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了A站的快手,是它的救命稻草还是最后一根稻草?

快手迎娶AC娘。

6月5日上午,国内短视频、直播平台快手对外称已完成对Acfun(A站)的整体收购。未来A站将保持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继续保持原有团队、独立发展。快手会在资金、资源、技术方面给予A站大力支持。那么,快手真的能拯救A站吗?

收购了A站的快手,是它的救命稻草还是最后一根稻草?

风雨飘摇的A站

2017年6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通知,由于欠缺《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责成属地管理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关停了A站的视听节目服务。 同年9月,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依法对A站以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视听节目服务等违法违规行为作出四起行政处罚,同时责令A站对视频节目内容进行整改。

两次风波之后,A站下架了大量视频,用户数和流量越来越少,与B站的距离越来越大。调研数据显示,A站在2017年1 月份的DAU是 1200万,当时月平均也有800万。在此之后的11 月实际 DAU 已经降到了160万,(其中 PC 端 90 万、移动端 45 万)减少近5倍。

2018年2月2日,A站官微发布一条微博称,还想再活五百年。之后网友发现其网页端、客户端皆无法打开,显示“无法找到服务器”。期间有多位离职和在职员爆料称,Acfun公司拖欠了近200名员工两个月的工资,社保都是员工自己交,暴露A站资金链断裂,运营能力严重不足。在外界都对A站倒闭议论纷纷之际,时隔11天后A站重新上线。据《深网》报道,是快手创始人宿华给A站提供了一笔钱,A站才得以支付拖欠的员工薪资以及阿里云服务器费用。

对于阿里而言,如今的A站早已不是原来那个估值18亿的二次元社区,在估值方面一直保持强硬状态,甚至在现金方面更愿意以资源置换等方式入股A站。今日头条早在二月份就已将号称“第一中文COS绘画小说社区”的半次元收入囊中,在此之前,也参与了快看漫画的C轮融资,对于A站早已漫不上心。

虽然具体交易细节暂未透露,但是可以猜出快手是对其抛出了更好的条件,更高的估值,两者一拍即合,A站最终进入快手体系。

焦虑的快手

据《财经》报道,快手在最近一轮融资中的估值在180亿美元左右,同时,有消息称,快手目前已经启动IPO辅导,预计最快2018年下半年在香港上市。目前,快手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直播,,此外还包括信息流广告、游戏等。 “天花板”十分明显,仅靠直播不能为快手支撑起百亿美元估值,只有更多元的业务化才能带来未来用户进一步增长的可能性,而更多的商业化才能为快手的市值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

如果仅凭借直播为主要的商业化模式,最直观的上市对标对象就是陌陌。此前,有媒体估算称,快手直播月流水大概5亿,与主播五五分账再算上税费等成本,直播产生的月收入约为2-3亿元,直播创造的收入已让快手实现盈亏平衡;而根据陌陌财报,陌陌2017年第三季度直播业务营收为3.026亿美元,直播带来的平均每月收入为快手的一倍。对比之下,无论从收入还是用户转化率,陌陌都高于快手,但陌陌的市值仅为57.59亿美元,显然,仅靠直播收入并不能为快手支撑起上百亿美元的估值。对于快手而言,如何进一步进行商业化的拓展,是其登陆资本市场前的当务之急。

近日,互联网女皇报告指出,2017年,快手DAU(日活跃用户数量)达1.04亿,同比增长2%;而抖音DAU则增长了78%达到9500万人。相对于增长迅速,用户粘性极大的抖音,快手的DAU增长缓慢,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同时,快手频发的低俗、色情等内容,多次被央视点名批评。喊麦、社会摇中毫无正能量的内容也已被封杀。随着不断的整改,监管的不断加强,快手已经把目光转向了长视频,而A站这个长视频平台和亚文化内容社区,也是快手唯一的选择。

收购了A站的快手,是它的救命稻草还是最后一根稻草?

 

通过B站上市,整个市场都看到了其游戏收入的高占比以及其多元化的商业价值。之后,快手开始布局游戏。2018年4月,猎豹全球智库发布《2018年Q1中国APP周活涨幅榜》,数据显示,轻量级、主打社交和游戏的“快手小游戏”以15084.13%的周活跃涨幅位列涨幅榜首位,引发行业瞩目。尝到甜头的快手,或许是抱着让A站模仿B站的念头,以最快实现自己的商业化与IPO之路。

画风清奇,两者结合会有多难?

