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币到底会不会崩盘?

但当真正发生黑天鹅事件时,不仅是抵押物暴跌,以太坊、DAI、MKR一起进入暴跌,资本疯狂外逃,市场充斥着极度悲观的情绪,所有人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抓紧时间逃出去兑成稳定的美元。

稳定币到底会不会崩盘?

前言

最近这段时间,稳定币突然火了起来,“爆发式”增长。仅上个月,就有二十多家机  构宣布将推出稳定币,除了数字资产额交易所、区块链公司外,还有传统金融中的巨头企业,比如普华永道,乃至一向排斥的加密货币的政府、银行,都纷纷加入发行稳定币的大军之中。

所以稳定币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现在这么火?又是什么做到稳定的呢?这正是本文将要介绍的内容:了解稳定币的前世今生,捋清它稳定的逻辑,寻找逻辑上不足的分险盲点,探寻最优解的可能性,那我们就开始吧!

01

何为稳定币?

关注过加密货币的人都有深有体会,它们与法币之间的汇率波动非常大,最稳定的比特币都有不少于每天10%波动,更不用说别的数字货币了。

这种强烈的波动让加密货币除了投机作用之外,无法有效充当交易媒介,在现实世界中很少有人会真正拿着比特币进行日常的花销,这大大的阻碍了区块链应用落地的进程,非投机性质的有价值交易难以进行,区块链的分布式账本也就成为了空中楼阁。

比特币设计的初衷是要成为能够自由流通、用于支付的电子现金,但是却因为这种剧烈波动性,不得已退化为一种投资用的资产。但如果作为一个存储价值的手段,不稳定的价格可能导致投资者的资产严重缩水,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人们需要在市场中规避风险。

之前一直默默无闻的稳定币,在现在突然火爆是有原因的。从2018年开始的漫漫熊市,加上全球金融的不景气,投资加密资产在大家的眼中不再是“稳赚不赔”的买卖。投机者们急需一个规避风险的地方,现在市面上的稳定币显然是无法满足需求的,于是稳定币就遍地开花了。同样的情况,在2014年的比特币寒冬中,也出现了不少的稳定币,最出名的就是BM创造的比特股项目。(比特股中的BitUSD、BitCNY)

不管是作为资产,还是最为交易媒介,目前的情况都非常需要稳定币。稳定币就是指在区块链网络上运行的,在物理世界能做到价值相对稳定的一种加密货币。大家常说的稳定,大多是讲在维持不同时间前后,购买力的稳定,但稳定币中的“稳定”不太一样,指的是对美元、人民币汇率的稳定,与物理世界里钞票的购买力挂钩锁定。所以这里有一个假定,法币的购买力在长时间内会保持基本稳定,但是现实不是这样的。目前的稳定币能做到最好的结果就是,法币稳定我稳定,法币乱来我完蛋。

(且不说汇率固定下的其他金融性的风险,以及背后的货币三元对立问题,这里只是简单的对逻辑进行研究!)

02

稳定币非常重要,目前还是得锚定法币

不少“币本位”的信徒反对“稳定币”的出现,认为这种所谓的“波动性”其实是相对的,在区块链上币的多少本身是不可篡改的,稳定不变的。辩证的看,数字货币对法币的波动其实也是法币对数字货币的波动,数字货币想要真正在未来发挥价值,就需要丢掉法币的枷锁,就像现代货币丢掉金本位一样,数字货币也要丢掉“法币本位”。

这种观点我也部分认同,但是过于理想并难以维系。毕竟目前社会通行的主流货币还是法币,数字货币的总量都占不到法币流通量的百分之一,法币的垄断性地位在几年、十几年内,是毫无可能在全球范围内被颠覆的。

理想和现实,区块链的从业者都需要仔细思考一下,权衡利弊。既然绝大部分交易都是以法币计量的,那么使用加密货币支付,就会因为对法币的高度波动性,给交易双方带来风险和不便,这让很多交易难以发生。

