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播助力春运背后,是“直播+政务”的巨大想象

一直播助力春运背后,是“直播+政务”的巨大想象

被誉为“直播元年”的2016年已悄然离场,就像一出裹挟了一系列兴奋与纠葛的大戏,从“千播大战”到舆论对于直播内容浅薄的质疑,从“直播+”带来的无限期许到正在进行中的行业洗牌,关于移动直播,2017年依然有太多故事可说。其中一个重要戏码是:无论是对用户还是媒体,对娱乐至死的单向追求已无法攫取更多注意,直播必须与更具价值感的事物产生连接,而这种价值感很多时候与更大的社会现象息息相关——譬如春运。

年复一年,这个星球上规模最大的人类周期性迁徙拉开大幕,大约四十天左右,这个国度的交通系统要将30.28亿人次运向他们要去的地方,对运力与安全的考验可想而知——那么在这种“极端”场景之中,直播可以做些什么?

1月11日,一条蚌埠铁警通过一直播宣传春运安保的新闻在央视播出,新闻中的场景颇具暖意:自元旦期间试播以来,平日不苟言笑的铁路警察们拿起手机,以一种在大多数人视野中前所未有的真实感,直播春运日常工作,譬如在一次直播中,铁警们现场演示了不能带上火车的危险物品,还着重介绍了一些公众并不熟知的规定,比如“坐火车打火机不能超过两支;火柴不能超过两盒;散装的白酒不能带上火车”等,还通过放大版的真假火车票模型向人们介绍了真假火车票的区别。总之一场直播下来,会让你多少想到“技术是中性”这件事——当政务部门遇上直播,巨大的实用性至少会击退不少人对直播的固有印象。

事实上,上述案例只是整个“直播春运”网络中的一个零星斑点。据悉,今年一直播联合了近千家交警和媒体(包括微博和地方台),在“现场”频道发起了“2017春运直播”活动。整个直播网络将与春运交通网络高度重叠,遍及高速路,机场,铁路,几乎覆盖了全国各个城市和地区的春运网络。在活动发起首日,就已有近百场次的直播。

嗯,任何在迁徙之路上的人都不会陌生,无论归乡还是返城,比之平常,春运旅程都充满诸多不确定性。而一直播此举将交警,媒体与普通网友三方的相连,用一种新的媒介形式开启了解决春运问题的信息入口,方便各地旅人及时了解相关地区拥堵状况,人员集中程度,机场铁路公路候车厅内各大设施位置等细节信息,告别“人在囧途”,让所有旅客平安回家。

在我个人看来,在这次直播+春运中,直播的媒体属性和工具属性的全面舒展——以及更具社会意义的,当它与政务部门相遇时产生的联想空间,都让它成为2017年人们重新审视移动直播的好例子。

 

媒体属性的重要性

先来看移动直播的媒体属性。

其实不难发现,直播的媒体属性已日趋明朗——毕竟,究其本质,直播是人类传播样态的一次变革,甚至有论者认为,当VR与AR门槛降低之前,移动直播是最后一种被广泛应用的内容传播形态。就像企鹅智库在《“分水岭”大时代——中国互联网趋势预测白皮书》中所言:“移动直播的核心在于内容生产。由文字、图片、语音到富媒体化的视频,直至今天加入了互动元素的直播,这是内容生产领域信息维度不断叠加的过程。”

没错,当今日互联网世界近一半流量被视频类消费,移动直播势必成为媒体演化的重要方向。更乐观的预测是,移动直播信息源的极大丰富化和即时性,或许是如今媒体(无论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转型之路上的助推器,甚至是未来媒体的某种标配。

而从这次直播春运调动的资源来看,脱胎于微博——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一直播“先天性”的媒体属性日趋明显,在“直播+媒体”这条细分跑道上已领跑很远。

事实上,自去年5月上线,一直播迅速成为头部玩家,这当然与微博用户的转化率密不可分。顺应媒介形式革命之路,从图文到视频直播,一直播让一众微博大V们的迁徙过程显得格外顺畅,势能的自然过渡得以让一直播通过“热启动”瞬间获取用户与品牌口碑。如今,一直播已入驻媒体,自媒体,行业KOL等超过了1万家,传统媒体纷纷开启直播模式——此次春运直播活动第一个参与媒体就是千龙网。

