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行业面临模式和科技变革 LVMH或学习Gucci 回收旗下品牌眼镜授权

眼镜行业面临模式和科技变革 LVMH或学习Gucci 回收旗下品牌眼镜授权

无时尚中文网(微信号:nofashioncn)2016年12月22日报道:上周一,意大利眼镜制造商Safilo Group SpA (SFL.MI) 霞飞诺集团更新了两项与LVMH Moë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 (MC.PA) 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相关的授权后,本土投行Mediobanca Banca di Credito Finanziario SpA (MB.MI) 发布报告,称LVMH SE或学习竞争对手Kering SA (KER.PA)开云集团将眼镜业务收归自营。

2014年中,Gucci 古驰宣布从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手中提前收回眼镜代理权,双方授权合作将从今年底提前两年正式终止,也即意味着2017年1月1日期,Kering SA 开云集团将独立运营Gucci 古驰眼镜业务。为此,Kering SA 开云集团成立了眼镜部门,并委任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前首席执行官为Kering Eyewear 首席执行官,Kering Eyewear 的管理层同时对Kering Eyewear 部门持股,相当于一个内部创业的部门。

由于Kering SA 开云集团在奢侈品行业的地位特殊重要,且Gucci 古驰为少数几个单独眼镜业务达到1亿美元规模的奢侈品品牌,因此,行业在Gucci 古驰宣布与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分道扬镳之时就预测这或许是未来奢侈品集团趋势。

时隔两年,Mediobanca SpA 再次将奢侈品集团自营眼镜业务话题拉回行业焦点。

眼镜行业面临模式和科技变革 LVMH或学习Gucci 回收旗下品牌眼镜授权

12月12日,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宣布,与Céline 品牌的眼镜代理协议将于2017年12月31日终止。Céline 品牌业务占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3%的收入,据无时尚中文网数据,意大利眼镜集团2015财年的收入12.790亿欧元,也即意味着Céline 品牌的眼镜业务年收入约3800万欧元。与此同时,意大利眼镜巨头宣布,与Christian Dior Couture品牌续签眼镜代理协议至2020年12月31日。

据Mediobanca SpA 发布的报告,一般眼镜授权代理协议合约期为5年,而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与Christian Dior Couture品牌最新的协议只有3年。对于这一不寻常的举动,Mediobanca SpA 评论称,市场的不稳定让眼镜行业的授权和代理谈判越趋频繁,但是,该行怀疑,以LVMH SE 在眼镜行业的业务规模,更可能预示着法国奢侈品巨头会步Kering SA 开云集团的后尘,成立类似LVMH Eyewear 的部门。

Mediobanca SpA 在报告中预测,除了4000万欧元的Céline 业务,在眼镜方面Dior 迪奥的规模更是高达2亿欧元,除此之外,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拥有的Marc Jacobs, Fendi 和Givenchy 三个品牌同样属于LVMH SE。Mediobanca SpA 称,上述5大品牌每年为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贡献约3.5亿欧元收入,占意大利集团年收入的30%。

除了上述五大品牌拥有一定规模眼镜业务外,LVMH SE旗下Bvlgari 宝格丽品牌同样拥有不小的眼镜规模,不过Bvlgari 宝格丽的眼镜授权在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竞争对手Luxottica Group SpA (MTA:LUX; NYSE:LUX) 陆逊梯卡集团手中,后者是全球最大的眼镜制造、代理、零售商。

LVMH SE旗下还拥有Louis Vuitton 路易威登、Berluti、Edun、Emilio Pucci、Kenzo、Loewe、Loro Piana、Moynat、Nicholas Kirkwood、Chaumet、Fred、Hublot、TAG Heuer、Zenith 等近20个没有开展眼镜业务或者眼镜规模较小的品牌。

因此,以LVMH SE集团的品牌组合之丰富,Kering SA 开云集团可以实施的策略,LVMH SE集团毫无疑问同样可以实施。今年9月,Louis Vuitton 路易威登时隔90年重新推出香水业务,而未来集团将为Louis Vuitton 路易威登眼镜业务注入更多精力亦未可知。

