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釜山行,僵尸币正在角落里不断传播

当下的币圈,越来越多的归零币,僵尸币沦为交易所垃圾。

币圈釜山行,僵尸币正在角落里不断传播

一场虚拟货币版的釜山行正在上演,丧尸们正在角落里不断感染,求生的火车究竟通往何处,交易所这处避难所正不断清理着躺在底层的僵尸币,币圈“僵尸时代”到来。熊市中,不禁要经受寒风凛冽,还要提防“僵尸围城”……

“莫名的病毒正在传播,情绪正带来恐慌”

满城尽是僵尸的电影镜头,不可能出现在真实的世界,这种可怕的电影场景,总会在人们的想象中出现,但是,如果把虚拟货币世界类比成人的世界,那当下,那里的人们正在遭受着最恐怖的电影场景,没有救援,没有补给,到处是废墟,短短的几个月,被人们想象成财富遍地的梦想世界,终究被贪婪毁灭了,仅仅几个月的时间,这片黄金城,遍地是残砖破瓦。

一面是弥漫着的硝烟,一面是高墙垒筑,用“全城戒备”来描述现在的币圈在合适不过了。行尸走肉般的项目方,已经没有了新的资金进入,就像是电影里的僵尸,没有猎物的时候它会选择四处寻找,没有意义的游荡。偶尔也会有散户挂单出售,但是却已经没有接盘侠了,它会步履蹒跚的前行,全身没有骨架一般的歪七扭八,因为它的支柱(资金)已经被人抽走了,剩下的只有这一身皮囊,它不分敌我,任何一个投资者选择它,都会被疯狂吞噬。

在山的后面是最后的安全区,釜山行里那最后一班火车,被感染的丧尸妄图跟随火车踏进这世界上最后的净土,在没有监管的领域里,它们早就完成了入侵,将整个虚拟货币世界变成了废墟,在这片群魔乱舞的领域,还有谁能坚持下去。

那些像科研人员的投资机构结束了对这场灾难的挽救,失败了,努力过后没有任何实质的突破,没有具体的项目应用落地,像兵败如山倒一般,“撤退,快撤!”成了这个世界的声音,那些电影情节里,人们对丧尸束手无策的镜头,成了真实,原来,虚拟货币市场已经变成这样了。

病毒正在感染,它是一种市场恐慌情绪,交易所被盗,大佬们疯狂收割,项目方圈钱跑路,曾经历过比特币疯狂的人,都想在这片热土进行一番尝试,断壁残垣成为了今天最真实的写照。幸存者们开始了疯狂的逃窜,“离开虚拟货币世界”,我仿佛听到了那个幸存者这么说。

“僵尸病毒”的来源,抹不去的“伤疤”

打开任意一个交易所,如果你用心去看,就仿佛能看的到那副惨烈的盛况,它像一个缩小版的战场,弹坑,尸体,明火在铺满了这片土地。曾经的盛景不在了,上一个年头,这片土地还到处是掘金人,然而,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释放出了贪婪魔鬼,人类用环境破坏为代价去换取财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次,天平再次被压歪了,这片土地留下的是那些手里有资本,有武器的人。

人们总爱追问原因,为什么虚拟货币世界被破坏成这样,就像正在遭受战争国家出生的孩子,他们很想问,为什么生下来就要饱受磨难。因为现实,因为没有选择,那些将这片美好击碎的人们不会考虑以后会怎样,他们只会顾及眼下的利益,贪婪即是原罪。

曾有文章报道,交易所日活不足5000人,大量的虚拟货币没有交易量,“归零币”时代,投资者们拿到手里的货币,从开始的不忍割肉离场,到最后的没有一丝价值,“怎么办”成了这些持币人们最大的困扰,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出答案。被死死捏在手里期待着死灰复燃的人们有很多,如果在开始就选择离开,损失的就不再是全部了。没有人维护,市场不具备流通量,这种就是正宗的僵尸币,其本身不具备价值的,它存在的意义就在于为项目方圈钱,这种空气币,很可能连白皮书都是抄袭的,尽管如此,它还是赶上了区块链热潮,完成了血腥收割后,被遗忘在了交易所的隐藏币种里。

割肉时不舍得,等到手持的货币成为了一堆数字,持币者认识到自己将血本无归时,“维权”又成了这个行业内盛行的活动,曾经的暴富心态被掩盖起来,留下的都是自己被骗的经历用来博取别人的同情,当参与者们形成了共鸣,项目方就成了十足的恶人,后来的持币者完全忘记了自己被贪婪支配时的所作所为。

