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谷歌后,天涯迷失的8年

很多时候,一时错过,就会一直错过。

失去谷歌后,天涯迷失的8年

“曹总,您一定要带着天涯好好干!”

在11月底举办的杭州区块链新经济峰会论坛上,一位天涯老用户突然出现在天涯副总裁曹宇的面前,说到:“我玩天涯很多年了,对它很有感情,我支持天涯做区块链。”

他说出了大多数天涯老用户的心声:希望天涯重回昔日辉煌。

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天涯被迫回购股份,遭遇资金荒,很多时候,一时错过,就会一直错过。

天涯“老人”

2018年区块链新经济峰会论坛上,天涯副总裁曹宇坐在前排沙发上,安静地听着台上嘉宾的演讲,并等待着最后的圆桌论坛,他要上台分享一些和区块链相关的观点。

突然,一位自称天涯老用户的人从沙发后边窜出来,向曹宇索求联系方式,并告诉曹宇:“一定要带着天涯好好干!”

他不希望看到这个载满回忆的论坛就这样日渐式微,淹没在新一代社交产品当中,最终消失不见。

该用户和大多数老天涯人一样,希望每一个时代的社交产品里,都有天涯社区独属的位置。

于是他们主动回归,在今年刚改版的区块链星球版块里辛勤更帖,分析天涯钻和天涯分的利弊、用途,并提出自己的建议和意见。

从2008年开始混迹天涯的太康(化名),放弃了之前偶尔登陆的习惯,每天花费7、8个小时泡在社区里,和天涯er聊经济,聊区块链,天涯er是天涯注册用户的统称。

他认可天涯现在的模式,发帖、点赞,用户双方都能获得激励。

1999年成为天涯用户的马龙(化名),从2015年开始接触比特币,并加入炒币一族。他和天涯社区董事长邢明相熟,知道天涯要做区块链之后,也主动回归,成为区块链星球的“开拓者”。

即便是今年刚成为天涯用户的探索者,也看好天涯在此时做出的改变。对他而言,区块链星球版块聚集的人群,更有利于他的小说《暗网》的传播。

现在,他正在区块链星球上连载这本小说。从2013年接触区块链的他,希望通过小说,让更多人知道区块链是一项好技术。

区块链的土壤在不断长出新芽,他们在这方小小的天地里笑着,闹着,以一己的绵薄之力,给天涯以最大支持。

然而,当可以交易的天涯钻、天涯分、涯宝开始被投机者关注,人类逐利的本性开始显露出来。

天涯寻路

“区块链不是救命稻草,是天涯重新崛起的核武器。”鲜少露面的邢明破天荒的接受了区块链媒体的采访,并这样说道。

从2016年正式研究区块链开始,邢明就坚定的认为,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性和天涯弱中心化的特性天然契合。

于是2017年12月,天涯率先推出社区特权道具——天涯钻,试图站上区块链的风口。

太康告诉深链财经:“本来没有天涯分的,它(天涯)是想直接上天涯钻的,后来看到玩客云涉嫌1CO,可能受这个影响,天涯钻才成了道具。”

当时,距离“9·4监管”过去不到三个月,虽然众多交易所撤出中国市场,转逃海外,但是在币价一天天水涨船高的刺激下,如何抓住财富机会,通过百倍币、千倍币致富,才是韭菜眼中的主旋律。

没有人注意到,曾经互联网社交时代三大巨头之一的天涯,已经悄然开始了区块链的尝试。首批超级节点、关键节点的申请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当中。

天涯钻总量限定9亿,设超级节点和关键节点,前者共21席,需持钻数超过200万,后者900席,需持钻数超过10万,根据锁钻数量占比,二者可享受不同的天涯分激励。

天涯钻可以直接用人民币购买,分期发售,可以收藏,可以转赠。每次冲榜、点赞都需要消耗一定数量的天涯钻,首批天涯钻发行价格为0.2元,现在发行到第4期,价格为1.2元。