“除了想要吸引一些新用户外,快手收购A站主要是为了补全快手在用户圈层上的不足,补充和协同的作用。”快手内部人员表示。数据显示,A站大部分用户分布在一线城市,占比达到20.04%,新一线和二线城市也有着较高的占比;而快手的用户主要分布在三线及以下城市,占比超过60%。并且A站的用户多以年轻人为主,社区文化居多;快手的用户则足够下沉,且在各个年龄层分布较均匀。可以看出,两者的用户圈差别巨大,快手更接近于广大普通人,各行各业都有,而A站比较高端化。快手文化众多,而A站主要是二次元领域。没有足够的相交点。两者结合,在用户方面只能形成层次的互补,但无法融合,即使快手做出相应引流措施,留存率也是个极大的问题。

在外界看来,A站是快手用来对抗抖音的重要砝码。它作为一个亚文化社区,具有的极强的用户忠诚度和影响力。快手想通过A站较强的二次元特性来守住短视频领域的一个切口,目前,MAU最高的5大短视频App为快手、抖音、全民K歌、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快手虽然月活用户最高,但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对其紧追不舍,并且三者集合的力量更为强大。即使快手有A站加成,以目前的形式来讲,还是不够的。更何况A站DUA只有160万。留给快手的时间不多了,快手没有太多时间等A站一步一步正常发展,可能会直接复制B站商业化之路,这势必也会引起A站用户的反弹。

快手能不能拯救A站?

A站作为中国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网络文化发源地之一、斗鱼TV的前身母站。按理早该执牛耳,占鳌头。但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和其本身运营是分不开的,毕竟,把一首好牌打的稀烂,也不容易。一直以来A站的视频版权是硬伤。如今有了快手的资金支持,让不少人看到了希望,但是快手能拿出多少资金来支持A站购买版权,这是一个问题。再者,购买了版权的A站能否再度辉煌?毕竟,面对资金更加雄厚,版权众多,内容更加丰富的B站,用户会选择哪一个这毫无疑问。

历经十年,七次易主的A站,运营方面有不可推脱的责任,不能只从资金上找借口。快手表示只提供资金和技术,但是制约A站的不仅仅是这两方面。刘炎焱来了之后,大家对他期望都很高,甚至有人说他去A站是大材小用,但是A站还是那个A站,没有起色。而最主要的是,二次元平台只有营造一个良好的内容创作生态才能让UP主源源不断地创造内容,这是B站比A站做得好的地方,与A站创作者与消费者被一视同仁不同,UP主在B站上传视频可以获得硬币等回报,也可以得到观众的金币打赏。二次元平台只有给创作者长期的、持续的、可观的商业回报,才能激发后者的创作动力和能力,而这一切,在A站都是没有的。现在的A站,其他无论是100万左右的日活,还是仍然活跃的Up主和UGC内容,都已经很难说具有多大竞争力。而且现有的Up主忠诚度也很难说,大多数内容都会在其他平台也会发布在其他平台。

“二次元”经济本质上是一种IP经济,IP变现能力仍旧有限。根据此前中文在线投资A站时披露的A站资料, 2015 年全年,A站营业额仅为 364 万人民币,但净亏损却高达1. 13 亿元人民币。不仅如此,这一亏损状况在 2016 年进一步加剧: 2016 年 1 月- 9 月共计九个月,A站营收大幅降低至 71 万,净亏损却继续攀升至1. 46 亿。流量少,变现能力差,盈利模式单一的A站,只能靠快手的资金继续生存,盈利之日遥遥无期。

快手在上市之前收购A站,无非是出于扩大营收和支撑估值的考虑。而对于A站的运营,没有插手,也是考虑到商业化对A站二次元标签的损害。毕竟,换做其他公司,到A站现在的情况,肯定一文不值或者倒闭了。而二次元作为一种文化的长期价值,受众广,垂直度高。对快手的商业想象空间有着极大的提升,这才是快手根本目的所在——去除“土”味,拓宽触角。

A站沉疴顽固很难起来,快手拯救不了A站。

本文为准准网平台原创文章,作者:huffty,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