。

2、忧国忧民并发症

有些人自称“处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居庙堂之远则忧其君。”,实际上他们是处电脑之前独做键盘侠。键盘侠常有,自洽性强的键盘侠最想让人放狗。他们常常是看了某一部小说电影或是吸收了某一威胁论后就被彻底蛊惑了,自以为习得天下武功之绝学,从此靠着这一招四处招摇,跟母鸡下蛋似的不弄点什么东西出来绝不起身。科幻电影并发症是蠢,忧国忧民并发症显然是坏。

但凡有人说发展人工智能好,他就会跳出来说人工智能会毁灭人类。你说人工智能一定程度上解放了生产力,他一定会以多数人失业未来人类会因此而失去竞争力,最后被毁灭来答复你。总之,他们还非给自己贴上忧国忧民的标签,仿佛他是全人类的老朋友,一个人能代表全亚洲和太阳肩并肩。

实际上,不同观点显然能促进科技良性发展,但是一味散步恐怖气氛试图阻碍科技发展就不可取了。如果人人都是房子,忧国忧民君这样的往往是地基有问题。房子修好后,地基很难大动。

这病没救,能改就算是黑天鹅事件了。

3、韭菜修养的缺乏

某种程度上,人人都是韭菜。

但是,几乎人人都不承认自己是韭菜,不信你看看涌入区块链的人们……

图片2.png

朱门韭菜臭,路有冻死骨

韭菜党在人工智能上的表现呈两极趋势,踩得厉害,使劲乱捧。智能相对论(aixdlun)分析师雷宇认为,韭菜修养的缺乏有两点。第一,被割了一次之后就要死要活,再也不相信任何看不懂的东西了,第二,没长好暂时没被割就懈怠了,以为自己不是韭菜前者踩得厉害,后者容易捧得厉害。

人工智能仅仅是技术,但是现在外表有很多泡沫,大批资金涌入更是多了一层更美丽的泡沫。但和前两次人工智能浪潮不同,这次得人工智能爆发中,商业化开始与时俱进,这对商业场景乃至商业结构都造成了冲击,韭菜开始蠢蠢欲动了。

不过,泡沫散掉,不知道韭菜会不会唱“阳光下的泡沫 是彩色的 就像被骗的我 是幸福的“。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是觉得韭菜被割的阵痛可能有共性。暂时没有止痛药卖。

散布AI威胁论的人,才是既得利益者

人群自愿充当了散布AI威胁论的介质,某种程度上属于非自愿行为。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AI威胁论,但既得利益者肯定各有所图。

沙特阿拉伯遵循“兄终弟及”的王位继承法,但现任的沙国国王萨拉曼早就意图终结这一格局,传位给自己的儿子。2017年6月,他真就这么做了,废除了原王储,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儿子穆罕默德。

一时间左右两边斗争就开始明面化,这时,争取国内国外的支持就显得尤其重要。

沙国女性地位低是不争的事实,她们基本保持着伊斯兰教的传统习惯,不接触陌生男人,外出活动穿黑袍、蒙面纱。2017年9月,沙国先后宣布了女性可以进入体育场,并允许独立开车。

同时,王储穆罕默德还宣布,沙特要废除极端穆斯林思想,未来的沙特应该是一个开明的世俗穆斯林国家。2017年10月,沙国授予机器人索菲亚公民身份,一来顺承对女性的认可,另一方面做出了拥抱科技的姿态。光是第一个给予机器人身份这个名头,话题就足以延续几百年。

而这,都发生在王储穆罕默德改革期间,其目的昭然若揭。机器人威胁论散布越广,对沙国这个保守的国家越有利。同时,散布“xx威胁论”的人总是能快速夺得眼球,老美三天两头靠这个上头条,政治目的达到了,就够了。商人也不例外,要不马斯克和扎克伯格吵什么吵?

当我们谈人工智能的时候,真正的威胁到底是什么?

在电影《星际迷航》中,食物和奢侈品由“复制器”免费提供,人们之间没有买卖和供需关系,经济学的中心界定概念稀缺性被消灭。稀缺性存在,意味着资源是有限的,人们会捡芝麻也会丢西瓜,只有这样才能实现相对均衡的分配。当人工智能取代了一部分重复繁琐的工作之后,便可以开始供养着这部分人类。但人类达到了马斯洛需求的基本需求后,还会有继续学习工作的动力吗?

人工智能对人真正的威胁,不在于他取代人类,而在于重新定义了人类的生存方式和个人价值,而这是我们所需要考虑的,如何在饭饱后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关于人工智能虽然各种看法层出不穷,但所谓的智能,在没实现的时候最有意义,真正实现了之后我们并不会认为这是智能,比如智能手机。

2014年11月14日半夜,浙江省诸暨市浬浦镇一对夫妻躺在床上聊天。妻子问丈夫,“如果你中了500万,打算怎么分这笔钱?”

“先给自己买辆好点的车,再给自己买一部手机和一台电脑;挤一点给父母,还有其他困难一点的亲戚;然后可以考虑换一下房子……”丈夫滔滔不绝。

妻子不满道:“我为了这个家做了这么多,你居然一点也不分给我……”还顺带骂了他几句。

“就是不给你,你越骂我,我越不会给你分钱。”丈夫怒气冲冲的说。

……

于是,夫妻俩从床上吵到了床下,最后还扭打了起来,妻子哭着报了警,吵着要离婚。

而实际上,他们连彩票都还没买。

本文来自智能相对论投稿,不代表链准准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un.com.cn/kol/5874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