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雷火了,孤独的民谣音乐人需要的是认可

如今赵雷刷屏了,可能是民谣崛起的吉光片羽,在熙熙攘攘的名利场中,孤独的民谣音乐人也需要被认可的机会。

赵雷火了,孤独的民谣音乐人需要的是认可

赵雷火了,有些意外,却也在意料之中。

凭借原创歌曲《成都》,以首位挑战歌手身份亮相的赵雷夺得了《歌手》第三期竞演的第二名。互联网时代的好处就是,在民谣音乐领域摸爬滚打多年才小有名气的赵雷,一场音乐真人秀节目便使其刷爆了无数人的朋友圈。

民谣是小众的,民谣音乐人注定孤独?

无论是赵雷还是《成都》,出现在《歌手》的舞台上都是一个标志性事件。七年前在选秀节目《快乐男生》惨遭淘汰的赵雷,以更加光鲜的身份重返湖南卫视,而《成都》也完成了民谣音乐的“拓荒”。

其实早在两年前就有不少人在讨论民谣音乐的春天,李志、郝云、宋冬野、张玮玮、好妹妹、马頔等逐渐被年轻人所熟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民谣音乐人的知名度已经超过了老狼、万晓利、小河等“民谣黄金一代”。与此同时,这些音乐人的演出场地,也开始从小酒吧、LiveHouse升格到了工人体育场。

但民谣依旧是小众的,城市商场里播放的依旧是时下的流行歌曲,街边发廊里循环别的依旧是听起来酸酸的情歌,00后们最为熟知的依旧是最热门的偶像歌手,就连广场舞大妈们喜欢的依旧是《小苹果》之类的神曲。尽管李志的《在每一条伤心的应天大街上》在网易云音乐上取得了48小时销售额突破百万的成绩,赵雷的《无法长大》在网易云音乐上线10天卖出了10万多张,相比于动辄专辑销量百万张的偶像歌手,民谣依旧属于小众人群。

而民谣音乐人的“发迹”多半归功为网络和电视综艺,《董小姐》唱火了宋冬野,《南山南》成就了马頔,而今的《成都》又让赵雷家喻户晓,不温不火的民谣音乐终于杀出了几位“草莽英雄”。可大多数民谣音乐人仍然默默的在酒吧里为了生计演唱,流浪、孤独、狂欢等仍是民谣音乐里出现最多的字眼,或许他们中的大多数会像当初的校园民谣那样,还没来得及商业化就被埋没在滚滚红尘之中。

有人说玩得好的民谣音乐人要学会迎合观众,就好像张小厚和秦昊喜欢在演唱会上来几段脱口秀,活生生的把一场演唱会变成了“综艺晚会”,于是好妹妹乐队比其他独立音乐人活得更好。而另一种声音是,新一代的民谣音乐人更懂互联网,也更接近娱乐明星,甚至在媒体上频繁的制造着“绯闻”。越来越多的民谣音乐人不再是为了生计唱歌,民谣距离商业化的道路也越来越近。

犹记得去年在三里屯的出租车上和司机聊起了北京的酒吧,他问我是否知道赵雷,我笑着回答说刚在网易云音乐上买了赵雷的《无法长大》,司机说他最喜欢的还是《南方姑娘》,还在小酒馆的时候就成了赵雷的粉丝。民谣并不缺少粉丝,也早已不再是仅有文艺青年才会喜欢的曲类,商业化的摇滚音乐没有失去摇滚的本质,民谣也需要商业化的机会。或许那些喜欢孤独的民谣音乐人并没有期许自己的作品有多红,却需要被社会认可。

民谣和民谣音乐人的机会来了吗?