“天涯只是强行通过点赞产生天涯分的形式,给了天涯钻一个应用。”探索者告诉深链财经。

天涯分总量限定900亿,发帖、点赞等行为,都可以获取一定的天涯分。现在,天涯分已经上线7家交易所,价格为0.03元。

这让许多投机者看到机会,于是开小号,不断在天涯刷帖、互赞,来乞求天涯分的上涨。

原本被当做社区激励的天涯分,终究沦为投机者投机的工具。他们将社区获得的天涯分上链,在各个交易所购买,囤分,他们等待着牛市来临的那天,一飞冲天的天涯分,可以让他们实现财富自由的梦想。

原本被当做社区道具的天涯钻,在流动性不足的社区里,积压在天涯er的手中,而越来越贵的发售价,也让他们看到这似乎是一个投机产品,于是不断收藏,等待价值上升。

明月(化名)曾发帖称:“天涯钻第四期可能要卖到2019年。”并表示,放弃下一轮超级节点报名。

很明显,一时的激情难以持久,天涯er的热情正在慢慢退却,尤其在区块链星球板块之外,拥有几百万的天涯分,但像探索者这样懂得区块链的用户,并不多。

“经济论坛的‘七剑’,从天涯分公测开始到现在,他得到的天涯分已经有443.7万分了,折合人民币约13.31万,”太康不无佩服地说到,“就只是多写写观点而已。”

然而,这位从2015年底开始混迹天涯社区经济论坛的红人,却发声明表示,不懂天涯分场外交易,“我只在这个帖子写点东西,不参与天涯分的买卖等一切活动。”

诚如“探索者”所言:“天涯自己在搞区块链代币,但是很多天涯用户却不知道天涯分是什么东西,真尴尬。”

一代人的回忆陨落

尴尬的,还有天涯与移动互联网的错失。

2010年,谷歌在与百度的商战中告败,退出中国市场。同年6月,天涯以290万美元回购谷歌所占股份,这一举措不仅让天涯错过上市创业板的最佳时机,也让其陷入资金紧张的困境。

此后便江河日下。

移动互联网的崛起,让PC端的天涯失去融资优势,虽然2013年推出“微论”来应对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但效果甚微。

而多次与邢明接触过的投资人,对他的评价多半是:有情怀的人,往往不太适应商场的刀光剑影和血雨腥风。

于是在连续两年亏损产生的资金重压之下,天涯于2015年8月悄悄登上新三板,这是天涯的第一次资金自救。

而登上新三板的第一举动,便是募资,以13.33元/股的价格发行300万股票,募资6000万元。

然而前路总有绊脚石,广电总局一纸“网络视听节目挂牌新三板需申报审批”的禁令,将天涯彻底想在二级市场募资的心理彻底击垮。

随即,停牌,摘牌。

很少有人记得,在2010年以前,天涯走出了宁财神、十年砍柴、当年明月这些业界大咖,捧红过小白杨、左央等网络红人,《鬼吹灯》《滚蛋吧!肿瘤君》等一批热门影视IP也来源于天涯。

那些年,天涯er会因为“韩寒挑战方舟子”这些社会事件,用一颗颗赤子之心自发盖起天涯第一高楼,甚至要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

许多草根也是从这里出发,一步步走上事业高点,实现人生的华丽转身。

虽然最后出走天涯让邢明扼腕叹息,但不可否认,草根明星的光环,将天涯推上互联网社交时代三大巨头的宝座,也让天涯在资本的洽谈中挺直腰杆。

比如在2004年融资中,天涯直接了当的拒绝新浪和搜狐的收购。

现在,资本重压下的邢明谋求区块链让天涯重新崛起,他希望年底能达到1000万用户量。

时日无多,现在只卖出1亿多天涯钻,活跃用户不超百万的天涯,需要一次“大跃进”。

文丨江野

本文来自深链原创,责任编辑:AlbertGet,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