与此同时,不少区块链项目中的币,都多多少少附带一点证券的属性,有潜在的升值空间,却还要在充当交易中使用的流通媒介,这相当不合理,特别是不少人为制造通缩的项目设计。谁会拿着稳定升值的股票去换一个面包?交易出去就是亏损,这样交易的频次降低,迎来的就是项目的破产和经济的大萧条。

显然,稳定币在目前的情况下是必不可少的,有着非常大的需求量,并且除了在数字领域,他也可撬动很多现实世界的经济,对政府和大家的生活产生很大的影响。因为区块链网络上的匿名性、无边界等等属性,不管你是在叙利亚还是津巴布韦,都能通过持有稳定币来保护自己的财产,再说大一点这甚至涉及到全球货币体系的建立。

03

稳定币又是如何做到对法币稳定的呢?

这主要是它别后的稳定的业务逻辑决定的,不同的逻辑下的稳定程度是有好有坏的,根据逻辑的不同我们可以把稳定币分成三种:法定资产抵押型、数字资产抵押型、和依靠算法肘制的无抵押型,接下来分开来讲。

法定资产抵押型稳定币

为了实现币值稳定,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将其与法定货币进行一一的锚定,发行这种稳定币的中心,通过承诺对法币严格1:1比例进行兑换,来保证稳定币的价值。大部分都是通过存储法定货币来进行抵押担保,还有部分项目是用黄金、白银,乃至放房产作为抵押。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泰达公司发行的USDT,每当泰达公司发行一枚USDT,都会在它的账户上多出一美元的资金担保,并且承诺对USDT的持有者进行1:1的兑换美元服务,并在兑换后销毁相应的USDT。

这个逻辑理解起来非常的简单,而且行之有效,USDT从2015年发行以来,就没有发生过严重与美元脱锚的事故,至今流通量已经超过25亿美元。

在美元购买力稳定的假设下,USDT这类的稳定币最薄弱的地方在于发行主体的信任。

法币抵押稳定币虽然与法币挂钩,但USDT持有者比美元存款持有者承担了更多信用风险。在解决浮动风险的同时,牺牲的是加密货币本应具有的去中心化,泰达公司作为中心化的美元推管人,他作恶的成本其实不高,并且由于信息不对称的原因,你很难保证他不会进行滥发超发,或者挪用抵押物导致无法兑现。

总结了以下的缺点:

· 在区块链上,现实世界的资产是不可见的,需要频繁进行审计,来证明抵押物确实有如此的价值,这导致了高成本的一定的不确定性。

· 过于依靠中心的信任,是“反区块链”的,发行方存在作恶的可能,这必将对我们手中的价值产生损害。

· 由于抵押的资产的不可见,在面对虚假留言、市场消极情绪爆发时非常薄弱,并且因为兑换法币时还存在多层审核,容易发生提现挤兑。

并不是越透明越好,提高作恶成本才是关键。

大家对USDT最大的争议就是在抵押物的透明性上,也就是上面讲的第一点。一直以来,USDT因审计不公开、中心化而饱受质疑,有人质疑USDT背后并不是完全由美元支持,有很大一部分准备金是以风险很高的的证券和加密资产形式存在的,人们呼吁泰达公司完全开放审计,来保证USDT的价值。

我不是很赞同这个观点,相比其他的证券属性很强的加密货币来说,稳定币更关注流通性,好的流通性也是稳定的保障之一。对抵押资产的彻底透明,反而不会增加稳定性,却减少了稳定币的流动性,让市场变得更加的脆弱。

在只公布笼统的总和信息时,我们对发行USDT的泰达公司进行信任的考量就可以了,解决了一个中心的信任问题就可以安心的进行交易,此时的使用摩擦足够的小,流通性就是更好,稳定的鲁棒性也就越好;当公布了所有存款的银行账户这些基础信息,我们就需要对所有的中心机构进行一次考量才能做到安心的交易,这让信任的成本变得非常高,增加了使用的摩擦,市场的流通性变差,鲁棒性变差,任何一个中心的相关虚假留言,都会导致市场的严重波动,这不是证券市场!

