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脚油门烧掉千亿,恒大造车难掩焦虑

新能源汽车近几年成为新的行业风口,中国恒大集团也宣布加入造车队伍

一脚油门烧掉千亿,恒大造车难掩焦虑

新能源汽车近几年成为新的行业风口,中国恒大集团也宣布加入造车队伍。恒大于9月27日发布的中期财报显示,二季度已完成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布局。8月28日,恒大宣布旗下新能源汽车品牌名为“恒驰”。看样子,恒大的新能源汽车很快即将面世,而恒大汽车开始布局新能源汽车也不过是去年的事情。

“恒大速度”让新能源汽车行业再次获得关注度,以资本作为敲门砖,恒大迫切想赢下造车这一局。

疯狂烧钱模式

为了发展多元化以提高自身竞争力,恒大在3到5年前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选择新能源汽车行业是他们反复研究比较的结果。有了这个目标,恒大于去年开始着手布局。

2018年6月,恒大与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FF)签订合约,获得FF的研发与制造技术。9月23日,恒大集团布局销售渠道,收购广汇集团40.97%的股份,截至2018年年底广汇集团旗下拥有800个营业网点、777家4s营销门店,是全球规模领先的乘用车经销与服务集团。

此时发生了一件令外界大跌眼镜的事情。同年12月,恒大和FF由于控制权和资金问题分道扬镳,这意味着在整车研发制造环节产生了缺口。

虽然事情的发展遇到了些曲折,但这对恒大似乎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恒大解决完与FF的纠纷,造车的脚步却没有停下,反而加速了。2019年开年第一个月恒大忙得不亦乐乎。

1、1个月投入超200亿

恒大在2019年一月,布局新能源汽车业务的速度就像“坐火箭”。

先是2日出资1亿元设立“恒大智慧充电科技有限公司”,提前为电动汽车的充电桩技术研发做准备。15日,恒大旗下恒大健康产业集团收购瑞典国家电动汽车有限公司NEVS的51%股权,NEVS拥有萨博汽车的核心研发制造能力,足以填补FF的空缺。

24日,恒大出手动力电池领域,恒大健康投资10.59亿元拿下卡耐公司58.07%的股权,稳居董事会头把交椅。卡奈拥有动力电池行业前三的三元软包电池技术,而软包电池是目前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中的最优选择。

1月25日恒大以20亿美元的注册资本成立恒大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后续更名为恒大国能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这意味着恒大和NEVS的合作有了一个经济实体。29日,恒大NEVS的合资公司再添一员,这次是瑞典顶级超级跑车公司Koenigsegg。恒大NEVS以1.5亿欧元占比合资公司股份的65%,Koenigsegg拥有余下35%。至此,恒大国能新能源汽车集团获得了在中端、中高端、高端及豪华汽车市场的整车研发制造能力。

仅仅一个月时间,恒大的这些战略举措轻松烧掉了200多亿人民币,恒大投资的疯狂程度可见一斑。金钱战术带来的是恒大在整车制造、动力技术以及销售能力的疯狂提升,但是还不够,恒大开始了新一轮的投资。

2、完善产业链,钞能力不减

新能源汽车研发当中的另一个技术重点是动力电机,而恒大依旧是用投资收购的方式快速掌握这项能力。

3月15日,恒大健康以5亿元拿下泰特机电有限公司70%股份,相当于持有荷兰e-Traction公司股份,而e-Traction拥有全球卓越的商用轮毂电机技术。随后,泰特加入恒大健康成为其附属公司。5月30日,恒大通过收购英国Protean公司获得了乘用轮毂电机的顶尖技术。

此时的恒大在技术研发制造和销售方面已完成整体布局,为了实现整个产业闭环,恒大还需出击生产环节。

为此,恒大集团在6月的11日和15日分别与广州和沈阳政府合作,先后投资1600亿和1200亿在两地建设新能源汽车的整车、电池和电机三大研发制造基地。21日,恒大与国家电网各持股50%合资成立“国网恒大智慧能源服务有限公司”,用以研发和销售配套充电桩,这件事办完之后,恒大整体的布局告一段落。

粗略算下来,恒大搭建整个产业链仅用一年的时间,去年6月起至今年二季度,恒大在新能源汽车的投资超过3000亿元,而根据恒大上半年财报显示的总收入为2269.8亿元,3000亿对恒大来说绝不是一笔小数目。

就像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彭建军说的那样,恒大为造车做好了“不惜代价”的准备。恒大依托自身地产业累积的资本来为新能源汽车买单,走上了一条许多公司想走而不敢走的造车道路。

换道实属无奈

8月23日,恒大健康在财报发布后召开了中期业绩会。会上相关高层提到恒大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不是弯道超车,而是换道超车,通过资金、管理和品牌方面的优势来实现其“做好做大做强”的目标。

