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收紧,迅雷甩卖链克,599元“矿机”曾炒到2000,因擦边ICO被点名

​无币,会是迅雷唯一的出路吗?

监管收紧,迅雷甩卖链克,599元“矿机”曾炒到2000,因擦边ICO被点名

新大陆寻求抱区块链“大腿”

面对链圈的壁垒,新大陆选择直接在圈里买一块地。迅雷则需要在政策趋严的背景面前选择减负。

9月17日,新大陆科技集团与迅雷集团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同日, 迅雷集团宣布将向新大陆集团售让部分区块链业务,包括链克、链克商城和链克口袋。

在出售后,迅雷仍保留迅雷链、迅雷链开放平台、迅雷链文件系统(TCFS)等底层技术业务,以及玩客云和基于玩客云网络的共享计算业务。

此外,新大陆科技集团与迅雷集团将结合双方在行业芯片、物联网二维码、区块链、共享计算及其他数字信息领域的优势资源与领先技术,推动“数字公民”工程的建设与发展,催化更丰富的数字生态的建立。

公开信息显示,新大陆科技集团1994年成立于福州,其主营业务为物联网、大数据及IT三大板块。据新大陆科技近期发布的财报显示,其主营业务收入在报告期内营收7.26亿元,同比减少 15.57%。

监管收紧,迅雷甩卖链克,599元“矿机”曾炒到2000,因擦边ICO被点名

➭ 新大陆科技集团首席战略官丁朝杰在发言

新大陆科技集团首席战略官丁朝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拓展区块链业务或将为新大陆集团带来新的业务增长点。而迅雷集团CEO陈磊则认为,售让链克业务有利于迅雷链进一步敞开大门合作,让迅雷链更加开放、公平,而且迅雷也可以专注于区块链底层技术——迅雷链、TCFS等业务上的研发和开拓。

被卖掉的“包袱”

值得注意的是,迅雷此次售出的链克业务线前身便是被监管叫停的“玩客币”项目。彼时,关于其是否使用区块链技术的辩论不绝于耳,而更引人注目的便是其是否涉及ICO的讨论。

2017年8月,迅雷发布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共享经济智能硬件玩客云,同时推出了玩客币,规模达15亿个,发行规由迅雷单方规定,目的是为了向玩客云支付报酬,用户所获得的的玩客币可用于兑换网络加速、云储存等服务。

彼时,我国对ICO违法交易采取严监管,同期的比特币中国、火币网及OK Coin等都相继关停了数字资产交易业务。

从迅雷发币的初衷来看,玩客币与数字货币甚至ICO有着本质的区别,一方面,玩客币没有上线交易所,并无合法交易场景,另一方面,玩客币也不能像比特币等代币一般,由用户“挖矿”产生。而是通过玩客云硬件共享自己的闲置网络资源,从而获得来自迅雷的玩客币奖励。顶多算是一种类似Q币、游戏币的虚拟资产。

但事态并不由迅雷所控制。

彼时,玩客云刚上线京东平台,就被数百万用户“疯狂”抢购。玩客云就像用户为赚玩客币而购买的“矿机”,售价在599元的设备曾一度被炒至2000元一台。玩客币价格上涨,带动了玩客云的销量,这也让迅雷股价随之飙升。

监管收紧,迅雷甩卖链克,599元“矿机”曾炒到2000,因擦边ICO被点名

➭ 链克口袋的操作界面截图

“迅雷提前告知用户玩客币总数恒定,但产能逐年减少,再根据用户的带宽贡献多少、在线时间长短及提供的硬盘存储容量比来分发币。”某业内人士曾对玩客币做出分析,“迅雷通过稀缺性炒作价值。一方面强调不会将玩客币上线交易平台,一方面又“注视着”部分持币用户进行线下交易。”短短40余天,玩客币的价格上涨近80倍。

2017年12月9日,迅雷官方发布一份《玩客币相关调整公告》,宣布将“玩客币”正式更名为“链克”,功能保持不变;“玩客币钱包”更名为“链克口袋”,同时自12月14日起实行实名制,实名认证缓冲期15天。

小犀财经查阅迅雷2017年第四季度和2018年第一季度的营收数据发现,由于玩客币等相关因素为迅雷直接带来的营收增长立竿见影,使迅雷直接扭亏为盈。

2018年1月12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中指出,IMO(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模式属于变相ICO活动。其中特别提到了迅雷发行“链克”(原玩客币)代替了对参与者所贡献服务的法币付款义务,本质上是一种融资行为。

尽管迅雷方面否认玩客币“擦边”监管,但迅雷大数据公司却发布“打脸”公告:“玩客币是非法发行,变相ICO,非法集资。”随后,迫于压力,迅雷叫停玩客币,但不久又推出迅雷链以及“为区块链而生”的迅雷链文件系统。

减负的迅雷

2017年9月,走马上任迅雷CEO仅三个月的陈磊便表示,迅雷要抓住区块链这个转型机会。

2018年8月15日,迅雷公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云计算及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营收为365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86.9%”。迅雷方面称,云计算相关收入已经替代传统的广告和会员收入,成为迅雷的新营收引擎。

财报还显示,迅雷的共享计算和区块链模式被工信部信息中心列入其编撰的《2018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以及当选新华网所颁发的“中国双创好项目”。

然而,盈利的曙光还未到来。

据中国经济网此前报道,自2017年持续投入1亿元用于云计算开发创新起,截至目前,迅雷在云计算及区块链应用创新方面至少投入了近3亿元,而从其营收报告的最新数据显示,迅雷今年二季度毛利润达到2.37亿元,净利润仅478.5万元。

高企的研发投入和微不足道的利润,让迅雷的区块链之路举步维艰。在迅雷CEO陈磊看来,此番售出区块链业务的选择,也是为迅雷区块链减负,轻装上阵重新出发。

文 | 李梓楠

本文来自小犀财经,责任编辑:ZZZDQ,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链准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