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妹纸的人工智能,才有未来

55e6c85e70cdb

在斯坦福大学的一间空教室里,六个学生正在紧张地准备他们稍后的演讲,等待着他们的是来自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大牛们。文件散落在桌子上,衣服也随手堆在椅子上。其中一位学生带了一对Pi耳环,另一个的T恤上写着“i:理性!π:做自己!” 一个白色的海报板放在角落,上面用黑色记号笔写着:“利用计算机视觉监控医院卫生设备。”

过一会她们就要开始最后的排练了。学生们手里拿着稿子,绘声绘色地描绘着她们在斯坦福Lucile Packard儿童医院的洗手台旁拍到的照片。她们想通过新技术来改变一些司空见惯的东西,分析人们的动作来自动判断每个人是否正确洗手。接着她们会进行视频演示,视频指出了不勤洗手给人带来的危害,背景音乐来自当红的One Direction乐队。看这个视频的时候,有些女孩偷偷笑了起来,一个十五岁的女孩说道:“这也太搞笑了吧。”

这次的演示日活动由SAILORS组织,它是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的暑期推广项目,也是美国第一个为女孩专设的人工智能夏令营。它获得了众多支持,包括超过四十所大学的教授,博士后学者,实验室的毕业生,甚至谷歌等公司。夏令营的目标是解决整个人工智能界,甚至是计算机科学界的大难题——严重缺少女性。

获得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的女性比例,从1984年的37%下降到了2014年的18%,这可不是什么好趋势。原因很复杂,其中有些还不那么明显。从劳工统计局的数据可以发现,到2020年,计算机科学相关的工作会大量增加,而毕业的人数达不到行业需求,人力资源缺口甚至会达到100万,而女性和少数族裔可以很好的填补这一空缺。

有妹纸的人工智能,才有未来

SAILORS参与者解释怎么用自然语言处理技术提升社交网络的用户体验

像其他项目一样(高通也有类似的夏令营),SAILORS相信一切要从娃娃抓起。在这些女孩长大之前,夏令营要教给她们一些计算机素养,特别是人工智能领域的,因为它是计算机科学中成长最快,也最有潜力的。最近几年,业界巨头如谷歌,Facebook和微软都在押宝人工智能,利用类人脑系统自动进行人脸识别,实时翻译,简单点的人工智能更是无处不在,亚马逊就利用这一技术根据你的爱好来给你推荐产品。

在夏令营里,这些九年级的女孩们不但要探索科技如何促使人们养成良好的洗手习惯,还要将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引入Twitter,提高用户体验。她们用算法检查DNA序列,为简单的机器人编程。夏令营的课程与斯坦福AI实验室的项目同步,指导她们的也是斯坦福大神级的研究人员,如Edward Feigenbaum教授,她们还会参观Googleplex和硅谷的计算机历史博物馆。

让女孩们提前接触这些事务确实能带来改变。根据谷歌的研究,那些有机会参加高阶计算机科学考试的孩子里,46%都倾向于选择计算机专业。Sophia Catsambis是昆士兰大学和纽约城市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她研究性别和教育,此前她就表示每个学校都应该开设计算机课程。而SAILORS 这样的夏令营也同样重要。“我们需要为学生们提供更多机会,特别是那些弱势群体的孩子们。”

完全不同的氛围

SAILORS就像是Olga Russakovsky的孩子,是她一手打造了这个夏令营,她最近刚刚拿到自己的博士学位,此前她在斯坦福AI实验室待了八年。她的专业就是计算机视觉,在导师Fei-Fei Li的引导下专注于大规模识别的研究。去年12月,她与导师讨论该如何充实在斯坦福最后的岁月,这场讨论后,女子夏令营的设想就诞生了。