但其实新能源汽车行业的生存现状艰难,对大多数车企来说亏损仍是常态。

1、大环境:亏损成风

新能源造车头部企业中诸如已成立16年的纯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虽然据电动汽车数据分析网站EV volumes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特斯拉新能源乘用车业务销量全球第一,但通过2019年上半年的两份财报显示,特斯拉持续亏损,二季度较一季度亏损额收窄达到4.08亿美金。

销量顶尖的特斯拉尚在亏损,其他企业更是不好过。

国产新能源汽车品牌“新星”蔚来汽车,成立近5年亏损高达数百亿,二季度净亏损达32.85亿元。

比亚迪和戴姆勒公司合资的新能源汽车品牌——腾势。截至2018年年底比亚迪因其产生投资收益负资产4.75亿元。比亚迪去年已对其追加4亿投资,今年又新增加两轮投资,合计金额3.5亿。而腾势成立9年,比亚迪和戴姆勒两家不断投资却仅上市了一款车型,近三年连续亏损,总额达26.65亿元。

诸如小鹏、威马等电动车企新兴力量,今年依旧是靠融资续命,然而他们的处境比起巨头们只是更加艰难。小鹏汽车的董事长何小鹏曾经说过:“我真的觉得造车很难,今天很难,明天很难,后天也没有更美好的感觉。”

新能源汽车行业令身处其中的企业们苦不堪言,有人选择了退出。10月10日,吹风机巨头、英国首富詹姆斯·戴森宣布放弃造车,称看不到新能源汽车的商业可行性,在投入了20亿英镑之后决定及时“止损”。10月14日,FF发表了《有关FF创始人贾跃亭先生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的声明 》,正式宣布创始人贾跃亭申请破产重组,从此不再持有电动汽车FF的股权。

新能源汽车行业就像一片“恶魔谷”,无数英雄竟折腰,而难倒他们的原因只有一个字:钱。

2、弯道超车阻力大

众所周知,新能源汽车是一种集合了高精尖技术、涉及多领域知识的产品,除了要涉及到传统汽车的基本配置制造,核心的电动动力来源才是真正的技术难题,这就意味着需要大量的研发成本,无论是自主研发还是购买技术,“烧钱”已经成为整个行业的普遍现象。

由于造车前期基本“只出不进”,投资方对新能源汽车的态度更加谨慎,这也导致车企们融资的困难。技术的研发与突破需要的时间不可控,制造商不能按时交车的例子不在少数,而在产品上市之前一旦资金链断裂,前期的大部分努力都将作废。

现在车企们财报数据不好看,外界普遍唱衰,新能源汽车行业似乎在不断让梦想“窒息”,这是整个行业的无奈,或许也是发展最艰难的时代。

这时候再想弯道超车对恒大来说显然不现实。一方面,恒大之前从来没有涉足过汽车的相关行业,存在行业壁垒,加之新能源汽车是传统与智能的结合,“上手”难度太高,恒大从入局初期就将面临巨大压力。

另一方面,恒大超车难。恒大健康9月24日的发布的中期财报中显示,2019年上半年新能源业务收益占总收益的10.74%达到2.84亿人民币,而特斯拉上半年营收超过108亿美元、蔚来达到31.40亿人民币,恒大与这些企业的营收实力差距明显,行业沉淀不足,弯道超车优势较小。

而最重要的一点是,通过前人们的亏损窘境看来,进入这条跑道局势并不乐观,更有可能的是恒大在投入大量资金之后仍旧要走上前人亏损的老路。

所以与其说是恒大选择了“氪金升级”、“买买买”的道路,不如说它也只剩这条路可以走。换道对恒大来说实属无奈。

全速前进,恒大焦灼

恒大在财报中提到会力争3至5年成为世界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这对于一个之前从来没有踏足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企业来说绝对是个很有难度的目标,但是现在看来“快”是恒大必须要握住的稻草。

1、局势

据恒大经济研究院发布的《2019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报告》中显示,2010年至2018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增势良好,复合增速达到87.5%。据EV volumes预测,2019年全球轻型新能源汽车的销售额将增长52%,销量或将达到320万辆,其中中国作为新能源汽车的主要销售市场,销量将达200万辆。

同时,国际能源局(IEA)在《全球电动汽车展望 2018:多交通方式的电气化发展》报告一书中提到,2017年包括中国在内的10国(全球电动车保有量总和超过60%)承诺在2030年电动汽车销量达到30%,预计到2030年,全球电动汽车保有量能达到1.25亿辆。