电视综艺注定不是大多数人的舞台,即便是因《歌手》大火的赵雷,此前也经历了《快乐男生》、《中国好歌曲》等一次次的磨砺,其在网易云音乐积累的庞大人气也是原因之一。尤其在唱片行业步入夕阳的情况下,网络似乎是民谣走向大众的唯一机会。

如今较为活跃的民谣音乐人不少和“豆瓣音乐人”有些渊源,也是民谣在网络上最早的发源地。直到今天,豆瓣、微博等社交网络上依然聚集了大批的民谣粉,就连今日头条也开始扶持包括民谣在内的独立音乐人。不过从大环境来看,民谣音乐人真正的机会或许是在线音乐。

2015年爆发的版权之争引发了国内在线音乐市场的大洗牌。腾讯通过资产置换股权的形式合并了中国音乐集团,业务涵盖数字音乐播放器、音乐直播秀场、版权转授权及其他音乐衍生业务;网易云音乐凭借其评论风格和社交属性突破2亿用户,打造了独创一派的音乐社区;虾米音乐、天天动听被阿里巴巴合并成阿里音乐,高晓松和宋柯玩起了大数据战略;被太合音乐并购的百度音乐保住了“金字招牌”,并将业务延伸到了音乐内容制作、在线音乐及SP运营、电视节目等。在线音乐终于迎来了巨头“割据”的时代。

至此,所谓的在线音乐已经不仅仅是工具类的音乐播放器,那么民谣音乐人的机会来了吗?

据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发布的《2016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5年数字音乐产值占比略有下降,音乐演出产业、版权经纪、音乐图书出版在结构性调整趋势中则有所上升。也就意味着,音乐产业在告别野蛮生长之后,更加考量全产业链的整合能力和内容生产能力, “音乐和音乐人”或将成为新的价值点。

嗅觉敏锐的在线音乐四大巨头已然意识到了这一点。QQ音乐和中国音乐集团合并之后,向外界传递出了两个可能的商业模式,即效仿Spotify进行版权分销和跨界玩直播、综艺等,阿里音乐在高管变动之后很可能会走音乐IP和偶像服务的模式,太合音乐在“原创音乐”方面的布局将依赖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大石版权的内容生产,“后起之秀”的网易云音乐则直接瞄向了独立音乐人。

以网易云音乐扶持独立音乐人的“石头计划”为例,宣称将投入2亿资金规模从推广资源、专辑投资、演出机会、赞赏开通、音乐培训、音乐人周边、音乐人指数体系等七大方面对独立音乐人进行全方位支持,并在今年一月份为所有入驻的原创音乐人开通了赞赏功能。相比于整个音乐市场,2亿资金有些微不足道,更难以养活追寻梦想的独立音乐人。预料之外的是,网易云音乐入驻的独立音乐人已经超过两万,不乏赵雷、李志、陈粒、陈鸿宇、谢春花、陈小熊等优秀的民谣音乐人。比较有代表性的不是赵雷、李志等新专辑首发所取得的销量成绩,而是遇到了一群愿意听民谣并愿意为音乐付费的人。

对于很多民谣音乐人来说,拒绝签约唱片公司,从音乐创作到宣传推广都要自己上阵,所期许的并不是大红大紫的机会,而是将唱歌作为职业的机会。当年赵雷无缘快男全国十强后在舞台上说了这样一句话,“有些人可以唱歌,有些人必须要唱歌,我就是那个必须要唱歌的人”。就这一点来说,网易云音乐等在线音乐平台为“音乐和音乐人”所提供的沃土,比某个可能一夜爆红的电视综艺更有价值。综艺节目能够满足对名利的欲望,在线音乐为独立音乐人带来的除了收入,还有听众们的认可。

时光拿走了你的美丽

岁月带走了我的脾气

对不起 我还欠你一场婚礼

说着说着 我又开始不切实际

说着说着 我就醉在了你的怀里

三十岁的眼泪还流有青春余味

爱情是否能解除生活的狼狈

最后分享几句赵雷在《无法长大》中写的歌词,那种肾上腺素与荷尔蒙形成鲜明对比的低吟浅唱,或许不属于这个浮躁的时代,却唱进了很多人的心里。如今赵雷刷屏了,可能是民谣崛起的吉光片羽,在熙熙攘攘的名利场中,孤独的民谣音乐人也需要被认可的机会。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云计算、VR等行业的观察研究。微信公众号:spnews

本文为锦鲤财经平台原创文章,作者:Alter,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