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创始人V神:超级节点竞选背后的权力博弈

EOS超级节点竞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节点的争夺已经成为了中美地缘政治经济战争中的另一个前沿战线。

EOS超级节点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各头部阵营纷纷加入了超级节点的竞选当中。4月4日 EOSGo 社区公布的 EOS 主节点竞选报告中,候选节点总计50个,其中中国节点数量为18 个,相关内容请点击链得得EOS节点革命专题。

同为底层公链的以太坊创始人V神在3月28日博客中发表了名为Governance, Part 2: Plutocracy Is Still Bad的文章,文章中对DPOS投票选举机制以及竞选背后节点间的权力博弈进行分析,以下内容由链得得APP编译自V神博客,内容如下:

由持币者进行投票的方式,既符合技术特征的管理,也适用于其它更广泛的应用场景:比如决定谁来运行验证程序节点、谁能从开发到的利益中获得收益。但在我看来目前这种投票方式并不是件好事,这也促使我写了另一篇文章解释为什么我(和Vlad Zamfir及其他人)认为以太坊或者本质而言任何基础层区块链,采用这些高度密切结合的机制都是不明智的。

以太坊创始人V神:超级节点竞选背后的权力博弈

去年我曾经在一篇博文种对这种投票机制进行过讨论,讨论重点集中在对于理论的解读和过去两年投票过程中遇到的实际问题。现在对DPOS的评价越来越糟糕,主要是因为EOS收益非常高(年通货膨胀率为5%,每年约为4亿美元),超级节点的争夺也已经成为了中美地缘政治经济战争中的另一个前沿战线。

下面这段文字是我引用的一篇中文文章《EOS超级节点投票:数十亿美元利润下的币圈国家战争》:

从社区认可度而言,中国节点在社区中的存在感比美国和韩国要少得多。 自EOS.IO官方Twitter账号成立以来,与中国大陆EOS社区从未有过任何互动。

面对韩国的激烈竞争以及并不支持的开发者,中国的 EOS 超级节点竞选者发明了一个新的策略:贿选。

接下来文章详细地描述这个策略,比如形成了一些“联盟”,让联盟成员间彼此投票(或购买选票)。

选票的买卖方可能是来自于中国的资本,也可能是位于美国,俄罗斯,印度,德国,加拿大,意大利,葡萄牙和来自世界各地的许多其他国家的会员,或者完全是匿名的,或者仅仅来自一部悄悄进入了Trendon Shavers监狱牢房的智能手机。

所以具体是谁在买卖这些选票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这违背了区块链以及加密货币创建最初愿景。加密货币是整个世界的一个缩影,成立之初是为了克服政治中的缺陷,但是现实社会中贿赂的风气正在区块链世界里出现。

作为回应,EOS纽约社区向全世界发出了措辞强硬的通告,声称购买选票是违反宪法的。那么,是否还有哪个主要政治实体因接受贿赂违反了宪法?他们真的受到惩罚了吗?

文章的第二部分就要涉及我本人了,我只是一个纸上谈兵的经济学家,但还是希望让读者相信“贿赂”带来的影响是致命的。有人从市场效率的角度质疑我的这个观点,比如“如果获胜的节点将是最便宜的节点,使得他们花最少的钱,然后把剩下的钱还到社,这不是一件好事儿吗?”答案肯定的,但是这种“中心化”的行为容易收到寻租影响,并明显违背了大多数DPOS支持者在此过程中作出的明确承诺。

接下来我们创立一个经济学的假设模型。很多人都在竞选代表,该代表团的代表每届奖励100美元,候选人承诺分享其中的一部分作为贿赂选民的资金,该资金在所有选民中平分。我们把实际成为代表的人数设为的N(如N=35)在任何时期都是N个代表获得最多的选票;也就是说,在每一个时期,会出现一个投票门槛,如果你得到的选票超过了那个门槛,你就成为一个代表,如果没有超过,你就不是,我们设置一个阈值,代表的选票数必须要高于阈值。

我们预计选民会把票投给那些能给他们带来最多贿赂收益的人。假设所有候选人都拿出获得资金的1%给选民平分,即在所有选民中平均分配1美元。然后,如果某个候选人成功当选成为K个选民的代表,每个选民都会得到1/K美元。我们投票能获利的话必须要将选票投给排名前N的候选人,选票将在35名代表中平均分配,那么在这前N个人里得票数最少的人将使选民获利最多。

现在,有些候选人可能希望通过分享更多的收益来保证自己的代表地位,比如把分享的收益提升到2%,那么该代表可能会获得两倍于分享1%收益时的选票,这是一个投票给你或者其他人成本是一样的一个平衡点。当然前提是当选代表值得去损失这1%的收入。我们可以期待代表们在竞争中不断哄抬他们的贿赂比例,最终达到他们收入的100%。但这样的结果是,代表的收益基本上都回到选民手中,使代表支付机制变得毫无意义。

但实际情况更加糟糕,在这种博弈局面下,会促使代表组成联盟(aka政党,又名卡特尔)来协调其与选民分享的份额。这样可以减少混乱竞争对卡特尔造成的损失,因为这种竞争无意中会导致一些代表得不到足够的选票。

一旦卡特尔成立,它就开始减少分享份额,但这是一个很难协调的问题:如果一个卡特尔提供80%,突然来了另一个卡特尔提供90%,如果为了一个选民增加额外的10%不值得冒险,那么就只能(i)投票给选票不足没法分享收益的人,或者(ii)为已经有很多选票的人投票,并且得到一份被稀释了很多倍的微薄收益。