新能源汽车成为传统汽车的替代品拥有良好的发展前景,这也意味着一波市场红利的来临。将来,特斯拉、蔚来以及北汽等公司有望通过营销收益缓解成本压力,而更多公司在实现产品上市之后市场的竞争也将激化,如果恒大没有抓住机遇,面对进化之后的对手,这场仗会更加难打。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优惠政策在一步步发生变化。2010年起对电动汽车实施购买补贴,2017年调整了补贴的标准,针对续航能力强的车型进行补贴,在2019年3月26日国家财政部发布了最新的补贴政策,7月份后不再新能源汽车提供购置补贴,转而支持充电桩等后续配套服务,而直到2021年起将开始征收新能源汽车购置税。

可以看出,国家政策正在引导整个行业走向技术优化以及产业覆盖,这对所有的车企来说都是一个挑战。为了顺应政策和市场,加快整个产业链的布局提升,恒大刻不容缓。

2、垄断

现在做新能源汽车的企业分为两种,一种是老牌燃油车企转型,另一种就是2000年后如雨后春笋般专做新能源汽车的新一代车企。虽然整个市场竞争者不少,但由于在电池电机等方面的研发技术等原因缩减了企业的先发优势,整个行业尚未形成不可撼动的垄断格局。

这就给了车企们竞争的动力,恒大自然也是其中之一。由于市场仍处在风口成长期,瓜分份额仍然可期。任何企业前期的投资都是冲着后续的资金回笼而去的,恒大已没有回头路,巨额资金已经投入,那就必须一步到位。如果将来不能成功占据高地,即使能够盈利也没办法完全填平成本大坑。

其实行业壁垒也成了恒大可利用的一个因素,入行难度高决定了在近几年内新能源汽车的竞争格局不会产生太大变数,但随着时间推移这道“门”会开得越来越大,竞争者也会越来越多。

恒大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争取最多的市场份额,只有卯足了劲才能让梦想成为现实。

3、兼顾

恒大以地产发家,延伸出了很多业务触角。恒大董事长许家印在2018年3月26号的业绩会上提到粮油、矿泉水等方向已经不再继续做了,原因是粮油、乳业等一年销售额几亿到几十亿的规模比起恒大年销售6000亿的规模着实不够看。这其实是在说明,恒大之前的许多业务不达预期,某种程度上算是失败了。

虽然旁枝业务多,但它们中大多数没能成为非常大的产业。造车能靠的主要还是地产收入,地产业务带来的千亿收入是恒大敢于“买买买”的底气。

可一味的投入毕竟不是解决之道,恒大的造车计划占用了大量资金资源,这一定程度会限制地产投资以及其他子集团的布局发展,在业务兼顾问题上造成压力,通过恒大的中期财报发现,投资活动所用的现金净额同比缩减40.93%达到116.9亿元,恒大的投资计划放缓。

因此,恒大的新能源造车计划必须要提速,在地产收入还有余力买单的时候加速进化至成本回收阶段,一方面是为了避免地产业务被“拖累”,另一方面是为了集团今后各项业务的持续良性发展。

4、突破

恒大扎根于传统行业多年,行为方式也多多少少带着传统思维。虽然恒大在传统行业已经做到了霸主的地位,2018年仅所得税纳税额就高达602.18亿,入围2019《财富》杂志世界五百强138位,截至8月15日,董事长许家印更是凭借2100亿身家上榜胡润百富榜第三,但或许恒大已有了危机意识。

从胡润今年的百富榜也能发现一丝端倪。排在许家印前面的马云和马化腾都是互联网方面的领军人物。众所周知,互联网行业是现在最挣钱的领域,而恒大的发展思路虽遍及民生,却鲜少与互联网沾边。

恒大错过了互联网发展的红利期,2016年才成立的恒大互联网集团竞争力尚不足。传统行业的没落已是个不争的事实,在新兴互联网行业面前处境将更加艰难,“跨界打击”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恒大迫切需要一个强助力来推进其未来的发展。

新能源汽车兼具传统民生属性以及高科技智能化配置,体现的是恒大思维从传统向新兴的过渡,符合恒大在财报中倡导的多元化发展模式。这是恒大的一次突破,恒大在朝着互联网的未来靠拢。互联网的发展日新月异,为了在将来全球的整体趋势中重塑自身定位,恒大必须要赶得飞快。

全面提速是基于压力,恒大的内心是焦灼的。牌局已开始,赌桌旁的人都在注视着它的表现,现在恒大手握高额筹码,但赌桌上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恒大将会用自身为例,为我们演示换道是否可行。

未来不容乐观

虽然恒大通过其资金优势频频出击,一年时间已经具备造车能力,但是这仍不能让人对恒大建成新能源帝国有十足的信心,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

1、持续投入难

恒大的中期财务报告中显示恒大集团2019年上半年的总收入同比下降24.4%。这主要是由于总收入中占比最高的物业发展业务同比下降25%,达到2211.4亿元。恒大方面称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报告期内交楼面积的减少所致,交楼面积仅占去年同期的74.2%。