眼镜行业面临模式和科技变革 LVMH或学习Gucci 回收旗下品牌眼镜授权

Mediobanca SpA 在报告中指,以目前眼镜行业品牌商7.5%的营业利润率,如果LVMH SE集团决定从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手中将眼镜业务收归自营,每年将会损失2600万欧元EBITDA。

不过,2600万欧元EBITDA 利润对于LVMH SE集团来说显然并非大数目。据无时尚中文网微信号:nofashioncn)数据,2015财年,LVMH SE集团规模最小的腕表珠宝部门来自持续经营业务营业利润都高达4.32亿欧元。

相对于利润,若考虑自营眼镜业务,LVMH SE集团更需要考虑的可能是成本和团队问题。

据2014年Kering SA 开云集团和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达成的提前终止Gucci 古驰眼镜授权代理业务协议,Kering SA 开云集团需要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在2014年至2018年间向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支付9000万欧元的补偿金。另外从2017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双方签订4年额外的产品协议,这个额外的协议包括产品开发、制造、供应链以及可能再次发生的代理协议。

Kering SA 开云集团和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的上述协议显示,在付出巨额成本的同时,Kering SA 开云集团亦不能保证自营业务的成功,所以签署额外协议,以防万一自营策略失败,可以回归从自营转授权模式。

2017年,Kering SA 开云集团将正式开始Gucci 古驰眼镜业务自营,如果试验成功,毫无疑问将对LVMH SE集团造成刺激作用。

眼镜行业面临模式和科技变革 LVMH或学习Gucci 回收旗下品牌眼镜授权

奢侈品行业眼镜业务模式可能发生的变化,也让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这样的代理商危机重重,该集团目前亦在探索新的收入来源。

12月21日周三,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宣布与拥有传感技术的公司 Interaxon Inc.签订协议,将开发可穿戴设备,意大利公司还隆重将该项目命名为SAFILOX,双方合作的产品将在下月的拉斯维加斯消费类电子产品展(CES)上展出。

据市场研究机构IDTechEx称,不包括虚拟现实头盔在内,智能眼镜市场将从2016年的630万美元暴增至2021年的18亿美元。

在此之前,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竞争对手Luxottica Group SpA陆逊梯卡集团已经涉足智能领域,该全球最大眼镜制造商合作Intel Corp. (NASDAQ:INTL) 英特尔为集团旗下Oakley 品牌推出了Radar Pace智能眼镜,该款智能眼镜在2016年的CES展出。售价449美元的Oakley Radar Pace 有专属的App,可以记录骑行及跑步的运动数据,不过该款眼镜仍有智能眼镜的缺陷——过重。

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目前是仅次于Luxottica Group SpA陆逊梯卡集团的全球第二大时尚眼镜制造商,不过其2015年12.790亿欧元的收入与Luxottica Group SpA陆逊梯卡集团90.11亿欧元收入相去甚远。如果算上全球最大镜片制造商和专注光学领域的法国眼镜制造商Essilor International SA (EI.PA) 依视路,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在行业只能排在第三,Essilor SA 依视路2015财年收入高达67.16亿欧元,净利润7.57亿欧元。

因此,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集团的行业地位非常尴尬,即使奢侈品行业不收回授权,往往亦会转向Luxottica Group SpA陆逊梯卡集团。2013年,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就痛失Giorgio Armani SpA 乔治·阿玛尼代眼镜理权,后者投向了Luxottica Group SpA陆逊梯卡集团怀抱。

对于新的智能眼镜项目SAFILOX,Safilo Group SpA 霞飞诺首席执行官Luisa Delgado 在合作声明中称,该项目既不是科技与传统的简单叠加,也 不是仅仅局限科技本身,而是一个事关消费的项目,SAFILOXo 希望提供给消费者舒适、时尚、个性的消费产品,以提升现代消费者的幸福感和个人提升。

本文为准准网平台原创文章,作者:锦鲤财经,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