所以我们不该在牺牲流动性的情况下做到完全透明,但也不能彻底的不可见,部分的、笼统的、有效的披露是比较有用的。泰达公司完全可以找来知名的资产审计公司进行验资,然后放上他的认证,而不用做到事无巨细的披露,这有点像零知识证明。

于此同时,为了保障价值,我们更应该做的是提高发行方的作恶成本,让发行方在计算过作恶成本后放弃虚假增发、挪用准备金等行为。把稳定性与发行方收益挂钩,就可以大大的增加作恶成本,比如不稳定就出现负手续费、准备超额准备金用于贴现、无法满足提现请求就进行惩罚等等方法。就像在京东商城上消费可以假一赔十一样,你不用费心思关注商家的进货渠道,关注商品“成色”好不好,可以省心的进行购物。显然,目前此类稳定币的发行方,在这一点上做的远远不够,这也就是风险的所在。

风险何在

这类货币因为严格1:1锚定法币,先对来说非常的稳定,是非常好的避险工具和流通手段,但是我们总会发现一枚USDT的价值总是比一美元多一点点,这是因为再向泰达公司申请兑换美元是需要经过审核并收取手续费,这些成本就现在是USDT的轻微溢价上。如果你是先用美元从其他投资者手里买入USDT,交易后再找到泰达公司赎回美元,就需要承担轻微的溢价损失。同时USDT也受供需的影响,在流通量足够的情况下这点波动不是问题。

最大的分险就是在没有准备金的情况下,泰达公司欺诈性的发行“假USDT”。虽然稳定币只占了加密经济不到百分之一的微小份额,但是他的影响却是巨大的。对这类法币抵押型的稳定币的欺诈增发,就相当于为加密货币市场创造了一笔净流入。由于市场上的数百种货币之间都可以互相的汇兑,并有着相应杠杆的存在,这笔净流入会沿着汇率上升的渠道对总市值产生数倍的影响,净流入和市值是有一个乘数的,流入了1美元,加密货币市场的市值却可能增长50美元。所以一旦一旦发生欺诈性的怎法,市值就会暴涨,变现为币价的增加。

我们可以推导出欺诈增发的后果:

非法增发的稳定币进入市场造成净流入——乘数效应下整体市值暴涨——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暴涨,吸引更多人参与投机——交易逐渐频繁,USDT需求更高——继续增发USDT,净流入产生正向循环——准备金的缺口越来越大——投机达到一定阶段,债务周期到来,成熟的投机者开始兑换美元——准备金缺口逐渐浮上水面,引发市场恐慌——巨量资本流出,发生提现挤兑——黑天鹅事件,稳定币脱锚,一文不值——加密货币整体崩盘,市场快速萎缩进入萧条,交易所以及项目方相继破产,无数人的财产被蒸发。

数字资产抵押型稳定币

前文中,我们看到了用现实资产作抵押的稳定币中,因为抵押资产对使用者不可见,以及发行管理的过于中心化,导致了不可避免的信任缺失,不仅是稳定性收到影响,发行方的欺诈行为会对市场造成巨大的影响,这都是要努力避免的。

由此,衍生出了一种把区块链上人人可查的数字资产,比如比特币、以太坊,作为稳定币的价值抵押背书,再利用自动运行、规则明确的智能合约,让稳定币的需求者“自助式”的输出数字资产来获取稳定币,去中心化的完成了稳定币的发行。

这解决了中心化的法币抵抵押型稳定币的信任危机,资产在链上随时都可以查验,发行规则在智能合约中谁都可以去检验,这让在准备金上作假变得不太可能。但其实仔细琢磨,这背后的逻辑是非常反直觉的:在本身价值波动性就非常高的加密货币的基础上,来构建一种稳定币。

在加密货币剧烈波动的情况下,1:1的方式显然无法实现稳定,在整体下跌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没有价值背书的稳定币,所以数字资产抵押型的稳定币在发行时,需要超额抵押加密货币来实现价格稳定。

例如,如果我们想抵押以太坊来生成稳定币,在发行1枚价值1美元的稳定币时需要抵押2美元的以太坊,而不是1美元的。如果ETH下跌50%,多余的抵押准备金会吸收冲击,让稳定币仍然保证1美元的价值。当如果抵押物的价值要跌破1美元,那稳定币的价值也会低于1美元。这时系统会对抵押物进行强制的清算平仓,以低价卖给市场来回收稳定币,稳定币的数量减少供给量降低,因此会相对地升值,进而回到锚定价格。