现在房地产行业有两种解读,一种是单纯的住宅地产,另外一种是非住宅地产,一般用于文化、旅游、养生等业务。事实上,恒大的物业发展数据反映的是住宅地产收入遇阻。

今年7月28日在博鳌举行的第19届21世纪房地产论坛上,全国房地产商会联盟主席顾云昌提到房地产增量市场时表示“我认为不是到了天花板,也已经接近了天花板。”此外,他还提到存量房(租赁房)的交易也不太活跃。

这次会上,泰禾集团副总裁全忠做了一个比喻:“和姚明站在3.2米的房间,我认为离天花板尚早,但姚明已经到了天花板。”恒大在地产方面的地位,各大房地产、财富排行榜已经已经反映的很明显了,说恒大是房地产界的姚明也不为过,这就意味着恒大会比很多企业先接触到天花板。

再加上现在国家对房地产行业经济政策的收紧。恒大在财报中提到今年上半年国家对“房住不炒”政策引起三四线城市成交量波动,不只是恒大,上半年许多企业已开始放缓发展步伐。

综上来看,恒大的主要收入——物业发展收入的后续发展并不乐观,这也将极大程度地影响到整个集团的总收入。

对于新能源汽车业务来说,这或许是最大的担忧。虽然恒大目前已经完成了整个产业链的布局,但对于新能源汽车电池电机技术的研发还将进行持续投入,同时,恒大健康在中期财报中指出,新能源汽车的分部负债达到442.68亿,占比总负债66%,这表示新能源汽车业务目前仍处于较大的经济压力中。

恒大处在地产业务下行、新能源业务施压的局面。如何继续为造车保驾护航,或者说,恒大还能为造车买单多久?这是恒大必须要思考的问题。

2、成本回收难

10月15日,恒大宣布与德国、日本、美国、法国和意大利的15位汽车造型设计师签约,计划为“恒驰”的全系列设计造型,“恒驰”即将上市接受消费者们的检验。

事实上,恒大回收成本之路也不好走,根本原因在于目前新能源汽车代替传统汽车难度大。

8月16日,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了《2019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研究报告》,报告中指出消费者放弃购买新能源汽车的因素中,续航问题占到了64.1%,其次是电池安全性,占比27.5%。

曾经新能源电动车对比传统燃油汽车最明显的短板就是跑不远,但随着电池续航的不断优化,人们对产品续航的心理预期也随之走高。2019年新推出的电动汽车综合续航能力普遍在400公里左右,部分达到500公里以上。以现在的车型来说,日常通勤中单次续航的问题不大,对于消费者来说充电成了新的困难。由于充电桩等配套设施的普及度仍低,加之充电时间大大超出燃油汽车加油时间,目前传统汽车更具优势。

新能源汽车在安全性上也仍待完善。日前,新能源汽车着火的事故屡屡发生,归结到车企身上的责任主要是研发不到位以及品控没做好。电动汽车起火的原因有很多,这也是目前全球性的难题。新能源汽车还不能达到传统汽车的稳定性与安全性,单就充电一方面来说,随着充电次数增多,电池会老化,增加安全隐患。

事实上,影响人们购买新能源汽车的因素还有一点,那就是价格。新能源汽车由于投入成本高,价格较燃油汽车大多更贵,再加上国家的购车补贴政策即将取消,部分消费者购车时也会增加考量。

同时,基于新能源汽车的定价以及基础设施方面的完善程度,产品下沉市场仍需时间。

综上所述,面对消费者市场,新能源汽车目前资金回收周期会比较长,恒大卖车的阻力仍然比较大。

总结

笔者认为,新能源汽车行业之所以这么难成功,是因为它是个超前的行业。这种超前带着环保的标签,毫无疑问是将来的大势所趋,但愿景也需要安上技术的翅膀。造新能源汽车本质就是一场技术革新,其要想彻底取代传统燃油汽车,需要时间。等未来全球多个领域的科技水平达到新高度,就能解决目前的技术难题、降低技术成本,那时新能源汽车实现全球覆盖将会水到渠成。

而现在,许多车企只身而行,想拉动技术革新的难度巨大,经济压力不必多说。商人们想着的是技术变现,为了求速,有的企业忽略了车子各个部分的兼容,导致了一系列安全问题,也打击了消费者的购买信心。

新能源汽车不仅仅是一种产品,它还将变为全球化的一种安全可行的出行方式,这需要车企们的共同深耕。

可以预见,新能源汽车行业会不断自我更新,淘汰掉一部分公司,彼时宏观科技水平提高,“新血”也会不断涌入。而对于恒大来说,为了不被淘汰,在疯狂投资后亟需的就是地位的稳定、产品的稳定。

而眼下正是恒大稳定之前的成长期,也将是最难熬的时期,求速背后的焦虑会越漫越深。恒大究竟能坚持到几时,我们拭目以待。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来自刘旷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un.com.cn/auto/8114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90010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