有妹纸的人工智能,才有未来

Fei-Fei Li和Olga Russakovsky

Russakovsky小时候就参加过斯坦福的数学夏令营,之后还在那里当过辅导老师,她懂得这类夏令营对孩子的重要意义,也特别希望女孩和少数族裔能踊跃参加。“如果我们想让女孩和被忽视的少数族裔成为计算机科学的一员,如果我们想要拓宽AI发展的视野,这夏令营势在必行。”她这样告诉导师,而后者也非常同意她的观点,而且表示自己好几年前就想在这方面做些什么了。

Rick Sommer是斯坦福大学预科学院的院长,同时也是Russakovsky在数学夏令营时的导师,在这份工作上他给了很多支持。另外Russakovsky还找了许多志愿者来帮忙,其中就有自己的妈妈,之后他们就开始在校园论坛上打广告,不到三天,就有300人申请该项目。因为无法满足这么多申请,学校只好撤下广告,并从中选出24个学生参加第一期AI夏令营。学校选择的学生都是刚升上高中的女孩,而且被选中的孩子多数都是亚裔或者南亚裔,只有两个是白人孩子。

作为两个数学老师的女儿,Russakovsky从小就不认为自然学科应由男性主导,但她也知道事情很复杂。在她的求学阶段,她不止一次觉得,数学界的女人是个异类,但通过自己的努力,她已经彻底打消了这种念头。她也想通过这种夏令营帮助那些有同样困扰的女孩们。“我见过太多女性放弃这份事业,她们都觉得很累,不是对科学或数学感到厌倦,而是对周边的氛围感到不满。”

她的导师Fei-Fei Li也同意她的观点,她同时也强调这个行业需要这些女孩。“现在工程师也需要了解一些道德和社会学的东西。将这类教育和观点引入业界很重要,我们需要吸引不同的人才。”

有妹纸的人工智能,才有未来

Olga Russakovsky和营员在谷歌的球池里玩耍

“这都是你老爸帮你做的吧?”

八月的一天,夏令营的24个孩子去山景城和Googleplex(谷歌的总部)参观。在这里她们将会和三位AI领域的女专家进行一场对话,女孩们都显得很激动,她们非常期待这次对话。

有些女孩问专家们,谷歌的AI工程师每天的工作是什么样的(回答是:开会开会再开会),还有人问做产品跟做学术各有什么利弊。谷歌的专家讲解时这些孩子们都听的异常认真,中间还闹了不少笑话,当然,也少不了各种自拍狂魔。

随后这些女孩还问了性别歧视问题。虽然专家们表示这不是个问题,但随后一个女生还是表示,她受到了歧视。

“我体验过那种感受,我是机器人课的唯一女孩,那天我走进教室,别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好像我走错了教室一样。”另一个名为Anooshree的学生则表示,她的机器人小组全是女生。在最后的比赛上,她经常听到两个问题,你们小组全是女孩?这些都是你老爸帮你做的吧?

大家互相倾诉了自己的故事后,许多学生表示她们也有过类似经历。她们此前从来没想到,性别歧视问题是这么普遍。

有妹纸的人工智能,才有未来

自信的理由

虽然有这么多歧视存在,但这些孩子们并没有气馁。“别人还在玩芭比娃娃时,我就开始造玩具直升机了。”一个学生说道。“要是别人送我芭比娃娃,我早就转送给别的孩子了。”另一个学生补充道。不过她们并没有走极端,在游戏中大家都进行了自我反思。“我认为玩芭比娃娃跟成为一个出色的电脑工程师之间互不冲突。”第三个学生总结道。

她们都同意这个观点,而SAILORS则给了她们自信。虽然有些人对这个领域完全不感兴趣,但许多学生表示她们会鼓动其他女孩申请下一届夏令营。夏令营带她们进入了神奇的AI世界,令她们受益匪浅。

在离开谷歌总部前,一个女孩表示她想让所有小伙伴都来这里参观,让他们看看人工智能是怎么改变游戏和社交网络,也让他们明白人工智能是我们的未来。其他小伙伴也同意这一观点,毕竟再天花乱坠的宣传也比不上一次亲身经历带来的触动大。

via wired

本文为锦鲤财经平台原创文章,作者:锦鲤财经,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