有人说这些“归零币”已经死亡,其实把他们称为僵尸或者丧尸更恰当,因为它们代表的是一种恐慌,这恐慌会传染,会让这虚拟货币世界的人开始求生的逃亡。这些币背后的公司有的并没有倒下,只是没有了买卖,也就没有了意义。

没有了价值的虚拟货币,呆在钱包里现实的就是一个名字和0,这些归零币只会让持币者徒增烦恼,它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揭开那块伤疤,最为嘲讽的是,虚拟货币具有不可篡改的特性,也就是说,这串“0”不可能被抹除,它会被永远记录。

屠杀可以开始的无声无息,但结束的日子可以预知,因为当没有人再参与进去的时候,虚拟货币世界就变成了空城。那些还在挣扎的货币所剩无几,交易所内比较活跃的都是曾经的币王。这个世界,留下来的,是那些曾经强大的战士。

普华永道调查了8.6万个区块链项目,发现它们的平均寿命是1.22年,刚好是一个项目从白皮书到落地的周期。极少数能落地的应用,也因为没有用户群体,创造不了价值,而走向死亡。以一年前极度火热的“公链”为例。它们曾经都叫嚣着要超越以太坊,成为区块链的“3.0”。但是留下来的公链太少了,大部分公链都已经死了。

变通失败了,剩下的人们开始寻求帮助,因为不甘心自己的血汗钱就这样被人圈走,持币者开始了漫长的维权道路,这才是那些“僵尸币”名称的来源,这是一种恐慌,它会恐吓其他投资者撤资离场,而这个非常依赖资金的市场,在大量资金离场后,会“感染”出更多的僵尸币。

清理市场僵尸币,希望在哪里?

在釜山行中,那列火车驶向最后的安全区,比起城市,交易所更像那列火车,它带着最后的希望,前往了安全的地方。那里是最后的守卫。

区块链本就是一个金钱的游戏,自诞生就与金融结下了不解之缘。当市场中大部分资金被消耗,留下的那些有价值的货币,将会迎来一个新的市场体系,繁华都是建立在废墟之上的,脚下的土地埋藏着不知多少故事。

老资金抽身离场,新资金止步观望,虚拟货币世界开始分崩解离,只有那些还被人热捧的币种,在苦苦支撑。大量的僵尸币被清理出场,其实也是在为价值币寻找出路。

在今年八月份。Okex发布了关于执行隐藏和下线交易对的项目名单公告。OK在公告中表示,根据《OKEx关于隐藏TOKEN及下线交易对的规则》,部分项目符合隐藏或下线交易的标准,OK将对这些项目执行隐藏或下线交易对的处理。

被下架或隐藏的项目大都在以后的日子被证实,这下架的虚拟货币种有一份沦为了归零币,交易所再一次展示出它的前瞻性,它们有着独特的辨别能力,提前预知了这个币种未来的可能。当然这种下架潮肯定不会就停止于此。在OKEx之后,其他比特币交易所很有可能也陆续对区块链项目进行下架处理。随着越来越多的项目下架,归零者也必然越来越多。

对于虚拟货币交易所而言,这些流动性不足的老旧项目乏人问净,继续保留没有太大的意义,有限的页面上自然需要更多新的区块链项目来吸引人注意。于是,这些僵尸币被清理出场了,留下的幸存者们还在庆幸,但持币者们却开始了恐慌,“下一个会不会是我手持的币种?”

流通性作为虚拟货币最大的依仗,可以说是决定虚拟货币的价值的最大因素,没有买卖,就不会存在价值浮动,交易所对虚拟货币的下架很可能是对虚拟货币致命的打击,当然,这也算得上是对一些劣迹斑斑货币的惩罚。

就在“病毒”蔓延的过程中,也曾有人尝试努力,但无力回天。以太坊创始人“V神”在今年不止一次的为ETH布道,因为ETH目前已经跌到了年初的零头,大批代币项目方套现,致使ETH价值一再狂跌,这个天才少年为自己的项目站台已经不被人们买账了,项目方离场抛售套现正逐步拖垮ETH。

轰轰烈烈的虚拟货币造富运动,在短短的一年内,就偃旗息鼓,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很多应用没考虑过落地,或者说更深入的发展。不能落地的项目就像是无根之水,很难长久的维持。

电影结束时的画面是一个女人抱着孩子,没有僵尸追赶,这与外面的残壁断垣形成了对比,孩子意味着希望,在虚拟货币市场,总是有希望的种子会被留下来,因为这曾是很多人创造财富的土壤,只有打破现在的乱象,才有可能重塑生态。

本文为锦鲤财经平台原创文章,作者:链同学,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