虽然使用了波动性非常大的加密货币作为价值背书,却通过建立保留了一个多余价值的风险对冲池来稳定“水位”;并且不少项目都有一个把波动风险,通过发行股票型代币,转移到管理者身上的设计,典型的就是稳定币DAI上的MKR代币。

但其实就算超额抵押,就算没有发生准备金跌破稳定币市值的情况,但因为供需关系的影响和抵押风险成本的变动,抵押物价值的下降必然会引发稳定币的波动,这就是比特股上的BitUSD上线一周脱锚的原因。所以需要通过调节抵押的比例来实现稳定,这就像央行修正利率来对货币进行宏观调控一样。这也称为“目标费率反馈机制”,简称TRFM。

总结了以下的缺点:

· 依赖于智能合约发行,而目前的智能合约在安全性上还存在很大问题,可能被黑客攻击从而影响币的稳定性。

· 采取超额抵押担保机制,2美元抵押只能生成1美元的稳定币,限制了抵押加密货币的流动性,大大降低了资本的使用效率。并且因为对抵押物风险的考量,在流通时必然会出现溢价,并且远比用法币做1:1抵押的稳定币严重。

· 在加密市场增长的时候可以很好的做到稳定,但在剧烈持续的下跌行情中,容易发生脱锚。对抵押物的清算保护反而会加速抵押物的价值下降,恶性循环中出现一直在清算的情况,并最终导致崩溃。

多种逻辑应对波动

在前人(比特股)翻车的惨痛教训下,仅仅只有超额抵押和强制清算显然是不安全的。现在的这类稳定币的“新司机”又添加了许多新的规则来保证稳定,做的比较比较好的一个就是MakerDAO发行的稳定币DAI。它不仅采用了目标比率反馈机制来稳定币价,还建立了以MKR股份代币为基础的委员会,为波动的风险来兜底。可以说是效果显著,虽然目前市值不大,但是却有着非常好的稳定性。我们就以DAI为例子:

当抵押物上涨时:以太坊上涨,抵押变的更加强有力,DAI的价值跟有保障。但是生成DAI的成本会变高,系统抵押率会更高,会导致DAI的交易价格高于1美元。但为稳定币重要在稳定,我们需要拉回DAI的价格,智能合约中的抵押兑换率会相应调低,此时用以太坊兑换DAI是有利可图的,更多的DAI被以更低成本被发行出来,供应量变大,自然就下跌回归了1美元。

当抵押物下降时:当以太坊的价格下降时,真正的问题就来了。如果现在抵押了150美元的以太坊生成了100美元的DAI,在下跌的程度不高的情况下150美元的以太坊变成了120美元,对应的会导致生成生成DAI的成本变低从的导致DAI贬值,表现为DAI的交易价格低于1美元。这种时候智能合约就会调高抵押兑换率,增加兑换DAI的成本,此时用DAI赎回以太坊是有利可图的,更多的DAI被收回,供应量变小,代币价格自然就上涨回归了1美元。

抵押物暴跌时:在以太坊的相对平缓下跌时,通过调节兑换率影响供求关系就可以稳定币价,但如果抵押物下跌的速度足够快的话,比如上文的150美元的以太坊抵押直接跌倒了100美元,甚至出现抵押品不足以支撑现存的数额的情况,这时需要时间等待生效的费率反馈调节就会失效。为了更迅速的拉回DAI的价格,智能合约会将抵押的以太坊强行在市场中公开出售,并使用DAI竞价,这样就可以快速的回收发行出去(或者说借贷)的DAI,直到抵押的比例回到正常,DAI的市场价格回归1美元。这种行为是强制进行的,不用等待市场反应,可以在瀑布式下跌中力挽狂澜。