媒体试水直播,这也不难理解,在跨界已成常态的互联网时代,传统意义上的“木桶理论”(一只水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最短那块木板)逐渐失效,不同行业悉心打磨自己的最长板,然后想办法与其他领域的最长板嫁接,瞬间形成合力,才是新时代最高效的做法——媒体亦如此,当直播时代来临,最佳策略当然是与平台合作而非自行搭建。而一直播强劲的媒体属性,与微博的无缝对接,让其成为媒体直播栖息地的不二之选。另一方面,各领域(譬如这次直播春运,几乎没人会想到这种形式的直播内容)的媒体收编也让一直播的媒体内容版图不断扩张,媒体属性也得以巩固。就像真正的战略思维是将他人利益嵌入到以自我为中心的体系之中,当一直播这张价值网收拢,媒体内容的壁垒也自然建立。

 

直播+政务的想象空间

诞生伊始,一直播就承担起社会责任感,从“爱心一碗饭”到“画出生命线”,一直播开启“直播+公益”的先河,为社会散播正能量。而这次直播春运活动也可看出,在“直播+严肃内容”范畴,一直播是个不错的实时传播工具,甚至社会舆论窗口。

谈及“严肃内容”,夹杂在2016年移动直播的喧嚣土壤中,政务直播可谓是一抹亮色,巨大的真实性为直播+政务带来了充足的想象空间——你知道,当新事物破茧而出,政务部门可能不是反应最快的,但一旦选择敞开怀抱,会带来极大的社会价值。

某种程度上,此次春运就为“直播+政务”又开启了一道细微但社会意义十足的入口。从最浅表的角度,在春运的全部历史,贴告示和公示,大喇叭广播是仅有的宣传方式,但这种自上而下的旧方式似乎与移动时代格格不入,很多时候低头族们都“被动忽视”了告示与广播信息,传统宣传网络很难覆盖到每个春运场景和每个信息需求者,通过移动直播方式显然是更有效的宣传效果。

更值一提的是,直播的引入让政务问题的解决由原来的“结果公开”过渡到如今的“过程公开”——换句话说,在一定程度上将执法过程和执法内容公开化。直播的实时性无疑会加强交警等公职人员的服务意识,而直播的强互动性也能让公职人员更快地得到反馈,及时了解最新诉求,更有效地解决实际问题,有助于工作的及时展开,调整与推进,强化民众自下而上的监督机制。

在“直播+政务”这条通向“公开化”的路径上,春运活动并非一直播的首次尝试。譬如,2016年6月20日晚9点左右,潍坊市交警支队就通过一直播对交警部门查处酒驾的执法现场进行了现场直播,在潍坊市四平路和东风街交叉路口附近,直播了奎文交警大队一中队进行交通违法行为集中整治行动。整个直播过程,网友会清晰看到民警执法的全过程,也能听到民警与受检查车主们的对话。在过去,没有任何平台能做到这一点,即便是像“法治进行时”这样的栏目,也是需要通过录制剪辑才能播放,无法像直播这样具有如此高速的时效性。这种移动直播时代的政务公开迅速吊起公众胃口,半个多小时的直播吸引了1.8万位群众围观,点赞数量5.5万次——毕竟,这是全国首个用手机直播形式直播执法现场的政务机构。

此外,在回答“直播+政务”还可以做些什么这个问题时,一直播足够令人欣喜。2016年7月14日晚23时,一直播作为联合国在中国的官方直播平台,全程直播了下任联合国秘书长候选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前执行秘书克里斯蒂娜·菲格雷斯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接受的“公开面试”,直播视频播放次数高达1000多万——颇值一提的是,早先时候,联合国曾在国内直播平台之中经过严格筛选,才最终决定使用一直播,也证明了其巨大的影响力。

事实上,除此之外,各国大使馆,政府机构,地方电视台,以及权威公益机构等已逐渐将一直播当作工作日常——早在人民日报和微博发布的《2016年上半年人民日报·政务指数微博影响力报告》中就显示:截止去年6月,经过新浪认证的政务微博达到159320个,移动视频直播正成为政务公开和与民互动的新常态,由于拥有天然的粉丝优势,与微博数据互通的一直播已是“移动直播+政务”的主阵地。

嗯,任何领域,推进事物向更好方向的演化一直有两股并行不悖的力量:技术,以及公众“观念水位”的提升——通过直播技术,让“政务公开”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也算是不错的事情。

李北辰/文(知名科技自媒体,致力于用文字优雅的文章,为您提供谈资与见识;微信公号:李北辰)

本文为锦鲤财经平台原创文章,作者:李北辰,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