以太坊创始人V神:超级节点竞选背后的权力博弈

此外,即使卡特尔机制失效,还有一个更深远的问题。持币者是投票给那个给予最多贿赂的人,还是给一个已经成为根深蒂固的寻租者的卡特尔,都是与DPOS支持者作出的明确承诺相抵触的。

引用《如何向5岁的孩子解释什么是DPOS?》文中的内容:

如果一个证人开始做事不负责任,或者不再称职地执行网络安全工作,社区中的人们可以取消他的选票,等同于解雇了这个人。但是投票总是在进行中。

《EOS:简介》中的内容:

按照习惯,我们建议将大部分价值回馈给社区,以实现共同利益:改进软件,解决争议等。本着“吃我们自己的狗食”的精神(链得得APP注:软件公司使用自己家的产品),该设计设的构想是,社区为一系列为社区服务的“基础利益”公开招标合同进行投票。该机制被称为社区利益协定,并强调了DPOS作为社区直接治理区块链的重要性。

然而,这样的做法问题非常明显,普通选民对于哪些代表被选中的影响甚微,也没有动力保持高度的逻辑性去思考把票投给谁。相反,对于选民来说最大的动力来源是谁给的收益看起来最高最可靠。但基于这样的逻辑关系形成的体系非常脆弱。如果卡特尔均衡没有形成,那么攻击者可以简单地提供略高于100%的收益分享(可能使用费用分摊或某种“启动促销”作为理由),捕获大部分代表职位后启动攻击。如果他们被硬分叉方式从代表位置被移除,他们还可以简单地用一个新身份再次重新启动攻击。

以上内容并非纯粹是对DPOS共识的批评或只能在任何特定区块链中的适用。相反,批评是更深层次的。最近有大量的项目肯定了广泛的区块链治理的优点,在这种区块链持币者投票中,不仅可以用来对协议功能进行投票,还可以控制赏金。

引用去年的一篇博客中的观点:

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代码更新的形式向治理结构提交修改要求,然后进行区块链的投票。若通过投票,该更新代码将进入测试网络。在一段时间的测试之后,会发生确认投票,此时该更改将在主网络上进行。 他们称这个概念为“自我修正区块链”。

这种系统非常有趣,因为它将权力转移给用户,而不是集中在开发人员和采矿者群体中。在开发人员方面,任何人都可以提交更改,最重要的是,每个人都有利益驱动去做这件事。资金则由社区通过通货膨胀产生新的代币的方式提供。这使得目前的比特币和以太坊动态转向是,没有人有动力去成为新的开发者,因此权力基本都集中在原有的开发者之中,其中每个人都有同等的权利去获得收益。

实际上,这很容易导致资金以回扣的方式流向为其投票的用户,一个实际场景就是上文中我们提到的DPOS代表选举。最好的情况是将资金简单地归还给选民,给持币者一个抵消通货膨胀的利率;最坏的情况下,通货膨胀的一部分也能被卡特尔当作经济租金。

还要注意的是,以上批评不是否定所有区块链投票,它没有排除像futarchy这样的系统(链得得APP注:futarchy可以理解为价值投票,对赌信念。当选代表对国民福利在形式上规定管理措施,同时市场投机者会说出期待哪种策略来提升国民财富),然而futarchy还没有测试过,但持币投票是测试过的,到目前为止,它似乎很容易导致某种经济或政治上的失败,对于一个打造去中心化的底层应用和平台来说,经济基础层的风险太高了。

那么有什么替代选项吗?答案就是我们一直在说的:密码经济学。密码经济学从根本上讲是利用经济激励和密码学来设计和保护不同种类的系统和应用,包括共识协议。目标很简单:能够以美元来衡量系统的安全性(即打破系统或违反某些保证的成本)。传统而言,系统的安全性通常取决于社会信任的假设:如果Alice,Bob和Charlie三个人中的两个人是诚实的系统就可以工作,而社会信任层面来说我们相信Alice,Bob和Charlie都是诚实的,原因可能是我熟识Alice,她是一个好女孩, Bob在FINCEN注册并拥有货币交易牌照,Charlie是一位西装革履的成功商人。

社会信任假设在有些情况下都可以很好地运行,但难以普及。在一个国家或公司范围内被信任的内容在其他环境下可能并不会被认同。社会信任假设也很难量化,比如操纵社交媒体以在投票选举中支持某个特定代表需要多少钱?社会信任假设似乎是安全和可控的,因为是由“人”把控的,但实际上他们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受到经济激励的操纵。

密码经济学是通过创建系统来减少社会信任假设,我们引入明确的经济措施来鼓励良好行为,严厉处罚违禁行为。同时对形式进行数学证明:为了确保“X”被违反,那么至少这些人需要违背一定程度的信任系统,这时参与者遭受的最低处罚是“Y”。

以太坊的POS机制的目的是在证明利益共识的背景下完成这个目标。这意味着你无法通过共识验证集中到20个最强大的超级节点中来创建“区块链”,而且你必须通过现有的权衡实现一个技术上的突破,在一个仍然集中的网络中达到大规模的扩展。这样做的好处是:网络不会被影响或者受到一些不可预知的政治力量破坏。

(文|链得得)

本文来自链得得,责任编辑:提魔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准准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