“黑天鹅事件”发生时:假设市场出现恶性事件造成出逃恐慌,抵押的以太坊在几个小时里内迅速崩盘并跌破100%的抵押率,抵押价值远低于DAI的流通市值时,就会出现没有价值担保的假DAI,这必然会引发挤兑,DAI也开始暴跌,甚至是直接归零。这时不管是费率反馈还是强平清算都已经失效,这就需要DAI之上持有MKR的Maker委员会成员们来兜底了,由他们来偿还巨大的准备金缺口。

MKR是在DAI基础上发行的权益通证,持有人有对DAI系统进行管理的权利,比如大家就可以投票决定抵押的费率来调控系统,作为回报享受DAI发行中手续费的收益,相互于makerdao的股票。但同时他们也承担着系统波动的大部分风险(而不是由普通使用者来承担)。在黑天鹅事件发生时,他们必须作为最终放贷人,来填补准备金的空缺。系统会自动的发行新的MKR并出售到市场上,以筹集所需的以太坊。这会导致MKR币价的下跌,此时购买MKR是有利可图的,因为市场总会回归正常。而原本持有MKR的治理者因为没有管理好系统,就必须承担MKR损失的惩罚,从而实现风险从使用者到治理者的转移。

什么时候会彻底崩溃?

看起来上面讲的DAI的逻辑已经非常漂亮,看上去很难翻车的样子。但其实他的稳定逻辑还是有不少假设的,在下跌时拉回原价的基础,建立在让大家相信抄底是有利可图的基础上,也就是假设目前的下跌只是暂时的,价值迟早会回归。

但当真正发生黑天鹅事件时,不仅是抵押物暴跌,以太坊、DAI、MKR一起进入暴跌,资本疯狂外逃,市场充斥着极度悲观的情绪,所有人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抓紧时间逃出去兑成稳定的美元。就算你以再低的价格出售MKR和ETH,人们不再相信未来的增值,不会有人来购买,然后就是彻底的崩溃。就算有人购买,抵押物的价格只会越来越低,清算就是无休止进行的,你不可能回收市面上多有的DAI吧?

所以我们可以来推导一下:爆发黑天鹅事件——资本争相外逃,开始抛售——发生挤兑,ETH、DAI、MKR都开始暴跌——对ETH和MKR进行清算,公开出售——加剧了挤兑,ETH、MKR贬值加速——抵押物越来越不值钱,DAI的贬值加速——清算时用DAI交易使得抵押物更加便宜——恶性循环开始——不再有人相信未来的增值——没有人原意购买清算的资产,清算永远无法结束——DAI和1美元的价差越来越大——整个系统彻底崩溃。

无抵押型稳定币

显然,有抵押的稳定币一定会因为抵押物的不明和波动性而受到影响。过去以黄金作为储备背书的美元就吃过大萧条的亏,自从罗斯福总统一声令下废除“金本位”,美国人民就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生活不好就印钱,当然幸福美满!)

模仿中央银行发行货币的方式,结合区块链技术,彻底奉行凯恩斯主义,不需要抵押物,调节供需关系来稳定价格,这就是无抵押型的稳定币。如果所有人就是认为币的价格应该总是1美元,然后通过套利来解决市场上的差异,听起来也是行之有效,毕竟法币就是这样发行的。

逻辑也是非常的简单,首先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先发行稳定币,并且宣称它就价值1美元,你拿1美元来买我的代币,这为市场设定了心理价位;当市场炒作让它涨到2美元时,就使劲增发稳定币,增加供应量,这样价格下来;当它跌破1美元的时候,那么发行方就以1美元的价格回购稳定币,减少供应量,从而拉回1美元。

这看起来是这么一回事,在币价上涨时用增发来调控是非常简单的,动动手指就可以无限的增发;但是当币价下跌时,回购多少币却是有限制,因为这是要用真金白银来买的,资金不是无限的。

所以为了稳定代币,在币价低于1美元的时候,发行方就会发行可以购买一个代币的债券,收走市场上第一美元的代币,打上欠条,未来价格回归后就可以去兑换1美元。因为这里的是规则透明的智能合约进行代币发行的,未来去兑换也是写在合约里的,所以不用担心无法兑现。现在零点几美元的债券未来价值1美元,有利可图,大家都会购买,价格也就回正了。因此就算账目上一分钱也没有,也可以完成后购来稳定价值。

总结了以下的缺点:

· 由于没有抵押物,反馈调节需要一定的作用时间,这导致系统非常脆弱,容易崩盘。

· 必须持续保持资金的流入大于流出,不然无法保证债券的收益,最终导致脱锚。

听起来更像是一个传销计划

无抵押稳定币的逻辑听起来相当的公平,而且还杜绝了抵押物波动对稳定币的影响,发行的方式更像是中央银行,但它毕竟不是中央银行,它发行出来的债券变成钱还是需要其他资产的流入作为支持,更没有美联储“我印出来它是1美元,那他就值这么多”的说话分量。

当稳定币贬值的时候,大家购买系统发行的债券,以因为大家相信未来币的价格会涨回1美元,那时候自己就可以赚取差价。但利润不是凭空产生的,先要大家购买债券做到币价回升,有新的参与者和新的热钱流入来填补债券持有者赚取的利润,不断的有流入,才能做到稳定。

最近很火热的Basecoin就是一种这类型的加密稳定币,获得了高达1.33亿美元的融资。他就是在稳定币Basis的基础上还创建了“base股票”和“base债券”两种不同的代币。

base股票发行给早期的投资者,每当Basis溢价超过1美元,需要增发货币进行调整时,就会拿出部分Basis分给base股票持有者作为股息,大部分Basis拿到市场上以1美元的价格售卖,这就可以做到代币稳定,也大大鼓励了投资者参与私募和早期投资。

base债券就是在Basis的市场价低于1美元时发行的,一枚Basis就可以购买一份债券,在Basis价格回正后就可以兑换回来,偿还债券持有者1美元。

持有“base股票”和“base债券能够获利,如果赚不到钱,谁也不会傻傻的去购买Base股和Base债券。而要实现获利,所为一个没有盈利能力的稳定币系统,他们就只能不断的做大市值,将资产出售给新参与者,而新参与者就需要找到更多的新人创造净流入,以此不断发展下去,不断用市值的增长来贴现前人的利润。

“别骗我!这个违法的,这可是传销资金盘啊!”

没错,这类稳定币最大的争议就在这里。币圈生机勃勃,一切稳定增长的时候还好,一旦进入了下跌的节奏中,这类稳定币就开始疯狂贴现前人的“传销模式”。但能拉的人头总是有限的,净流入不够贴现债券的时候,币值就不会回归正常,最后就会和美元脱锚。

总结

目前市场上五花八门的各种稳定币,无非是上述三种,乍一听都有道理,但是仔细推敲,就发现各有各的缺陷。在目前这种不痛不痒的s市场环境下是无法看出它的缺陷的,但一旦加密市场跌破一个水平面,那么谁在裸泳就会一清二楚。就目前而言,最让人信服的还是DAI这类,多种规则制约的,抵押透明可见的稳定币,相对的来说好的太多,它崩溃的触发条件,发生概率是非常之小的。

所有的稳定币的最终目的,都是严格的锚定由中心化权力机构发行和维护的法币,难道就是稳定币的所有野心?法币就是等于稳定?从这个角度来看,现在的所有稳定币都是有着致命缺陷的———因为他们都不是政府,也没有强权。

这之上的各种花里胡哨的设计,都是对银行金融系统的拙略模仿,势必会被取代,唯一没被取代的原因就是目前大部分政府对用区块链实现加密法币,还是矛盾和疑惑的。但可以预见的是,我们既然选择并承认法币的稳定信用价值,那与它锚定的稳定币的终极形态,必然是由各国央行发行的加密法币。

稳定币将是加密经济上的基础设施,如此这般,法币和主导法币的政府依然是最终的赢家,信仰者的乌托邦也不或是一个笑话。打着去中心化旗号,去锚定中心化货币,必然以悲剧收场。

如何才能做到最好的稳定?加密货币可以跳出银行的体系,直接在购买力的层面上实现稳定吗?这都是留给我们思考的问题。

文 | Ourea无涯社区

本文来自Ourea无涯社区,责任编辑:LGX,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